|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16章:被暗算
  很显然,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他们又转了两道弯,就感觉到了人的气息。

  “有人把守。”夜摇光拉住温亭湛,用神识提醒他,“你在这里等着我。”

  夜摇光依旧选择元神出窍,看守的人并不是多么有本事的人,夜摇光的修为放倒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看着一个个看守的人倒下,分别关在石屋里面的人一个个站了起来,他们看不到夜摇光,都在四处张望。

  夜摇光先打量了这八个人,应该都是苗族的元老级人物,普遍样貌都在四十以上,夜摇光已经发现,苗族似乎只有女子的青春才能够常在,像族母六十多看起来三十多,而就没有几个男的年纪较高看起来很年轻。

  他们开始低声议论,石室铁柱上的链子还并非一般的链子,夜摇光的五行之气打在上面,除了极其一阵叮当响之外,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落下。

  她不得不元神回体,和温亭湛同时现身。

  “这位公子和姑娘是何人?”八人当中年纪最大的老者小心的询问。

  夜摇光将族母的项链垂下:“我是阿桑的姐姐,本是营救阿桑,可她已经被带走,便寻到了你们。”

  “族母的项链,上面的……”

  “不知姑娘从何而来?”有个人看到夜摇光的项链激动的惊呼,却又被那位年长的老者打断。

  夜摇光手一转,天麟握在手中,一边聚气准备劈开铁链,一边道:“我是缘生观的夜摇光,这是我的夫君,当朝明睿候温亭湛。”

  话音一落,夜摇光握着天麟的手一划,凌厉的刀锋划下,哐当一声铁链断成了两半,解救了一边,夜摇光又折身劈开了另外一边,八个人立刻走了出来。

  “夜真人,多谢相救。”年长的老者听说过夜摇光的名字,得益于那次百年大会,他虽然没有去参加,但他熟识的朋友却去了,并且夜摇光当日的言论很是发人深省,闲谈时特意向他提起过夜摇光。

  “先走吧。”夜摇光没有时间和他们客气,和温亭湛带头走了出去,走到半路的时候,夜摇光的神识里就传来了金子的高呼声,“师傅师傅,你在哪里?”

  “我在石室。”夜摇光回答。

  “师傅,桑姑娘在这里,我们寻到了金朱尼要施法的地方,是族母屋子下的密室里。”金子急忙对夜摇光道。

  “好,你们当心,我们马上就过来。”夜摇光侧首面带喜色对温亭湛道,“阿桑果然被带走,和卡鸠法师的肉在一块,在族母屋子的密室。”

  “师傅,卡鸠法师不是一块肉了。”因为夜摇光是用神识,金子也能够听得到,“卡鸠法师的身体已经完全成型!”

  金子的声音里充满着惊叹和不可思议,想来是它也没有想到真的会有这样的术法,让一块肉长出一个完整的人,而且面目一模一样,有萨满法师在,肯定不会认错。

  夜摇光也是震惊不已,她什么都没有说,拉着温亭湛往外的速度更快,可是当他们走到那个关着两个野兽的大殿之际,就看到了金朱尼,金朱尼站在他们进来的地方,和他们隔着一个大殿。

  “夜摇光,好本事,竟然能够悄无声息的潜入到这里。”金朱尼目光冷冽的看着夜摇光和温亭湛,扫了温亭湛一眼,脸色铁青,“你竟然恢复了,是谁和你们勾结?”

  “你这般有本事,你去查啊。”夜摇光冷哼。

  “你不说也无妨,那我就将所有我怀疑的人杀了便是。”金朱尼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带上来。”

  她的身后出现了两个人,押的不是别人,正是秦麻。

  夜摇光和温亭湛在一起久了,反应也是很灵敏,看到秦麻的时候,反应是陌生完全不认识的,没有丝毫紧张之色。

  金朱尼眯了眯眼:“你能够进来定然是用了我的令牌,这几日近了我身的人,就只有这么一个,又恰巧他有给你令牌的机会,还是个能够救治你夫君的蛊医。”

  话音一落,金朱尼的脚重重的在地板上一踩,中间几块地板就塌下去,出现一个极大四四方方的洞,而后野兽咆哮的声音传来,夜摇光站得并不是很远,就看到两个黑色的脑袋微微冒了个尖,根本来不及看清是何物,它们又掉了下去。

  “金朱尼,你滥杀无辜,想要杀人也别拿我们做借口。你说他这几日近了你的身,那定然是救治你的人,你活得可不可悲,竟然连一个刚刚救了你的人都要怀疑,比起和我们勾结,他自己动手杀了你只怕更容易些吧。”夜摇光满眼厌恶的看着金朱尼。

  “你如此费心替他解释,越发印证我的猜疑。”金朱尼一把扯过秦麻。

  “我和你不一样,任何一个无辜的人,我不希望他牺牲,如你这种没有人性的人,自然是不会明白。”夜摇光拳头握紧。

  “呵,好啊,既然你非要救苦救难,那你就救他啊。”说着,金朱尼就把秦麻拽起来,甩手就将秦麻往正中间的大坑扔过去。

  夜摇光身子一旋,神丝长绫飞出,就将被抛向半空中的秦麻给拽住,在他下坠的一瞬间,将他拉了过来。

  “你没事……”

  夜摇光伸手扶住秦麻,关怀的话还没有说完,秦麻抬头间一个蛊虫从他的嘴里飞出,夜摇光迅速的侧身闪过,似乎早就料到夜摇光的反应,秦麻双手朝着夜摇光的腰腹一推。

  夜摇光的身体一震刺痛酸麻,一下子朝着后面一滑。

  “摇摇!”温亭湛在秦麻吐出蛊虫的一瞬间就纵身而上,一掌劈下打在秦麻的天灵盖上,秦麻倒地,他的脸瞬间变了,他不是秦麻,这不是易容术,一定是什么巫术。

  来不及想这些,那假秦麻也不知道用的什么力量,夜摇光完全止不住自己的身体,一直往后滑,很快就滑到了中间石洞的边缘,身体不受控制的跌落了下去。

  她抬眼就看到温亭湛朝着她飞扑而来,而她已经感觉到身后野兽的咆哮的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