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06章:金子失联
  好在族母把话说得清楚明白,夜摇光侧首看向温亭湛:“阿湛,你带着族母和夷舒去下方寻族母信得过之人,我去寻章道长,我们留在这里静观其变,如果有个万一也好应对。”

  夷舒是个不擅长和人打交道的,让她一个人去夜摇光害怕出了岔子,可他们三都去了,撇下章致丘并不好,而且夜摇光也担心这边出了问题,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和苗族接触,稍有不慎,不但暴露他们自己,还会把耀星给暴露。

  “嗯。”温亭湛颔首,大事面前,温亭湛自然没有那么多扭扭捏捏。况且他和夜摇光就在一个地方,也分开不了多久。

  夷舒抱起族母,就和温亭湛沿着他们来的路回去,夜摇光给他们打掩护,将他们送到河里,才折身去寻了章致丘,却发现章致丘不见了。

  她的心咯噔一下,立刻神识呼喊金子:“金子,你在何处?”

  夜摇光的呼唤,并没有一点回音,金子不可能不回答她,除非是现在已经被制服,出于昏迷状态,才会与她无法取得联系,可金子遇袭竟然没有通知她,那就来不及。只有一个可能,金子被一招制服,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能够一招制服金子,除非是渡劫期绝对的压制。

  可这苗族不可能有渡劫期,那就是在金子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金子会对谁没有防备?

  夜摇光的心一沉,她迅速的撤离,以最快的速度去追温亭湛,她现在怀疑,章致丘或许真的成了金朱尼的人,他制服了金子,而如今她和温亭湛他们分开,指不定他这会儿已经通知金朱尼去伏击温亭湛。

  也顾不得会不会暴露,在他们之前冒头的下游河里与温亭湛汇合,看着安然无恙的三人,夜摇光才松了一口气。

  “摇摇?”温亭湛疑惑的看着面色紧绷的夜摇光。

  “阿湛,金子和我联系不上了。”夜摇光面色凝重。

  “章致丘叛变了?”夷舒第一反应和夜摇光一样,金子和夜摇光本命相连,除非受制,否则不可能联系不上,而能够让金子连通知都没有时间通知夜摇光,只有可能是金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偷袭了。

  “章道长也不见踪影……”夜摇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有气息逼近,立刻拽着温亭湛往河里一沉。

  “搜仔细些,他们跑不了多远。”在水里,他们看到水面上有一个个黑影一闪而过。

  看来,他们果然是暴露了,夜摇光用眼神询问温亭湛,外面的戒备更加的森严,澳门赌博网站:他们要去寻族母说的人,只怕难如登天,否则一出去必然暴露行踪。

  温亭湛用手示意,让他们深入河底。

  于是,他们又回到了蚺蛇所在的地方,现如今整个苗族的领地,只有这里是一片净土。也只有这里才能够保他们安然无恙。

  对于他们的去而复还,蚺蛇只是现了现身,没有多置一词。

  “阿湛,我现在很担心金子。”到了安全的地方,夜摇光才说出自己的担忧。

  “摇摇,你去寻章道长可有遭到伏击?”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安抚她的同时,轻声问道。

  夜摇光摇头。

  温亭湛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阿湛?”夜摇光等了会儿才问。

  “应当不是章道长制服了金子。”温亭湛沉吟了片刻,才对夜摇光道,“若章道长与他们是同伙,不应该这个时候暴露。他的目的仅仅只是我们,那么我们上岸的时候,就应该遭到围攻。你折身回去,也应该遭遇伏击。如果他还想弄清楚到底谁和我们串通一气,那就应该再等上一等,而我们在河里也应该被追杀才是。”

  被温亭湛这样一分析,夜摇光也觉得似乎有道理:“可若不是他,金子现如今与我断了联系,又要如何解释?”

  “还有个人,比章道长更让金子没有防备。”温亭湛黑眸深刻。

  “谁?”

  “耀星。”温亭湛轻叹一口气。

  “耀星!”夜摇光惊愕,“怎么会是耀星?”

  “摇摇,若我没有猜错,应当是耀星的计划暴露,而金朱尼还没有发现之前,他先一步做了补救,这才不得已为之。”温亭湛如黑珍珠的眼瞳,荡开一圈圈睿智的华光,“也只有如此,才能够将我们没有遇伏解释清楚,他们现在的确落入了金朱尼的手里,不过是耀星之计,这个时候他不能暴露,否则我们行事将会非常的艰难,更不可能进入石室,他这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可他为何要让金子与我断了联系。”夜摇光想不明白这一点。

  “他应该是没有时间和金子解释,而他突然伏击金子,金子告诉你,你会当即去营救,反而会暴露,他这是为了保护你,才会一招先把金子给制服。”温亭湛分析的很深入,很细致,就好似事发之时,他就在现场亲眼目睹一般。

  “更有可能,当时不是他一个人在,而是他想通过暴露章致丘和金子,拽住金朱尼的脚步,给我们喘息逃离的机会。”顿了顿,温亭湛接着道,“金子说过,金朱尼原本在盛怒之下,想要将族母扔去喂野兽,可在她得知族母真的命陨之后,她又迅速的逃离。”

  “嗯。”夜摇光点头。

  “此举表明,她心中对族母的死无法释怀,也许冷静片刻之后,她又询问了族母的去向,或者说想知道她被安葬在了何处,至少去看上一眼,更甚她有些压抑的心里话,想要对已经死了的族母说,所以她询问了族母遗体的去向,耀星今时今日的地位,这一举动瞒不了他。他深知如果这个时候金朱尼赶来,极有可能会撞上我们,这才……”

  后面的话不需要温亭湛再多言,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通,为何他们能够不动声色的逃回这里来。

  “若是如此,耀星岂不是很危险?”夜摇光眉头越锁越深。

  “不会,他是金朱尼的左膀右臂,金朱尼不会轻易的怀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