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04章:歹毒
  “长老,澳门赌博网站:怎么了?”耀星的动作,让跟着他和之前看守的人都紧张起来。

  耀星面色凝重的看了看四周,才道:“也许是我感应错了。”

  说完,就转身进入了石门,他们一进去石门就又落下。

  “金子,记清楚所有机关暗道。”夜摇光细心的用神识吩咐。

  金子不敢懈怠,耀星也刻意给它行方便,抬手将它送到自己的脖子边,有他的头发和披风遮掩。跟在他身后的人也看不到,一路耀星做了什么,金子都看在眼里。

  这个石室可以称之为地下古城了,大得吓人,进门就是一条开阔的路,这条路七弯八拐,期间还有不少分叉,一路在往下走,有不少密室。

  大约走了两刻钟的时间,耀星停在了一个石室前,石室三面是石墙,正面是铁柱门。

  石室很宽敞,但却什么装饰都没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被石墙上的铁索吊着双手,双腿也被铁链锁起来,里面有两个人一左一右的看守。

  “长老。”两人见到耀星行礼。

  耀星目光阴冷:“她还没招么?”

  “还没有。”看守的两个似乎很害怕耀星,回答得有些忐忑,“我们已经不敢逼供,她的母蛊被大护法毁去,如今身体到了极限,若再用刑,她必然是难逃一死。”

  “族母,何必如此,将圣物所在吐露出来,我们绝不会伤你性命。你若再这般强硬下去,大护法可是会很生气的,为了圣物自然不会伤你,可你要寨子里那些无辜的小可怜,因你而丧命么?”跟在耀星身后的一个姑娘笑嘻嘻的威胁。

  “小人得志,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看着不过二十五六的模样,却是苗族的族母,她虽然伤痕累累,但那股长期处于高位的威严,却丝毫不减。

  “我们会不会有好下场,只怕族母您是看不到了。”那姑娘笑得越发开心,眼睛却如毒蛇一般阴冷,“大护法的耐心已经告罄,您那位爱徒体内魔蛊最迟明日就能够炼出,圣物遗失正好是废除族母的理由,那群冥顽不灵,对你誓死追随的人,也该处决。今儿我们来,就是奉命带族母去送他们最后一程,毕竟他们拥护族母一场,也要让他们死得其所不是?”

  “你们”苗族族母瞳孔微缩。

  耀星淡淡的吩咐:“将她松开。”

  四肢的铁镣松开,曾经苗族高高在上的族母就这么怦然砸落在地上,没有任何人去搀扶,她发出了吃痛的闷哼声,看守她的两个人,就将她架起来,半拖着往外走。

  耀星走出了牢笼,走到一半转角时,顿住了脚步:“去看看圣女。”

  “为何?”跟着耀星进来的人不解的询问。

  “我总觉得有何事要发生,还是去看看妥当。”耀星面色凝重。

  另外几人一直对他信任有加,如今正是关键时刻,既然耀星感觉到了不好,那就去看上一眼也无妨,那女子吩咐架着族母的人在这里等着他们。

  桑姬朽被关押的地方并不远,她被放在一个巨大的类似于米缸的东西里面,只露出了一个头,缸内有一种浓稠的液体,她的面色苍白,双眸紧闭,看着没有半点生气。

  “走吧。”耀星并没有靠近,只是远远看了一眼,确定她没有什么,就转身离开。

  他们重新和带走族母的人汇合,一起将族母带到了另外一个极其空旷的房间,这个房间有一个宫殿那么大,有一帮人押着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看到族母,都很激动:“族母!”

  奈何他们都被束缚住,根本不能动弹。

  “好一幕主仆情深!”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让开,就看到了正上方的金朱尼。

  金朱尼负着手缓步走到了族母的面前,她蹲下身与已经站立不起来的族母平视:“我亲爱的好姐姐,你为何要如此固执,你将圣物交给我,我替你打理寨子,将你荣养,有何不好?”

  “金朱尼,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便是,当年重新接纳你,原谅了你!”族母眼底全然是一片憎恶与悔恨。

  “可惜,现在后悔为时已晚。”金朱尼冷漠的站起身,“我最后问你一遍,圣物在何处?”

  族母不发一言,甚至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敬酒不吃吃罚酒。”金朱尼冷冷的瞥了族母一眼,目光在那被压制的十多个人身上一扫,手指随便一指,“先把他扔下去。”

  被金朱尼指的人,立刻被压到正中央,正中央的极快石板瞬间塌陷下去,下方传来了野兽的嘶吼,是一种听着就很残忍,暴躁,但却听不出种族的野兽。

  被押到边缘的人,看到下方那两只巨型的豹子,却不同于豹子长出了极长獠牙的野兽,顿时脸色一白:“不,不,不要啊”

  不容他退缩,就被推了下去,似乎是饿了很久的两只野兽跳跃了起来,恰好它们跳跃的最高,就是把脑袋伸出来,几乎是那个人被退下去的同一时间,两只野兽一跃而起,分别咬住了这个人的一处,活生生的在半空之中将之撕裂,鲜血还飞溅了出来。

  “金朱尼”族母看到这一幕,眼睛发黑,她厉声的高喊。

  “这两只凶兽,比我们镇压了这么多年,正好如今派上用场,姐姐觉得它们的表演可否精彩?”金朱尼却是云淡风轻,跟随她的人除了耀星面无表情,其他人都是笑得幸灾乐祸。

  “一个人不够分,实在是有些残忍,挑两个扔下去。”金朱尼动了动手指吩咐道。

  又有两个人被押着往前推,两人都害怕的高呼:“族母,族母救我们,救我们啊”

  他们的呼叫声并没有落下,就被推了下去,也许是刚刚的人两只野兽还没有吞下去,这两个人推下去还活着,但很快那凄厉的叫声飘旋而上,就知道他们在下面是如何被活生生的咬死。

  “金朱尼,金朱尼我诅咒你,诅咒你生生世世死于挚爱之手!”族母突然喷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