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93章 入峡谷
  “不撤兵?”夜摇光诧异。

  “不撤兵。”温亭湛很肯定的对夜摇光重复一遍,“他们若是撤离兵,我用什么理由让洪运带着水师如澜沧江练兵?又用什么理由来将整个澜沧峡谷围得水泄不通?”

  “原来你是要让金朱尼自食恶果……”

  夜摇光现在明白了,他是让颜陂与交趾国的统治者交涉。这会儿朝廷的水师大军只在交趾国之外,交趾国一定很恐慌,他会寻骠国商量对策,而骠国极有可能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最好是朝廷的兵马全部被交趾国给吸走,他们更能够安全。

  只需要一番交涉,交趾国就会看清骠国的嘴脸,从而怀恨在心。这个时候温亭湛如明灯一般出现,给他们照亮一条明路,只要他们乖乖的和温亭湛合作,温亭湛可以担保他们在这一次事件中全身而退,不用承担朝廷的怒火,至于朝廷的威信要从什么地方找回来,那不是还有个骠国么?交趾国一定很乐意和温亭湛一起坑骠国一把。

  不需要他们费多少力气,只需要做做样子,咬牙将骠国拖上一阵,就可以不用下血本向天朝赔礼,何乐而不为?

  “你小心把她逼得狗急跳墙……”夜摇光觉得温亭湛打击敌人的手段,不留余地的狠!

  “这就狗急跳墙了?”温亭湛轻嗤一声,“没有这般容易,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无论如何她都不敢以卵击石,让整个苗族来陪葬,否则她的生机去何处取?这人啊,只要有所顾忌,有所求,有活着的理由,她就不会想灭亡。她这会儿只怕在伤脑筋,如何取了你体内的灵气,又不伤你性命,还要你心甘情愿的献上,如此她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等到她想到之际,就是逼迫你我进入苗寨之时。”

  “早就做好准备了,既然你这边的事情都安排妥当,我看章致丘也是急得不行,与其被动得等她来请我们,不如我们主动先进入,我也很想将这澜沧峡谷一睹为快呢。”夜摇光突然想到,就征询温亭湛的意见。

  这里应该不会太大的纰漏,金朱尼现在都被困死在了澜沧峡谷之中,忙着想法子对付她,哪里还有闲工夫和温亭湛斗智斗勇,至于交趾国那边,夜摇光相信颜陂的能力。

  “明日,明日正好是你许诺的五日,今儿颜陂来了,我还有些事情要交代他。”温亭湛想了想之后,点头对夜摇光道。

  “我去准备。”

  其实需要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得很充分,夜摇光自己倒是不需要太多,只是这两日打听过澜沧峡谷,据说里面毒雾瘴林密布,且各种毒虫也是数不胜数,有些东西就连修炼者都得慎重对待,夜摇光还是担心温亭湛,她的芥子空间充足,就多弄些有备无患。

  中午的时候,乾阳果然带着颜陂来了,颜陂和温亭湛去说话,乾阳就缠上了夜摇光:“师傅,师傅,你让我跟着你一道嘛!”

  原本乾阳就想跟着夜摇光他们一块儿来,只不过在苏州的时候,夜摇光让褚绯颖给把他强留下,这会儿让他送了颜陂来,他就再也不想回去,他对苗寨很是好奇,这是个神奇神秘的存在,不算是隐世家族,因为较之其他家族它是和世俗接触最多,巫蛊之术也是在民间传扬很广,甚至不亚于百姓对鬼神的忌讳。

  可他们又格外的小心,极少和世俗人接触,至少目前为止他们活跃于世俗,却没有在世俗里做出什么大事情,加上苗族独有的控蛊之术,更是令人惊叹不已,乾阳觉得错过这次机会,他就再也不可能深入的了解苗族。

  如果不是只有颜陂懂得交趾国的语言,而又是温亭湛信得过的人,温亭湛只怕也不会让颜陂离开苏州的宅院,颜陂现在在外面实在是不安全,这件事非同小可,温亭湛干涉交趾国骠国与朝廷的战乱,换个人很容易走漏风声,到时候给温亭湛按上一个叛国罪都不冤枉。

  “师傅……”乾阳垮着一张脸。

  “办完交趾国的事儿,你立刻带着颜先生回苏州宅院,这里自然有别人看守,听明白了么?”夜摇光仔细的叮嘱。

  “哦。”乾阳闷闷不乐。

  夜摇光真是无奈,澳门赌博网站:都二十好几,成了亲的人还像个贪玩的孩子,也就褚绯颖不嫌弃他,否则他这辈子能够娶到媳妇才是怪事:“我知道你对苗寨好奇,等我们救出了阿桑,不出意外她必然是要接任族母之位,到时候你想进苗寨玩还不是易事?不但你可以,你还可以带着颖姐儿一块儿来见识见识,你有什么想知道的阿桑自然会告诉你。”

  乾阳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连忙拍着胸脯:“师傅你放心,我一定保护好颜先生。”

  为了安抚乾阳,夜里夜摇光还亲自下厨做了一顿好吃的堵住他的嘴。两边交代妥当之后,夜摇光和温亭湛第二次一大早,就和夷舒与章致丘进入了澜沧峡谷。

  他们还是让章致丘带路,不过深入了峡谷内部,他们好几次得下来徒步而行,峡谷之中的瘴气实在是太密集和深厚,不论是章致丘还是华衣夫人给的地图,都是个大致的方向,在高空之中很容易走错,如此下来他们就耗费了不少时间,越是深入毒物越是密集。

  不但有动物,植物,甚至一些石木都能够散发出让普通人皮肤溃烂而死的气息,令夜摇光意外的是深入之后,她还能够时不时的看到属于人的尸骨,看来不乏为求富贵不要的能人。

  “就是这一片雾林,穿过去就能够进入寨子。”走到了临近黄昏,他们才走到了门口,章致丘很是激动。

  而夜摇光却一点也不乐观,眼前这一片雾很不寻常,寻常的雾在晨间密集,这会儿是日落黄昏,它竟然还如乌云一般厚实,而且夜摇光总有种莫名的感觉,好像这物种漂浮着什么看不见的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