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98章:奔涌而出的虫潮
  “你这法宝不错啊。”很快那些飞虫都被夷舒全部搅碎,夜摇光纵身落到她的身边。

  也许是同患难过,两人之间的隔阂也少了些,夷舒也不吝惜的将东西递给她看:“这是我师傅送我的入门礼,瑰香宝扇。用五行之气催动,会有奇香散开,对飞虫之类的生灵有着致命诱惑,前几年我还用它收服了一只飞蛾妖。”

  “飞蛾妖?”夜摇光观摩了一下,就还给了夷舒,“飞蛾成妖,实属难得。”

  还是那句话,越是低级的动物越难聚气修炼,飞蛾这种生物要成精成灵,真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

  “原本是一只诞生在法寺之中的飞蛾,有高僧每日诵经,还萦绕在高僧供奉佛祖的烛台边,这才得了机缘,可惜没有守住本心,拥有灵智之时克服不了魔性没能化为灵,而成为了妖,原本被高僧镇压。高僧念它修为不易,打算助它蜕化妖性。它却在高僧圆寂之时,偷跑了出来,吸人脑髓,自甘堕落。”夷舒将宝扇收入自己的芥子里,取出昨晚夜摇光给的膏药,处理手背上被飞虫伤过的伤口。

  听夷舒提及飞蛾妖那种怒其不争的语气,夜摇光却没有想到他们两竟然还有一样的观点,不由伸手接过药膏:“我来吧,你的伤口还需要先清理。”

  这飞虫也不知道什么腐蚀性,夷舒的手背溃烂一大片,这么直接上药膏并不好。

  夷舒看了夜摇光一眼,也没有坚持就将药膏给了夜摇光。

  指尖凝聚五行之水,清理了夷舒的伤口,夜摇光才给她涂抹了药膏用白纱布包扎起来。

  “多谢。”夷舒看了看细心包扎的伤口。

  “这个你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夜摇光还是把药膏给了她,这药膏是陌钦和温亭湛一起敲到出来,当时阿桑还在,还有阿桑在旁边给意见,想来对苗寨的大部分蛊虫都有效。

  夷舒也没有客气的收入囊中,她现在已经感觉到了这东西好使,虽然她自己也有不少药。

  “摇摇,这条蚺蛇你准备如何处置。”温亭湛走到夜摇光的身侧,目光看着躺在地上,硕大一条,身子僵硬得连挣扎也不行,蛇皮下偶尔的鼓动显示着它并没有死亡的蚺蛇。

  提到这个大家伙,夜摇光就头疼,事实上她也没有法子:“它体内有蛊虫,我刻意将它的嘴给套上,这会儿我用五行神针封住了它,也不能将它就这么扔在这里。可若是杀了它,我害怕将它体内的蛊虫给放出来。”

  温亭湛沉默了片刻往蚺蛇的方向靠近,夜摇光跟着温亭湛,随着温亭湛的靠近,躺着的蚺蛇,僵直的身躯开始活跃的动,但不是它自己动,而是它蛇皮下的东西在动,直接在它的身体里荡出了波浪似的起伏。

  “数不尽的蛊虫。”温亭湛的目光从蛇头扫了一圈之后对夜摇光道。

  原本是一两只比较厉害的,澳门赌博网站:找出来将之弄死,这条蛇也就可以处理,但这么多蛊虫要是放出来,实在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这一下就连温亭湛看着这条巨型蚺蛇也是束手无策。

  可不等他们想出法子,就听到呲呲呲的声音,几人目光投过去,就看到蚺蛇的皮开始紧绷,开始出现崩裂的痕迹。

  “不好。”夜摇光拽着温亭湛就狂奔,“快跑。”

  夷舒和章致丘还没有在夜摇光喊出声的时候,就一起腾空而起,但是因为瘴气里莫名有股重力,他们飞跃的速度大减,身后传来一声爆破,旋即有什么朝着他们喷涌飞溅而来,夜摇光神识一动,神丝长绫就飞卷过来,她和温亭湛旋身用神丝长绫包裹自己。

  带着温亭湛,身子飞旋,夜摇光把夷舒和章致丘也拉了进来,这一旋身就看到前方蚺蛇的身躯已经炸裂开,无数褐红色,皮肤亮的发光的虫子就像翻倒的货车,一下子失去束缚用了出来,这种虫有点像蟑螂,却是圆形,有很多小触角,爬的很快,有些随着方才的破裂冲击飞溅过来,夜摇光等人闪身躲开,就见到它们落在了树上,那树皮下也有很多蛊虫的树木,被这种东西爬过,很快就被它们吸的干干净净,连一点灰都没有。

  这一幕,让夜摇光等人倒吸一口凉气:“千万不能碰上这东西。”

  这是一种会气的虫子,不止是人的精气,只要是生灵,花草树木也好,动物人也罢,都会被它们黏上吸干,就像水蛭吸血是一个道理。

  “摇摇,当心。”

  原本凌空而起的几个人,以为这东西只会爬,却没有想到他们还会跳,而且跳的很高,他们因为在瘴气之中,飞不到高处,且越往上瘴气越重,却没有想到他们这个高度,这些虫子竟然能够蹦上来,一个个像弹丸般被弹过来。

  夜摇光和温亭湛迅速的撤退,然而它们爬的速度太快。

  章致丘取出了两道符篆,手一翻落在了地面,指尖一弹,一簇火光将之点燃,随着他两手一抬,火光像布一样被拉上来,形成了一道火墙。

  夜摇光等人立刻遇到火墙的后面,回头看着被暂时阻断了路的虫子,转了一个弯从另外两边包抄过来,夜摇光拽着温亭湛的手就往前跑,这东西会跳,又数量如此庞大,留下来正面应对实在是不智,万物相生相克,这东西能够在这里生存,而这里却又没有生灵涂炭,被它们吸成一个人间地狱,自然是有和它们相克的东西。

  “摇摇,我们往这个方向。”温亭湛突然化被动为主动,拉着夜摇光一拐,换了个方向,“我方才注意到这些虫子从蛇体里散开,数量庞大它们散乱向每一个方向,唯独这个方向有些就算是散过去,也退了回来,前面一定有它们畏惧的东西。”

  那不能自主的散开,才是最真实的反应。虽然温亭湛觉得能够让这些虫子畏惧的东西,未必是什么好对付的,但现如今也只能先走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