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92章:菩萨心肠
  自从上次福安王利用偷龙转凤的事情来陷害萧士睿之后,澳门赌博网站:兴华帝不但发落了福安王和广安王,还把大权又给了萧士睿不少,基本已经到了萧士睿监国的地步。而前不久,温亭湛利用伊迅手中的证据将福安王彻底拉下来,被贬为庶民逐出帝都之后,朝堂之上基本已经没有对萧士睿反驳的声音。

  温亭湛提议水军至澜沧江也是毫无争议的拍板定论,水师的领头人不是别人,正是洪运,洪运当年在琉球的时候立下了大功,后来兴华帝考察了他一段时间,感念洪征的牺牲,最终还是提拔了洪运做了福建水师提督。

  不过三年前萧士睿提出了在海南组建水师,得到了兴华帝的批准,水师不好训练,为着能够组建出最好的水师,萧士睿特意将洪运调到了海南协助,他依然是福建水师提督,只不过从旁协助海南水师的挑选和训练,这三年基本是两头跑。

  正好,萧士睿借这个机会,来验收他的成果,让他亲自带领海南水师来助阵。海南距离交趾国就实在是太近,一如福建距离琉球一样,不过三日的功夫,洪运就已经到位。

  “现在该急的只怕是交趾国了。”夜摇光看着传来的消息,不由拍手笑道。

  洪运还没有到澜沧江,而是直接从海南出发,到了交趾国临海的边境,洪运在训练水师这是三年前的事情,只要没有越过海境,他想怎么练兵就怎么练兵。

  而明明是合起伙来对付天朝的交趾国心里会很不平衡,骠国到现在都没有遭受到天朝水师的威胁和压迫,只怕这会儿他们两国已经有了内部矛盾。所以说不是一条心的蚂蚱,就算拧在一条绳索之上,也是极其容易离间。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夜摇光凑近温亭湛询问。

  “等小阳将颜陂带来。”温亭湛挑眉一笑。

  “你传信给小阳了?带颜陂来是为何?”夜摇光蹙眉不解。

  “算算时间小乖乖昨夜应当到了,最迟今儿午后,小阳应该将颜陂带来。”温亭湛点了点头,“颜陂活了四百多年,自然不是白活,他通晓数十种语言,我聘他给两个孩子党先生,可不仅仅让他们跟着他学习画艺。”

  颜陂那些年东躲西藏,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原大地,甚至是比邻的番邦之国也有他的足迹,在交趾国与骠国甚至暹(xian)罗国都曾经久居过,这三国的言语他都十分精通。

  “他懂交趾国和骠国的话,你是要带着他去谈判?”夜摇光似乎觉得自己有点领会温亭湛的意思,又有点不确定。

  “不,不是我带他去谈判,而是他自己去。”温亭湛冲着夜摇光笑了笑,那一笑明媚了一室,低下头继续写他这三日带着夜摇光游玩下来的所见所闻。

  其实,云南是温亭湛最想要来治理的地方,可奈何从一开始就有黄坚,弄到了黄坚和南久王之后,云南有大部分在单久辞的手里,他也不好和单久辞公然抢,单久辞也不是无能之人,却没有想到单久辞又被福安王绊住了脚步,他因为有功,不能进爵只能加官,云南布政使到底因为偏远,还不如把他连任青海,未免显得陛下寡恩,只能把他往富庶之地调任。

  加上,陛下日薄西山,他最大的心病,不是云南而是江南,因此他成了江苏布政使。

  尽管在温亭湛这里,他是个不会再有机会来雕琢云南这块璞玉,将它打磨得美丽动人的机会,但不妨碍他将自己的见解记录下来,日后萧士睿也不会对云南这个距离他太遥远的地方两眼一抹黑,单久辞纵然有自己的治理理念,也可多一份参考。

  他期待于这片天地,变得绚丽多彩,繁华太平。

  “你是想要交趾国和骠国割一块肉下来?”夜摇光不确定的问。

  交趾国和骠国不论为着什么缘由,这么匆忙的公然在边境练兵,引得朝廷大军全身戒备,且直接的和温亭湛作对,都是对朝廷对温亭湛的挑衅。温亭湛说现在还不是对他们动手的时候,可不对他们这次行为施以严惩,不让他们明白什么是天朝之威不容轻易冒犯,轻描淡写的放过了他们,那他们岂不是把这种行为当做儿戏?以后三五不时的来一次?

  温亭湛抬手,沾了沾墨,下笔如行云流水般毫不停滞,却也不耽搁回复夜摇光的话:“我呢,受夫人教诲,养出了菩萨般的软心肠,虽然交趾国胆大妄为,可念及初犯,我也想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夜摇光一脸无语的看着温亭湛,鬼才信他这些话,根本是胡扯:“说吧,你肚子里到底酝酿着什么坏水?”

  深深叹口气,温亭湛颇为伤感的说道:“为夫在夫人眼里,就不能是个善美之人么?”

  “呵呵呵呵……”夜摇光给她一串冷笑。

  温亭湛搁下笔,也就不和她闹着玩,而是告诉她:“交趾国也好,骠国也罢,都没有能力和我们一战,他们只是在边境故弄玄虚,如今朝廷却当了真,两方军马一夹击,除非是他们的国王脑子被金朱尼洗了,否则都不可能做出这等不智之事。便是他们两国的国王当真失去了理智,守城的将军也不会盲从灭令。接下来,他们必然是要立刻撤军,和朝廷和谈赔礼。”

  “是啊,这样有什么不好,这下子不就把这事儿给解决了,何定远又能够调回来。”夜摇光觉得水到渠成,都不需要费心思,一切又回到了温亭湛最初的安排,因此她闹不懂,温亭湛千里迢迢的让小阳将颜陂送来的用意。

  “不好。”温亭湛摇头,“若是如此,岂不是枉费了金朱尼一番苦心,我素来有成人之美的大度,既然她要把这盘棋扩大,我便顺了她的心思。我是让颜陂去交趾国传达我的意思,让他们不撤兵,不但不撤兵还要说服骠国和他们一起撑到我们从苗族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