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90章:出人意料的反击
  “温夫人,我们何时入寨?”夜摇光和温亭湛出去闲晃了一圈,踏着夜色才回来,章致丘就迎上来,他还很虚弱却又有些急切。

  “章道长,我夫君有事缠身,势必要将此间事了之后,才能进入澜沧峡谷。”夜摇光和气的安抚着章致丘,“具体要耽搁几日,我也不得而知。”

  “实在是对不住,温夫人我有些心急。”章致丘眼中有焦虑,面上有愧色,“我自己不过贱命一条,可我的师兄弟,都是因我之故落入金朱尼手中,我实在是担忧不已。”

  章致丘心里明白,他自己的师兄弟他不应该求夜摇光和温亭湛,但他们也是属于苗族一枝,苗族内对他们有着先天压制,他的师兄弟再去多少都是螳臂当车,只是多给金朱尼送几个活蛊人,自然他们也有其他隐世宗门的好友,可这是他们苗族的事情,除非族母求助,否则这些人根本不好插手。

  只有夜摇光,她在桑姬朽没落的时候和桑姬朽结义,这一层关系,足够夜摇光闯入苗族,去问个清楚明白,倘若桑姬朽受到不公,她也有理由出头,所以夜摇光现在是章致丘全部的希望,眼看澜沧峡谷就在眼前,夜摇光偏偏到了门口却不动,实在是让章致丘着急不已。

  “章道长的心情,我能够理解,我也担心阿桑的安危。”夜摇光可不是单纯的安危章致丘,而是她真的很担心桑姬朽。

  她现在不急,是因为她知道金朱尼不仅仅要桑姬朽体内的魔蛊,还要她体内的灵气,在没有抓到她之前,魔蛊需要寄体,金朱尼不敢要了桑姬朽的命,否则她还得重新找个干净的能够承载住魔蛊的人来寄放魔蛊,在苗寨这样的人很难找到,她一旦动了外面的人,其他宗门就有理由讨伐。

  “温夫人,不如你先随我入寨如何?”章致丘突然提出这个建议。

  在章致丘看来,温亭湛是朝廷中人,此地又是战乱之地,温亭湛很可能是公务缠身,这些事情夜摇光也帮不上忙。而温亭湛凡胎,虽然武艺不俗,可入了寨子反而是累赘。如果温亭湛入了寨子受了伤,亦或者落入金朱尼的手里,还会掣肘夜摇光。

  章致丘这话让一旁沉默不语的温亭湛眉峰一动,却没有多言。

  夜摇光沉思了一会儿,很歉意的对着章致丘摇了摇头:“章道长,临近苗寨,这里又不安稳,我若与你先行一步,会分心担忧我夫君。章道长再等五日,五日若是我夫君还未将此间事了,我便与你一道先行,章道长莫要担心,金朱尼现如今是取生机,不会要人命。”

  见夜摇光这样的信誓旦旦,本就有求于夜摇光的章致丘也只能按耐下心,且他自己本来身体还虚弱,也是需要时间将养。

  夜摇光给出五日的时间,是有成算的,如果金朱尼知道他们的打算,这五日足够她运作。

  然而,不论是夜摇光还是温亭湛都对金朱尼的应对之策大吃一惊!

  “侯爷,交趾国与骠国有所异动,似有联盟入侵我大元之意,陛下传来密令给总兵,令他带领两万兵马固守边境,属下被调配到后方镇守储备粮草等事宜。”何定远突然来对温亭湛禀报这个消息。

  彼时,夜摇光正坐在书房的外面给广明准备生辰礼,而温亭湛在书房内研磨将他对云南的见闻写下来,以及他针对云南的治理方针,就当做卸任之后的临别礼送给萧士睿。

  温亭湛的笔停了下来,缓缓的搁下,抬起头漆黑幽深的凤眸看着何定远:“交趾国和骠国联盟,意欲犯境?”

  就连夜摇光都将针线布匹一股脑的收入芥子中,走到书房内室,面色格外的凝重。

  金朱尼没有动用朝廷的势力来阻拦何定远,而是用了更加厉害的手段,交趾国和骠国一向安分守己,怎么会突然就扭成一团侵犯边境?当年温亭湛为何要在青海将南久王拔起来?为何要将南久王逼入吐蕃?又为何不惜和南久王的心腹合作,许出一个总督之位?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温亭湛不想把战争发生在云南,云南不好动,交趾国和骠国一直虎视眈眈,如果在云南发生兵乱,他们一定会趁火打劫,到时候就算温亭湛有能力保住云南,却依然避免不了云南的百姓饱受战乱之苦,这有违温亭湛要造福苍生的初衷。

  也是因此,温亭湛对骠国和交趾国都是很关注,这一次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金朱尼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说动了两国那蠢蠢欲动的心。也许金朱尼并没有打算真的让他们出兵,只是让他们做做样子,引起朝廷的防备,将朝廷的大军先调走,断了温亭湛的绸缪。

  不得不说,金朱尼这一招很狠。

  没有给温亭湛半点抓住她把柄的机会,顺利的化解了温亭湛给她制造的杀招。不愧是昔日被当做族母培养的人,她的手腕,她的智慧,她的果决都非常人可比。若她没有遇上卡鸠法师,只怕她带领的苗族,会走向一个巅峰。

  这下子,不但何定远要被调离,整个总兵府的兵马一个动不了,就连云贵总督也要因为两国犯境时刻准备,便是明诺追到了这里来,上报了天一居是苗族所设,陛下都指不定要下旨让明诺先放下这里的事情,加入保家卫国的大军。

  就算兴华帝觉得天一居再嚣张,和侵犯边境,藐视天朝皇威的交趾国和骠国比起来,都是微不足道。

  “倒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有这样的手段。”温亭湛忽而笑道,他的眼里除了冷光还有欣赏,很少有人能够和温亭湛对敌,至少到目前为止不足一手之数。其中女子更是一个都没有,金朱尼是第一个,和温亭湛玩起了权谋的人。

  现下南久王也没有用,南久王再有弱点,也不可能承认他通敌卖国,陛下之所以没有杀他,就是他在绝境之际走的是吐蕃,而不是更近的交趾国和骠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