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86章:下一盘大棋
  苗族虽然有着超越常人的能力,澳门赌博网站:可有个词叫做寡不敌众。为何修炼之人都不愿意和朝廷打交道,除了不想过多的牵扯,还有就是朝廷是个可以覆灭修炼宗门的存在,最特例的不就是蜀山派。

  昔日的蜀山派何等鼎盛,最后终究还是被武帝所逼迫得险些灭门,最后沉寂千年岁月。对于朝廷的势力,大多数修炼门派隐世家族都是能避则避,有句话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帝王真的恨上一个人,任由他有多少翻云覆雨的能力,也能够将之驱逐到无处容身。

  当年擅巫术的瑶族不也没有躲过帝国的铁骑?如果大军压境,就算金朱尼疯了不管不顾,整个苗族都会为了保全寨子,而不惜一切代价将金朱尼给撕碎,哪怕是现如今迫于她的淫威之人,一旦到了那种境地,他们就别无选择,也无路可退。

  可那是得罪了帝王,才能够倾巢而出,大军挥下。如果现在是萧士睿坐稳江山,温亭湛这样做倒没什么,一切有萧士睿兜着,可现如今是兴华帝的天下,温亭湛这般做……

  “何定远的上头还有个总兵,他能够调动的兵力有限,且你让他用什么由头去围攻澜沧峡谷?”夜摇光担忧看着温亭湛,尽管她知道温亭湛既然这样做了,就一定安排妥当,可这样的大动作,也实在是骇人听闻。

  现如今没有了单久辞的争锋对,相没有了大鱼的虎视眈眈,更没有元奕的唯恐天下不乱,可以说在温亭湛隐退的这半年,这个天下他可以随心所欲的翻来覆去,但一个不慎,温亭湛这一生的清誉就尽毁。

  夜摇光不是个在乎虚名的人,但她在乎温亭湛的汗水与心血,他现在的万人称颂,是他付出了诸多才赢来,她不希望因她而毁。

  “何定远的手中不过八千兵马供他调动。”温亭湛执起夜摇光的手,牵着她在院子里的石桌坐下。

  云南是纷乱之地,镇守的总兵手下有三万人,但何定远到底是副总兵,他能够紧急调动的人有限,且这些人还必须有军令才会听从他的调遣,是不可能为何定远私人所用。最重要的是,云南的形势复杂,就算真的有军令,也不可能三万大军全部调走,否则何以维护边境安危?

  “摇摇,我已经安排妥当,何定远的八千兵马,还有明诺的三千铁骑,一万兵马已然足以。”为了安抚妻子,温亭湛给她倒了杯茶,仔细的为她解惑。

  “明诺?”夜摇光疑惑的看着温亭湛。

  “摇摇以为我为何让华衣夫人尾随我们入苗族?”温亭湛轻轻的笑了,“自然是要移花接木。”

  移花接木……

  夜摇光瞬间明白了温亭湛的意图,这是要把天一居栽赃在金朱尼的身上。

  华衣夫人是苗族的人货真价实,华衣夫人就是天一居的当家人,陛下要剿灭天一居,如果这个时候明诺查天一居其实就是现如今掌控苗族的金朱尼背着苗族在外面设立的贼窝。明诺追着华衣夫人一路追到了苗族。

  温亭湛这个时候再暴露出天一居以蛊毒损伤百姓,残杀大臣的事情,陛下能够放过苗族?必然会下令让明诺攻打苗族,一旦核实苗族的大本营在澜沧峡谷,命令何定远从旁协助,也就是理所当然,如此一来,不但何定远出兵有理,还能够和明诺合二为一。

  至于温亭湛出不出面,就看后续的发展,他可以一直不露面,何定远和明诺都不会将他供出来,实在是非得亲自出面不可,明诺大可以上书陛下,苗族蛊毒厉害,他无能克服,请温亭湛和夜摇光助阵,想来兴华帝是不会拒绝这个请求。

  所有事情的衔接,事情的发展,他自己的进退之路,温亭湛都安排的一丝不苟。

  葡萄花架,枝叶缠绕,阳光从缝隙之间穿透,洒落在温亭湛的身上,他今日着了一袭白,在紫的绿的黄的绚丽色彩映衬下,是那样的清世卓绝,逸雅宁淡,看着像个不染尘的翩翩浊世公子,可谁能够想到他只是目光流转之间便可令天地变色,指尖翻动间便可以颠覆山河?

  “阿湛,你下了一盘大棋,照你过往的行事作风,我不信你的目的仅此而已。”夜摇光想到以往他的一举一动,每一次他费了不少心思安排的棋局,总是一番朝廷的洗牌,至少是一大势力的倾塌和另一个势力的崛起。

  唇角微微舒展,温亭湛的目光变得深远:“摇摇,我想就此一举,彻底巩固士睿的兵权。如此,你我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全身而退。”

  萧士睿在朝堂上的势力,这些年温亭湛汲汲为营,基本已经帮他铺平,再加上温亭湛外放这些年,他自己在朝堂的影响,而几位王爷一再的被打压之后,文臣这一块就算有心不服的人也不敢再兴风作浪,唯独军权这一块,青海有黄家,保定有郭家,朝中有明诺,可这依然还不够。

  如今正好再将何定远扶上位,如此一来天下三分之一的兵力都会对萧士睿尽忠尽心,其他自然也会有忠臣,就算有那么一两个想要做土皇帝的人,萧士睿也能够手到擒来。

  “你该不会是盯上了云贵总督这个位置吧……”夜摇光试探的问,对上温亭湛笑而不语的模样,“云贵总督不是你的人么?”

  当年夜摇光记得清清楚楚,这个云贵总督本就是南久王的心腹,但却被岳书意和温亭湛联手扶持上去,最后剿灭南久王的人也是他,夜摇光一直以为他是温亭湛的人。

  “我可收买不了南久王培养了多年的人。”温亭湛笑着摇头,“他不是我的人,也不是岳书意的人,而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一个踩着旧主尸骨爬上来的总督。”

  所以,这位云贵总督只不过是恰好温亭湛要对付南久王用得上,而他又有这个本事的人,他们算是一场合作,温亭湛要南久王的命,他要的是升官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