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83章:温亭湛的安排
  “是我就好。”夜摇光反而松了一口气,澳门赌博网站:“其实我很害怕,她把主意打到阿湛的身上。”

  “你们夫妻又要同去?”长建皱了皱眉,他原以为是因为温亭湛政务繁忙,亦或者没有保护两个孩子的功夫,毕竟蛊毒令人防不胜防,夜摇光才会为了安全起见将两个孩子送来。

  “生死不离,刀山火海共赴。”夜摇光明白长建的意思,“师兄,这些年来无论我去何处,无论前方明知多少惊险,我与他也不曾分离过。当年没有,现如今就更不会。”

  夜摇光知道,长建是担心温亭湛凡夫俗子,到了苗族之后会拖累她。当这些年,无论在何处,温亭湛从未成为她的负累,相反若没有温亭湛,她也许早就已经命丧黄泉。

  “他是你的软肋。”长建还是不赞同夜摇光和温亭湛同去,对方很明显是冲着夜摇光而来,若是夜摇光带着温亭湛同去,不啻于自曝其短,不论是对她和对温亭湛都不是好事。

  “师兄,他是我的软肋,无论他在何处都是。金朱尼既然已经盯上我,必然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无论阿湛在何处,她要动手都不会迟疑和手软,总有法子达到她的目的。”夜摇光摇头笑着,站起身缓缓往庭院走去,“和他在一起,哪怕是面对死亡我都不会恐惧,可若和他分离,即便我知晓他安然无恙,我也会心不安宁。”

  这就是牵挂,这就是融入骨血的放不下,刻入灵魂的痴傻。

  “你心意已决,我也便不再多言。我这一辈子清心寡欲,懂不起你们这些男女之间的痴缠,万事当心,实在是危机便不要顾忌太多,只管传信给我们。”长建跟在夜摇光的后面,看着院子里,牵着桃桃走着路的仲寒琪,桃桃走两步要停半晌,好在仲寒琪脾气极好,不由笑道,“整两个孩子挺投缘。”

  夜摇光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话,桃桃喜欢仲寒琪那是因为,仲寒琪的半灵体,她现在小不懂其他,亲近不亲近一个人只根据自己的感觉,女儿还这么小,夜摇光可没有为着她的终身打算,日后她长大了,一切随缘。只要她喜欢,对方又是个好的,不论贫穷健康与否,夜摇光都是不反对,只不过她那夫君……

  想到了温亭湛,夜摇光也就不耽搁了,她没有偷偷的走,而是去和两个小家伙道了别,讲道理讲了好一会儿,才由着长建和仲寒琪带着他们俩目送着她离开。两个孩子眼里虽然有浓浓的不舍,可到底没有哭出来,夜摇光心里酸酸涨涨的不知如何形容。

  只能早点将苗族的事情解决,才能够早些将两个小宝贝给接回来。

  夜摇光赶回家的时候,华衣夫人已经来了,她的面色很不好,横躺在靠背椅上的玄月倒是一脸享受的吃着糕点,而坐在华衣夫人的对面,温亭湛却是一脸不动声色,气淡神凝。

  “温亭湛,你这般威胁我,你不怕我转头就会苗族,把你们买了,以泄我心头之恨?”华衣夫人冷冷的盯着温亭湛。

  “华衣夫人,我这好心为你解决后顾之忧,如何就成威胁你?”温亭湛扬眉,“天一居这些年杀了不少朝廷中人,早已经引起了朝廷的重视,你为财杀人,朝廷中人奉命剿匪,都是一样的各司其职,且温某人可以对天起誓,天一居的信息我没有泄露半分,如今被人查出来,朝廷大军要捣毁天一居,我是顾念你我现下的合作之情,才主动相帮。”

  说到这里,温亭湛顿了顿,对着夜摇光笑了笑,才接着道:“这世间总没有无缘无故的劳心劳力,我若不图些什么,只怕华衣夫人更不敢欠我人情,如今明码标价,愿不愿也是你自己掂量,你若不愿我也无从勉强。”

  “你”夜摇光看到华衣夫人那张精致无暇的脸扭曲,如果可以,她觉得华衣夫人真的想要伸手瞬间将温亭湛给掐死。

  可是温亭湛却依然泰然自若。

  “我说老母啊,你气什么,你最看重的不就是老头子留下的那点家业,事到如今你要么和朝廷的人硬碰硬,你和我定然是不惧,死也死不了,不过其他人嘛……”拖长了尾音,对上母亲投来得冷戾目光,玄月却是不痛不痒,“死了也无妨,左不过你我是死不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两大不了再重建便是……喂喂喂,君子动口不动手!”

  玄月还没有说完,华衣夫人一肚子的火就向她喷过去,好在她闪得快,看着那打在柱子上的手印,不内伤都不行。

  “我这也是为了不让你受这人的威胁,你还冲我发火。”看着那手印,玄月愤愤道。

  “温亭湛,你日后莫要有求于我天一居的时候!”华衣夫人冰渣子一般的目光扫过,就怒气冲冲的离开。

  “哎哎哎,老母啊,你等等我,我的兵器……”

  看着风风火火追上去的玄月,夜摇光挑眉:“你威胁她了?”

  “没有。”温亭湛理直气壮,一脸无辜,“天一居被查到是早晚的事儿,这世间只要存在就必有痕迹,且天一居行事也越发张狂,如今暴露出来也怨不得旁人,这事儿我可没有掺合其中,明诺自有他的本事,他如今奉命讨伐。天一居是华衣夫人亡夫的心血,这些年她一直守着,就是想要将亡夫的志愿延续下去,我不过是觉得苗族实在是玄乎,她好歹曾经是苗族的圣女之一,就算几十年的岁月有所改变,也应当能够应付,否则她如何拿到路线图和打探苗族的消息?只要她带着玄月晚我们一步回苗族,暗中相助我们,待到这件事了之后,我便为她解决天一居和朝廷之间的冲突,各取所需罢了。”

  难怪华衣夫人这般恼怒,被朝廷讨伐,还要被朝廷中人威胁,最后还得求朝廷的人帮她化解危机,心里不怄气那都不是正常人,估摸着这会儿已经恨死温亭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