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80章:苗寨的消息
  “他怕是从苗寨里面逃出来。”这样的狼狈,澳门赌博网站:又是一身的蛊虫,看着章致丘皮肤下一拱一拱的虫子,夜摇光的头皮发麻,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何华衣夫人这样惧怕金朱尼,这手段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这么多的蛊虫,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全部控制住。”

  夜摇光一点把握都没有,就像一个看的浑身溃烂患者的医师,他浑身没有一块好肉,都不知从何处下手为好。深吸一口气,夜摇光镇定下来,直接从跳得最厉害的地方下针。

  足足用了两个时辰,夜摇光才将章致丘身体里的蛊虫全部给遏制住,连发丝之中头皮下的也没有放过,用五行之气梳理了一下,确定章致丘的体内没有任何不妥才收手。

  “先去歇息,剩下的交给我。”温亭湛给夜摇光递上了一粒丹药,喂她服下之后,将她搀扶到一边的贵妃榻上。

  夜摇光盘膝而坐,开始运气消化吞下去的丹药。温亭湛则上前搭上了章致丘的脉搏。虽然蛊虫被控制住,但章致丘的外伤也不少,温亭湛带着幼离为他清洗上药,这一日夫妻两尽了全力,才将章致丘的小命给保住。

  “苗族是不是出了大乱?”夷舒就住在温亭湛和夜摇光的府宅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隐瞒不理她,她赶来的时候,夜摇光已经调息好。

  “苗族的危机我们知道的恐怕也只是冰山一角。”夜摇光将华衣夫人的话告诉了夷舒,并且科普了一下金朱尼是谁,“具体情况,得等章道长醒了才能知晓。”

  “嗯。”夷舒面色的凝重的离开。

  夜摇光知道她的心思,苗族的安危也直接关系到她重视的人能不能救得过来,这也是为何夜摇光会告知她关于苗族的事情的原因,虽然夜摇光认定邪不压正,但还是要做好可能失败的准备,一旦失败了,那么答应夷舒的事情也正如夜摇光所言,尽力了却做不到。

  所有人都在焦虑的等着章致丘醒来,想要知道更多关于苗族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二日,玄月却先来了一步。

  “这就是我母亲要我给你们的路线图,耽搁这两日是因为我家老母担心这些年都不在苗族而有所偏差,特意动用了以往的势力重新排查了一遍。”玄月将一卷纸拿在手里,“据我母亲得到的消息,苗族现在的情形不容乐观。那位掌控苗族的金猪,真可谓顺她者猖,逆她则亡,手段之狠辣,只怕你们想都想不到,不少反抗她之人都被她养成了活蛊人。”

  “活蛊人?”夜摇光有些疑惑。

  “这活蛊人,也叫活人蛊。”玄月眉眼弯弯看着夜摇光,语气那叫一个温柔,“就是把活生生的人养成蛊巢。将无数不同的蛊养在一个人身体的不同部位,使得这些蛊虫会从中活得人体的力量,但又互相不伤害不相克,直到这个人的生机全部被蛊虫吸干。”说着,玄月的身子还抖了抖,搓了搓她的手臂,浑身不舒服,“这可比吸血鬼可怕百倍。”

  夜摇光知道玄月口中的吸血鬼也就是水蛭,一种将活人的血吸干为止的虫。但这个过程人只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出现昏厥晕眩,可那么多蛊养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同时采走每一个部位的生命力,其中滋味,非亲身体验不能描述。

  “这些我们已经知晓。”温亭湛淡声道。

  “你们知道?你们从哪里知道?”玄月一个旋身靠近夜摇光,对着夜摇光眨巴眨巴眼睛。

  这些内幕都是从寨子里打探出来,非苗族之人,哪怕是远在其他地方的旁支也未必清楚,如果温亭湛能够从寨子里把这个都打探出来,他如何会不知道苗寨所在之地?又如何会去天一居求助她家老母?

  “有人从苗寨里逃出来,恰好与我们是故交,也知晓阿桑与我的关系,因此他逃到了这里来。”夜摇光也不隐瞒玄月,伸手正要从她的手中将地图给抽过来,岂料玄月身子一转避让开。

  夜摇光费解的看着她。

  “我跟你们一块儿去。”玄月堆上谄媚讨好的笑容。

  “华衣夫人知晓么?”夜摇光也对她笑意浅浅。

  果然,玄月的脸一跨,旋即那双灵动的眼珠子一转,贼溜溜的又振奋起来:“地图我已经看了,你们不带我进去,我就偷偷先一步而去。”

  “你母亲这些年一直隐于暗处,提到金朱尼更是谈之变色,此去不啻于龙潭虎穴,并非可以玩乐之地。”夜摇光才不想带着玄月一起去,这丫头行事与常人不同,苗寨这一次只怕是步步杀机,就连她都没有多少把握,再带上一个人反而碍手碍脚,且若她有个万一,华衣夫人会算在他们夫妻的头上,到时候只怕是不会放沐冷走。

  “我随你们去,我家老母才不会坐视不理。”玄月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丝毫不提她就是一腔冒险和好奇之心,“而且我生来百蛊不侵,我只会给你们带来益处。”

  “我还是不能带你去,你要么就现在自己先行一步,不过我会立刻让阿湛同知华衣夫人,跟着我们只怕你没有那个本事。”夜摇光把话说得清清楚楚。

  “你真是好伤我的心,我一番好意,你竟然丝毫不领情。”玄月一脸伤心欲绝。

  夜摇光没有功夫看她耍宝,身形一闪,宛如一缕清风拂过玄月的身侧,只见玄月的一缕发丝轻轻飘动一下,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手上的图纸已经消失不见,落入了夜摇光的手中。

  “东西,玄月姑娘已经送到,如今我们正值多事之秋,就不招待玄月姑娘了。”晃了晃手中的图纸,夜摇光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真是个无情的女人,利用完我就一脚踢开,我今儿还非赖着不走!”玄月索性一屁股在靠背椅上坐下来,哼哼两声,环臂挑眉看着夜摇光,大有我看你拿我怎么办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