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78章:达成协议
  夜摇光想,天一居那么高大上的地方,传说中神出鬼没的第一杀手组织,它应该是多么深沉,肃杀,隐秘的地方才能够匹配?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天一居的藏据点,亦或者说天一居的大本营竟然是一栋青楼!而且是一栋三流青楼,看着眼前这上不了台面花红柳绿的楼台,穿着暴露庸俗,姑娘还平淡无奇招揽客人,取了一个倚翠楼这么俗不可耐名字的三层小楼,夜摇光脸上的表情是崩溃的。

  “阿湛,你确定你没有寻错地方……”夜摇光指着背后怎么看怎么不入流的花楼问。

  握住夜摇光的手,温亭湛莞尔一笑,就牵着她踏了进去。

  “哟,这位爷,没听说逛窑子还带夫人……”原本一脸殷勤迎上来,看着四五十岁,头上簪着一朵大红花,胭脂画的眼晕都一片通红活像个唱大戏的老鸨,转眼见到温亭湛牵着的夜摇光,立刻眼睛一斜。

  “我是你们玄月姑娘的故人,今儿特意携夫人前来拜会。”温亭湛淡声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个极小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小水滴状的饰品扔给了老鸨。

  身形矮胖,明明看着很是不灵活的老鸨,抓住饰品的动作快而准,空气之中有真气带动,是个练家子,且功夫不俗,夜摇光微微扬了扬眉。目光往里面一瞟,这里招待着三教九流的顾客,从里到外都看着廉价无比的地方,果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哎哟,原来是贵客啊,请随奴家来……”老鸨大戏一般喊了一嗓子,手绢一甩,转身就扭着她肥肥的臀往前。

  她这做作的模样,夜摇光看着倒不显得滑稽,反而觉得有几分说不出的可爱。

  绕过了前堂,后院很安静,但也没有多么装饰,依然很随意甚至有些粗糙,夜摇光一边走着一边问:“天一居的头目,是个女人?”

  “是个女人。”温亭湛扫了一眼听到夜摇光的话而微微偏了偏头的老鸨,含笑为夜摇光解答,“还是个风华绝代的女人,这位玄月姑娘是她的独身女,也是天一居现下明面上的主事人,一个嗯,很特别的姑娘。”

  “特别?”夜摇光从来没有从温亭湛口里听说他觉得哪个姑娘特别,一下子就起了好奇心。

  看到夜摇光的反应,温亭湛轻叹了一口气。

  她还能不知道温亭湛的尿性?伸手拧着他腰上的软肉:“想要我吃醋?你也把你的话带点感情再说!”

  虽然温亭湛用了特别来形容玄月,但那平板的直述,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客观评价,她也要因为两个字去吃个醋,那真是无聊透顶。

  “是为夫的错,谁让为夫生来就在你的面前演不了戏?”要带点感情于温亭湛而言多么的容易,换个人他能够将之忽悠到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但面对夜摇光,哪怕是想要逗一逗她,他也本能的做不起戏。

  “真乖。”夜摇光抬头冲着温亭湛笑了笑。

  “美人!”就在这时,他们已经转入了一个空旷的院子,夜摇光一路走来都感觉到有人的存在,因此没有格外的去防备谁,这猝不及防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喊,一股气息直接朝着她狂奔而来。

  念在没有任何攻击力的份儿上,夜摇光身子一侧一转,就轻飘飘的躲过那一抹身影。

  和夜摇光擦身而过的身影,足尖在光滑的地板上轻轻一点一转,就刹住了自己的身体,转了个身又朝着夜摇光飞扑而来,温亭湛一把将妻子拉到身后,抬手就将来人拦下,岂料那人身子灵活如蛇,身子一矮,就从温亭湛的手臂下绕过来。

  温亭湛另一手将夜摇光的腰身一拦,抱紧她的身子一旋,那人又是连夜摇光的衣角都碰不到,就被温亭湛抬手一掌挥去,两人掌心相对,温亭湛抱着夜摇光退了两步,那人却往后退了一段距离才稳住,脚刚刚刹住,又一个纵身而上,却在温亭湛面前三步的距离停下来:“不错啊,温亭湛,你的功夫长进得可真快。”

  夜摇光这才看清来人,这是一个身材瘦削的姑娘,各自比普通的男子要高,她不但穿了一身粗制滥造,有些落魄江湖人味道的麻衣,澳门赌博网站:还戴了一顶缝了补丁的帽子,嘴边贴了两撇胡子,眼睛炯炯有神,若非夜摇光对阴阳气息的感应,就凭刚才粗哑的声音,加上这身打扮,这通身的气质,夜摇光会被她蒙骗过去。

  “玄月姑娘,别来无恙。”温亭湛文质彬彬的打招呼。

  “什么姑娘,爷是货真价实的男人!”玄月瞪了温亭湛一眼,拍了拍她平板的胸脯,而后目光就直溜溜的落在了夜摇光的身上,“温亭湛,这位是……”

  说着还有些期待有些害羞的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襟,正了正她的帽子。

  温亭湛将夜摇光让出来,正式的介绍:“这是内子。”

  玄月的目光一瞪,眼珠子都差点跌出来:“你夫人!”

  温亭湛含笑,脸上那炫耀自豪的神色显露无疑。

  玄月很气愤的抓了抓她的脑袋,让她的头发显得更加乱:“你夫人,竟然是你夫人!温亭湛你是故意对么?你有这般绝色无双的夫人,你竟然把她带到我面前,你是故意要让爷我这辈子孤独终老!最恶毒不过你温亭湛。”

  夜摇光听着一脸懵逼,这个玄月姑娘,嗯,的确像温亭湛所说的很特别,不过她很好奇:“你看得见我的容貌?”

  夜摇光可是有五行之气护体,这玄月身上也没有修炼之气,按理说不应该看得见她的容貌。

  “你这么大一个美人,我都看不到,我是瞎了么?”玄月更加崩溃。

  “她非常人。”温亭湛给夜摇光解释了一下,就径直的拉着夜摇光进了前方的小亭子,坐下之后,就直截了当的对玄月道,“我此次来,是为了两件事。”

  玄月立刻挨着夜摇光另一边坐下来,一脸的殷勤:“姑娘,你觉得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