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67章:这辈子只亲一人
  “伊迅的背后还有人?”夜摇光以为除了亓以外没有任何其他人了!

  “伊迅并非名门望族,他纵然和我有利益冲突,这些年我也没有横加阻挠过他任何决策,应天府的事儿他不寻我,我便不过问。眼看着我明年就到任,离开这个位置是迟早的事儿,而他做了应天府府尹这般久,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升任江苏布政使,却偏偏这个时候和我过不去。”温亭湛晃动着女儿的小手,装作稚嫩的语气,“你说为何呢,娘亲?”

  “你说,耶,娘亲!”桃桃似乎觉得很好玩,立刻学着父亲奶声奶气的说道。

  被他们父女的耍宝逗乐的夜摇光,不由伸手打了温亭湛一下,要将桃桃抱过来:“有人许了他好处,便是明年的布政使之位。”

  温亭湛任职满了,伊迅的机会很大,但却不是一定,可如果有人给他承诺,只要他弄死了温亭湛,必然为他谋划到布政使之位,恰好这个时候又有亓送上门来,他自然是愿意赌上一把。

  却不料桃桃似乎觉得父亲更宠爱她,小脑袋一扭,就用小屁股和后脑勺对着夜摇光,表示她的不情愿,可把夜摇光气乐了:“小没良心,也不看看是谁辛辛苦苦把你生出来!”

  在孩子这块,夜摇光一直是无往不利,因为她修炼五行之气,是最原始最纯洁的气息,不论是天地灵物也好,还是最为敏感的幼儿也罢,都是最喜欢和她亲近。却没有想到,今日在自己亲生女儿这里吃了瘪!尤其是对于两个孩子的照料,明显夜摇光多于温亭湛!

  不过,夜摇光就没有吃醋,小孩子这种事是常有的,而且机灵的温叶蓁见到父亲抱了姐姐,娘亲还被蠢姐姐给拒绝了,那双和温亭湛一模一样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九连环也不解了,澳门赌博网站:一下子就绕过父亲扑到母亲的怀里:“娘亲,抱抱。”

  儿子给了自己台阶下,夜摇光心一下子就满足了,高高兴兴的把儿子给抱起来,在他的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温桃蓁看了看母亲,又看看父亲,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眼巴巴的盯着父亲,希望父亲像娘亲弟弟一样亲亲她。

  可惜一向对女儿有求必应的温亭湛,却对着她含笑摇了摇头,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爹爹这辈子只亲一个人。”

  好久没有听到温亭湛说情话的夜摇光,顿时脸上辣的,尤其是这男人竟然当着孩子的面儿说这些。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温亭湛似乎从未亲过两个孩子,最多是用自己的脸碰了碰孩子的脸,她一直以为是温亭湛身在古代,有着古代男人的自持,知礼,因此不做这种事,而且温亭湛从来不阻挠她亲两个孩子,从来没有想过是这个原因!

  “哇!”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想要的亲亲,在父亲这里无往不利的温桃蓁一下子就哭了起来,她觉得她好可怜,母亲总是限制她这儿,限制她那儿。以前父亲要什么给什么,现在连父亲也变了,小心肝一下子受不了。

  但是温亭湛并没有因为她的眼泪而妥协,而是无奈的和夜摇光交换了个孩子,这会儿温桃蓁非常现实的丢弃了父亲,投入了母亲的怀抱,好在温叶蓁很好说话,也没有赖着母亲。

  到了母亲怀里,温桃蓁很伤心的在夜摇光的衣服上蹭了蹭眼泪,那瘪着嘴眼泪哗哗的样子,真是看得人心都碎了,夜摇光亲了亲她的小脸:“好了好了,不哭了,真是个小哭包。”

  好在夜摇光对女儿都是娇养,很大程度上能够忍受女儿的娇气,尤其是桃桃刚刚在父亲那里受了挫,这个时候她就更不会对她严厉,于是耐心的哄着,好一会儿才把嚎啕大哭的女儿哄的抽抽搭搭。

  这个时候,暖心小可爱温叶蓁也伸出小胳膊,似乎要摸姐姐的脸,夜摇光索性就抱得近一点,让他如愿摸到,就看他笨拙的帮她擦着眼泪:“姐姐,不哭。”

  也许是被弟弟安慰,作为姐姐的桃桃也觉得自己丢人了,她立刻就停止了哭泣。不过小美女似乎开始意识到面子问题,觉得有点丢脸,害羞的不敢看父亲,也不敢看母亲,更不敢看弟弟,就一个劲往母亲怀里钻,要把脸埋起来。

  温叶蓁的暖心继续发挥:“娘亲,睡觉觉。”

  夜摇光早就见怪不怪温叶蓁的妖孽和懂事,顺势就和温亭湛对视一眼,将两个孩子抱到屋子里,放到他们两的床上,温桃蓁怕丢人,一到床上就闭上眼睛开始装睡,温叶蓁也乖乖的好像他真的很困,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两个孩子的呼吸就均匀了。

  看着儿子的睡颜,夜摇光心里满足得不能言语,女儿她也宝贝。可温叶蓁真的是太可爱,太懂事,太让人不能不爱,就连温亭湛对他都是严苛不起来。

  “你小的时候也这样么?”夜摇光忽而轻声问温亭湛。

  虽然原主是看着温亭湛长大,虽然夜摇光有原主的记忆,但那么小的记忆她还是完全没有印象。

  “叶蓁的慧根不比广明差。”温亭湛很诚实的摇了摇头,他幼年也的确聪明,五岁以前他也记不清楚,但他五岁的时候也没有叶蓁这么聪慧,广明的聪慧来源于他是佛子,至于叶蓁,温亭湛只能说是天生的。

  “我觉着,我怀着他的时候,他怕是把桃桃的营养也给吸走了。”夜摇光煞有介事的得出一个结论,不然她这女儿怎么是这个德行,不但智商是正常人,还有非正常人的懒惰!

  这自然是一个玩笑之语,温亭湛没有当真,不过却会心一笑,看着桃桃还有些泪痕的眼角,拿着非常柔软的丝绢为她轻轻擦掉,眼里有着疼惜。

  “这么心疼,又何必将她给惹哭?”夜摇光白了他一眼。

  “在我心中,无人能够极得上你重要。”温亭湛抬眼,漆黑幽深的凤眸,似银河的黑洞璀璨而又吸人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