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65章:都在演戏
  伊迅带走了人,少不得要一番严刑拷打,毕竟要没有做过的人承认做过的事,并且承认之后会被判刑,极有可能是死罪,哪有那么容易。佟魁对他说如果人死在了他的手里,就会认为是伊迅在杀人灭口,表明佟魁已经怀疑他。因而他不能把人给折腾死了,他想尽了一切威胁厨子的法子,结果自然是得偿所愿。

  因此两日后,他就决定带着三个人证,请了柳居晏和佟魁来公审。

  “他一定会亲自来请柳居晏。”温亭湛对夜摇光道,眼底是胸有成竹的光。

  “理由?”

  “一则,柳居晏明明中了他的毒,现在却莫名好了,澳门赌博网站:他的心里正在怀疑,来试探试探柳居晏的底。二则,就是来看看你的反应,推断一下我到底有没有回来。”温亭湛分析给夜摇光。

  这个宅子虽然是伊迅安排,但被夜摇光布了阵,宅子里的一切夜摇光说了算,宅子里发生的事儿,夜摇光不想传出去的,伊迅就是两眼一抹黑。

  果然,一早伊迅便来看望柳居晏,从柳居晏口中得知,是温夫人救了他,请了柳居晏下午去旁审,就转头来拜访夜摇光。

  “伊大人前来,可是有阿湛的消息了?”对于伊迅,夜摇光的语气不好,甚至眼底有不遮掩的审视与防备。

  “下官无能,至今也无温大人的消息,不过佟大人寻到了一些线索,下官会尽快去寻明睿候。”伊迅客客气气的说道,“下官听闻夫人尤擅占卜之术,不知夫人可有为明睿候起上一卦?”

  “我已经用了所有法子,都寻不到阿湛,起了卦也无用。”夜摇光的脸上满是憔悴疲惫之色,反而试探他,“倒是伊大人府宅有聚运阵法,不知身后是否高人?”

  “不敢,下官不过有幸得了一份机缘,只不过夫人也是此道之人,当是知晓这类人皆是了断了恩怨,就人去无踪。下官也是寻不到人,否则早已经请了高人来相助,下官也是想要早些寻到温大人,这秋闱也结束,若是放榜之前寻不到温大人,给不了朝廷一个交代,下官也是难辞其咎。”伊迅一脸焦急,一脸难色,看着万分的恳切。

  冷眼看着他惺惺作态,夜摇光面色不显:“放榜之前?伊大人是存心想给我寻回一具尸骨么?”

  “温夫人严重了,下官也是竭尽全力在寻明睿候,实在是明睿候消失得诡异,毫无线索,连温夫人能够窥探天机之人都寻不到,下官凡夫俗子更是一筹莫展。”伊迅苦着一张脸。

  “伊大人,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夜摇光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对伊迅挤出这句话,“我还要去寻人,伊大人轻便。”

  说完,不理会伊迅直接从他的身旁擦身而过。

  低着头的伊迅,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他在这个宅子里留了人做眼线,不过他到底不懂阵法,也没有人告诉他,他的眼线告诉他的一切,都是温亭湛想让他知道的信息。他以为至少有几天不会再见到夜摇光,却没有想到当日午后他审问厨子的时候,夜摇光和柳居晏一道来。

  “事关我夫君,伊大人应当不介意我旁观吧?”夜摇光冷着脸质问道。

  “这是佟大人想知道起火缘由,尚未有温大人的消息,下官也不想温夫人空欢喜,因而晨间未曾向夫人提及。”伊迅依然堆着笑脸回答。

  夜摇光没有回话,径直寻了一个位置,面无表情的坐下。

  “你们三人快快将那日为何起火如实招来!”其他人也不多言,伊迅自然开始审问。

  下面跪着三人,一个是学舍的管事,一个是厨房的守夜下人,一个是厨房的厨子,前面两人都没有什么伤,只有厨子可谓是皮开肉绽,不过意识倒是清醒,看着都是皮外伤。

  管事和看守的下人如同背剧本一般,将那日的事情交代的清清楚楚。值得一提的是,这位看守的下人说,那日根本不是他留在学舍,他那日想着马上就秋闱,他凑了好久的银钱一直没有时间去押宝,便跑到了赌坊去,他素来嗜毒,偏生那两日他手气好,便不愿离去,就叫了他的表弟代替他去当值。

  谁知道他表弟不懂,也熬不住打盹儿了,这才造成了那场火灾。他那日在赌坊,有赌坊的人作证。

  夜摇光冷笑,从伊迅暗箱操作解元就可以看出,应天府的赌坊怕是不少在伊迅的手里,随便寻一间来安排对口供这是多么简单的事儿。闹这么一出,无非是想解释那日抬出来的尸骨,不是旁人就是代替这位看守下人来的所谓表弟,先把有人要坑害温亭湛的阴谋论给抹掉。

  “这是睡得有多沉,大火就在旁边,活生生的烧死也没有醒来?”夜摇光扫过伊迅问,“若是早些醒来,何至于烧毁大半边学舍?”

  “温夫人有所不知,那日代替来看守之人喝得烂醉如泥。”说辞,伊迅都准备好了。

  夜摇光扯了扯嘴角,没有再说话。

  “你呢?”伊迅也不自讨没趣,沉沉的问厨子。

  厨子的身体一哆嗦,他有着血痕和淤青的嘴抖了抖,倏地一抬头,一副视死如归的对着佟魁大喊:“佟大人救我,他们用我爹娘威胁我,让我做假……噗!”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他身后的衙役,就一棒打下来,张口他就喷出一口血,身子就倒下去。

  不等佟魁发作,伊迅就对那衙役呵斥:“公堂之上,谁准你动手?来人,拖下去仗着三十!”

  佟魁见此只能看着躺在地上的厨子:“伊大人,虽则他方才的话未说清楚,可我们都听到他说受人胁迫,这受人胁迫无非是颠倒黑白。”

  “佟大人误会,下官昨夜连夜审问他,岂料这是块硬骨头,下官答应大人不能将人折腾没了,只能迫于无奈对他说,若是他不老实交代,他的爹娘只怕也要受难。哪想这叼民逮着下官这句话,在公堂之上胡言乱语。”伊迅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他威胁过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