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60章:生命交换的铭记
  感激?去他娘的感激!

  如果可以,夜摇光真的很想一刀将这个人给劈死。

  这里是太湖地下,她这一刀横扫过去,就算这个秘境真的破碎了,那么余力波荡开来,整个太湖都要大浪三千,河水决堤,只怕沿着太湖周围的村镇都要给淹没大半。

  这一刀,她要杀害多少人?

  这一刀,她和温亭湛要背上多少洗不清的罪孽?

  这一刀,她或许就彻底成魔,再也走不回正道。

  这才是它的目的吧,让她亲眼看到温亭湛被关在什么样的地方,那里暗无天日,甚至没有吃喝,温亭湛是凡胎,最多不超过七日,她如果不救人,他就会饥渴而死。

  这就是它给的选择。

  无数无辜的生命,她坚守的正道和她的夫君,二择其一。

  如果只是后者,只是让她放弃她的原则,她会毫不犹豫,只要不牵连那么多的无辜。

  “温夫人可有好生感受过,适才天水秘境的力度。”就在陷入无尽的挣扎之中时,亓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夜摇光抬眼望着它,依然不发一言。

  事实上她完全没有感受到方才天水秘境的屏障,和别的不一样,它不刚毅却韧性十足,否则她那么毫无防备的撞上去,怎么会丝毫疼痛之感也没有,甚至她还感觉到了她好似把它撞得凹下去了一点。

  “五行之中,唯水最柔,我以水之灵交织出来的天水秘境,其力柔韧如刀割不断之丝。”

  亓说着指尖一划,一条细丝般的光划出来立在它的两指之间,它另外一只手伸出一个根手指头,如拉弓一般从中间勾动那细丝:“若是力道不够,它又会弹回去,毫发无损。只有将之崩到了极致,才能够将之挣断。”

  那根细丝在他的勾拉中弹回去几次,最后一次它仿佛用足了力才将之崩断。

  夜摇光的拳头不自觉的捏紧,她明白亓在对她说什么。

  所谓的极致,就是极致的力,如果她一刀没有将之劈开,那么她的力量将会被飞弹回来,从湖底铺排开去,可若是她用尽全力,天水秘境里有温亭湛,可是她看不到他,也感觉不到他,所以她很可能一刀连带着天水秘境的屏障一起将温亭湛给劈成了两半。

  这才是亓给她最大的难题!

  “它在激怒你。”冥曦看着夜摇光情绪浮动较大,立刻低声提醒。

  从一开始亓就在试图激怒夜摇光,灵修不能造杀孽,否则就不再是灵修,就不再受天庇佑,老天爷纵使不会转弯,一旦夜摇光对亓起了杀心,亓就可以为求自保而对夜摇光先一步动手,修炼生灵对修炼生灵起杀心是需要慎重,这也是为何修炼之人要修心。

  虽然夜摇光心里确实恨不得这个家伙死无葬身之地,但却从未想过自己有那个本事杀的了它,对于它的杀心从未有过,不论她对亓起不起杀心,亓都不会杀她,除非它已经做好了应对千机师叔的准备。

  “温夫人,只要你认输,只要你夫君认输,我立刻放了你们夫妻。”亓轻缓的语气,表示着他很好说话。

  认输,由着它肆无忌惮的去做它的事情?其实夜摇光并不是一个救世主,如果和温亭湛的性命相比,其它的事情都不是事情,她可以认输,日后亓造了多少孽,自有老天和它清算。可现在还不到这一步,温亭湛辛辛苦苦换来这个赌注,用生命冒险,让她就这样尝试一下都不曾,一点努力都不付出就认出,夜摇光觉得太不值得。

  “看来,温夫人不甘心。”亓等了片刻,夜摇光也没有动,它轻叹一声,“也罢,我说的三日依然有效,毕竟温大人已经被关了两日,再过三日若是不放出来,身子只怕要熬坏。”

  正常人五日不吃不喝,差不多已经是极限,这是身体需求,任何凡人都无法改变。

  亓轻声一笑,就像它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

  “摇光,这是个死局。”焦铃儿想了很久,不得不承认这个局他们破不开,“不说这一刀下去,余劲掀起的海啸,浪潮,要冲破岸堤,大水会无情吞噬的无辜柔弱生灵。就说温大人,你有几分把握,破开秘境又不伤及他?”

  最后一句话直戳夜摇光的心窝子,她以为令她退步的必然是第一个原因,可从什么时候起她更害怕,更害怕他会受伤,尤其是伤在她的手上?

  “我知道你心中的顾虑。”见夜摇光久久没有说话,焦铃儿以自己对她的揣测来宽慰她,“摇光,你已经仁至义尽,既然它千方百计的不愿与你们正面冲突,且它到底是灵修,也在乎着它灵修的至纯之灵,就算没有你们夫妻阻拦,它也不会如邪门歪道般滥杀无辜。至于……那些拦了他路,被它借刀杀人也好,被它暗害也罢,那都是他们的命。”

  “阿湛说,他明年任期满了之后,就和我离开世俗,他想要在临走前为士睿扫清大障碍,这是他苦心安排出来的局,我再想想吧……”夜摇光考虑的太多,不仅是为了温亭湛,也是为了萧士睿,不能这么轻易的就认出。

  可这个局,又的的确确是个死局。

  “若我能将见他该多好。”这个时候如果有温亭湛为她拿主意,她的心也许会安定一些。

  低着头,夜摇光摸了摸灵犀玉扣,低声呢喃:“阿湛,我该怎么办?我们认输可好?”

  温亭湛还没有从方才夜摇光在他眼前一闪而逝的画面回过神,他相信那不是他太过于思念而产生的幻觉,那一定是真的,是她来了,心里正高兴着,却蓦然耳边传来了一道满是茫然的询问。

  那是她的声音,那么低落,那么无助又那么苦恼。他已经能够想到她现在的模样,心口不由揪着微微一疼:“摇摇,多少艰难你都走过来,我的摇摇绝不是个轻言放弃,轻易认输之人。”

  温亭湛的声音回荡而来,夜摇光豁然抬起头,惊喜的望着冥曦和焦铃儿:“你们听见了么,是阿湛的声音!”

  两人看了看彼此,同时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