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59章:灵丹
  这是一个金蝉脱壳之际,澳门赌博网站:也亏得她现在的修为能够逆天的元神出窍犹如实质,元神出窍到了分神期就可以,但未至渡劫期,即便是元神出窍也如同人离魂一般,普通的人看不见,那一缕飘浮的魂体,修为高深的人一靠近就能够感受到,这才能够骗的了亓。

  夜摇光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在焦铃儿的怀里,看着四周水光湛蓝,她们应该是在太湖地下了,而冥曦已经在焦铃儿的身旁。这是她们一早商量好的对策,焦铃儿带着夜摇光的身躯潜入太湖,冥曦和她的元神去松江府的深海里。

  亓对自己的能力太自信,它完全没有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在它的眼里,无论她如何挣扎似乎都挣扎不出它的手掌心,因此它完全不在乎夜摇光采取了什么行动,也没有去关注。

  “冥曦,可有寻到?”夜摇光挣脱焦铃儿,急忙询问冥曦。

  “你终于醒来了。”冥曦也是松了一口气,“你看,玉扣一直围着这里打转。”

  夜摇光睡了半个时辰,一是担心亓留下来的看守者会不会有什么突发状况,二就是给冥曦争取时间,听了冥曦的话,夜摇光转头就看到灵犀玉扣不动了,它就在这里停留,冥曦再施术,它就围着这里绕圈,但这里除了水流浮动,偶尔有鱼儿摇摆而过,留下一串气泡以外,什么都没有。

  “为何会这样?”夜摇光不明白。

  焦铃儿看了冥曦一眼,才将她们方才讨论的结果对夜摇光道:“若是我们没有估错,温大人应该就在这里,只不过天水秘境本就是以水之灵而成,融入在水里,自然我们是看不见,他也看不到我们。”

  “阿湛,你在这里么?”夜摇光立刻喊了一声。

  没有任何回应。

  “没用的,我们修为不够,施术者既然是渡劫期,那就只有修为高于它之人才能够看得到,也才能够通过自身的气力将声音穿透进去。”冥曦也是万分无奈,她知道有天水秘境的存在,但她却从未见识过。

  尽管早知道是渡劫期施术出来,她也没指望能够破开,但好歹也先找到,让夜摇光和温亭湛见上一面,有什么事情还可以商量着办,哪知竟然是这样的情形。

  “看来,是我低估了温夫人。”亓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来。

  夜摇光豁然转身,深沉暗黑的海底,那一袭黑袍的人它自身散发着一点幽光,也正是这一点幽光,让夜摇光完全看不清它的面容,修为太低的缘故,夜摇光知道这是它的气息在涌动,就好比她五行之气流动的时候,修为低于她和普通人看不清她的面容一样。

  “我很想知晓,温夫人是如何逃脱出来?”亓的语气里充满了好奇。

  那是它融了深海之中灵力最充沛的海泥锻造出来的石头,固若金汤,渡劫期要挣脱都得颇为耗费一番气力,夜摇光竟然逃出来了,而且这么快,还没有丝毫动静。

  自然,没有和夜摇光正面交手,也不知道夜摇光元神出窍已经与渡劫期一样,形同真人的亓从未想过夜摇光方才只是元神。

  “我为何要告知你?”多一张牌,多一份保障,夜摇光才不傻。

  “难得我对一件事起了好奇心,这样吧,你告诉我缘由,我让你见一面你夫君,如何?”亓突然很慷慨。

  夜摇光皱眉,这对于她而言不啻于天上掉馅饼。但她不认为亓是个好奇心重之人,而且知不知道她如何逃出来,都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修为悬殊,她在它面前不堪一击。倒像是故意寻个由头要让她和温亭湛见上一见,这到底又是为何?

  不论它的目的是什么,夜摇光是真的很想见问题,她也没有说话,而是当着亓的面就元神出窍。

  亓的目光扫过来,看了看夜摇光的元神,又看了看夜摇光的身躯:“原来如此,温夫人果然非比寻常。”

  说着,亓那宽大的袖袍一拂,水底一串水泡卷着零星的浅蓝色之光划过,温亭湛就出现在了夜摇光的面前,他竟然就在她前方不到十步的距离。

  “阿湛!”夜摇光惊喜的跑过去。

  温亭湛也听到了夜摇光的声音,抬起头就看到幽暗的水底,夜摇光朝着他奔来。

  “摇摇……”温亭湛以为是自己太过思念她,而产生的幻觉,他也想要奔向她,却发现他的身体似乎被什么五行的东西给束缚住。

  而夜摇光才奔跑了两步,她的身体就触碰到了一道屏障,这道屏障很是柔软,没有和她发生相撞,可惜她一触碰到这道屏障,浅蓝色的星光流动,眼前的一切就消失了,又是空荡荡的幽暗水底。

  夜摇光不甘的转头看向亓。

  亓却耸了耸肩:“我有信守承诺,让你们夫妻见了一面,这见面的时间长短,完全取决于你,是你触碰到了我的天水秘境,它才消失不见。”

  它是故意的,它是故意的的!

  夜摇光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算是明白了,亓似乎在激怒她,亦或者是在折磨她。它算准了他们夫妻这个档口乍然相见,她会担忧他,在抵不住的思念之下冲向他,它没有告诉她,天水秘境触碰不得。让她亲手断了他们夫妻唯一能够见面的机会,却无从指责它!

  “你很享受看到被人受尽煎熬的快感对么?”夜摇光典型的看变态一般看着亓。

  “哈哈哈哈,温夫人慧眼如炬。”亓大方的承认,“我的确喜欢看到旁人忍受折磨,所以我给温夫人一个选择。”

  夜摇光冷冷的看着它,抿唇不语。

  “我听闻温夫人破开了血煞结界,且还是以命献祭的血煞结界。”亓幽幽的说道,“握着天水秘境和血煞结界也不相上下,既然温夫人手中有如此法宝,我不如大方的让温夫人施展拳脚,温夫人无需感激,我这一生寂寞如雪,唯独在里面夫妻身上寻到了一点波澜和不一样的滋味,这就当我的酬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