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21章:特别的生辰礼
  两个多月没有见到孩子,夜摇光真的母爱都快泛滥了,和两个孩子待在一起就撒不来手,大有连眼珠子都舍不得错一下,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们到海枯石烂,就连晚上也是要搂着两个孩子睡,可把温亭湛醋得不行,可惜就是拿她没有办法。

  已经体谅夜摇光体谅成为一种习惯的温亭湛,在妻子这里是完全没有脾气,原本夜摇光昏迷的这几日他也有很多事情无心去理会,正好趁着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心无旁骛的把事情先处理完,明日是他的生辰,一家人好生聚上一聚。

  温亭湛万万没有想到,妻子醒来了他还好脾气的孤枕独守空房一宿,就是为了让孩子和妻子能够好好亲昵,他处处体贴,一早收拾的干干净净兴冲冲的去寻妻子的时候,竟然是空空如也。

  “摇摇去了何处?”温亭湛拦下派人收拾打扫的幼离。

  “侯爷,夫人留了封信给您。”幼离连忙从怀里取出了夜摇光留下的信,“姑娘和少爷都送到了容少爷的房里。”

  温亭湛迅速的拆开了信,夜摇光只是匆匆的留下了两句话,看得出事情很紧急,是长延师兄有难,她不得不赶过去,看完之后温亭湛纵使失落却也理解她,长延真人必然是遇到了极大的麻烦,不然不会夜摇光这么危急的事情都没有及时赶来,想到此又不由深深的担忧起夜摇光来,她这才刚刚转醒,真担心她出去后又是一身伤回来。

  她醒来之后,他们夫妻都没有好好的说说话,都没有来得及问一问她紫灵珠到底怎么回事,有没有全部克服……

  这样一来,温亭湛哪里还有心情想着他的生辰,他照例去过了一遍公务,昨天基本都已经处理完,今天也没有什么突发事件,索性就给荣寻补补课业,剩余的时间就一直照顾着两个孩子,温亭湛早就不盼望着夜摇光能够当日赶回来,少说也应该要当个三五日。

  但将孩子哄睡之后,温亭湛倚窗望着天上的圆月,也是难以入眠,所以踏着月色在庭院里走动起来,走到小河边,想到了自从夜摇光回来之后,他就没有去过水色桃夭,上次也是和元奕与陌钦过门而不入,还想着等夜摇光好起来,他们又搬到水色桃夭去。

  便自己泛舟顺水而去,到了水色桃夭,远远的就看到银白色的光将整个小岛笼罩,那是昔年夜摇光赠送给他的夜明珠,自从水色桃夭建好就一直悬挂在屋子的顶部照明。

  跳上了岸,温亭湛寻着和夜摇光的记忆,一处一停留,尤其是那颗桃花树下,想到夜摇光那一袭素白,青丝懒挽站在树下的一幕,温亭湛的唇角眼底都忍不住荡开笑意。

  一脚踏入屋内,温亭湛甚至有种闻到了属于夜摇光气息的错觉。他知道这并不是错觉,只不过是这里曾经她住久了,所以留下了浅淡的桃夭之香,且这里气流不散,才能够让他如此清晰的感受到。

  沿着台阶而上,将他们彼此在这个地方的点点滴滴都回忆了一遍,温亭湛来到了他们的卧房,看着干净整洁到处都是她气息的屋子,顿时觉得整颗心都满满当当。

  脱了衣衫搭在木施之上,换了寝袍,温亭湛觉得今夜他要在这里才能够入眠。

  躺在柔软的床榻上,温亭湛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夜摇光的气息太浓的缘故,温亭湛很快就觉得眼皮子特别沉,就在他闭上眼睛,要陷入梦中的时候,一具柔软馨香的身体压下来,那柔若无骨的手臂缠绕上他:“夫君今儿生辰,还未收到妾身的生辰礼,怎滴就忍不住困意,要歇下了呢?”

  她的声音娇媚动人,馨香的气息就在他的旁边,气吐如兰,让他瞬间大脑就清醒了,倏地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头青丝披散,不施粉黛的夜摇光,从阳台吹进来的风掀起她的发丝,在夜明珠的照射下,她就像个妖精一样清魅而又蛊惑人心。

  温亭湛忍不住喉头动了动,声音也变得沙哑:“摇摇,你不是去寻了师兄么……”

  “我是去了啊……”夜摇光的指尖划过温亭湛的俊脸,指尖顺着他的轮廓下滑,轻轻的擦过他的脖子,落在了他的胸口上,轻轻的揉动着,那双桃花眼水汪汪看着分外的无辜和澄净,偏偏她故意上扬的语调以及她手上的动作都十足的。

  “可今儿是我夫君的生辰,我自然要早去早回。”夜摇光说着,还特意将她的脸贴近,在他的耳边轻轻吐了一口气,刺激的温亭湛身子一阵颤栗,她的指尖更是勾着温亭湛斜襟的寝衣边来回的滑动,“不过时间匆忙,为妻来不及给夫君备下生辰礼可如何是好,嗯?”

  咽了咽口水,本应该化身为狼的温亭湛,看着这样魅惑,且明显勾引他的妻子,虽然身体的反应很诚实,但心里却有些莫名的害怕:“你我夫妻,澳门赌博网站:何须……”

  “嘘……”不等温亭湛说完,夜摇光的指尖按住他的唇,“能不送呢,我送你最特别的生辰礼物可好?”

  不等温亭湛回答,夜摇光就缓缓的靠近他,温亭湛已经很久没有近女色了,尤其是现在正值秋日,夜摇光一来就这么猛的料,看着她越靠越近,她的气息扑面而来,将他聪明的大脑都包裹的一片空白,温亭湛身体一热,旋即一股热流从他的鼻子里流出来……

  差一点就亲上的夜摇光,见此一怔,紧接着就爆发了不可抑止的笑声:“哈哈哈哈……”

  伸手擦出鼻血的温亭湛,顿时一个翻身逃离夜摇光,干净给自己止住血,然后去把自己收拾干净,回来就看到穿着一身半透明轻纱,里面不着寸缕的夜摇光笑得花枝乱颤,在床榻上翻来覆去,顿时压下去的燥热又蔓延了上来。

  不过少了夜摇光的诱惑,冷静理智的温亭湛可就不会再出糗,直接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