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105章:看开
  云非离的气息不稳,澳门赌博网站:她一眼就看清楚了,这会儿正需要一个补品。

  “你的母亲就是温亭湛害死,你为何要逃避,你为何不记恨?为何不报仇雪恨!”苍的唇角微启,那声音一串串,一重音叠着一重音,像个复读机。

  偏偏这声音又带着魔性,随风灌入云非离的耳里,让他的神魂都仿佛套上了一层枷锁。

  他双手捂住耳朵,不断的甩着头,想要挣脱这一层束缚,强制令自己镇定,四处寻找,却发现没有任何人影,难道是自己心里生了心魔?

  云非离产生了这种可怕的猜测,就如同种子在心中发了芽,那声音再度传来,他努力的四周扫视了一圈,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痕迹,越发坚定是自己生了心魔,当即盘膝而坐入定。

  他不能入魔,他亲眼看到入了魔的父亲到底何等可怕,如果她再入魔,只怕缥邈仙宗会沦为各大宗门的笑话,父子两先后成为魔物,对于缥邈仙宗的名声影响极大。

  他才刚刚一入定,得逞的苍便一个纵身飞掠出来,一掌就朝着云非离的后背击去,然而在她的掌风伤到云非离的前一瞬。追上来的戈无音飞身而来,与她两掌相击,一把拽着云非离飞离了原地。

  “苍,你没死却不惜命,你这是找死!”戈无音话音一落,就掌心运气,飞身朝着苍飞劈而去,她若是没有看错,方才苍是想要杀了云非离。

  她和云非离不像夜摇光和温亭湛,是两小无猜,是青梅竹马,但他们两人也是日久生情,心心相印,嫁给云非离的这近十年的光阴她过得很快乐很幸福,云非离早已经是她不可缺少的一半,这是第一次有人当着她的面要杀害她的丈夫,她一想到她若是晚来一步的后果,就惊惧不已,又想到若非苍作妖,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怒火中烧的戈无音,几乎是招招全力,其实她和苍修为差不多,只不过苍身体里有魔种,才会跋扈不少,可苍体内的魔种,早已经在浮山的时候就重创,否则用得着偷袭云非离,早就在戈无音追上来之前就拿下了心神大乱的云非离。

  “你以为,你杀得了我?”苍不屑的冷哼,她的眼底,血色的光芒蔓延而上,整张脸都因为这双眼睛而狰狞可怖。

  她浑身都包裹着一层厚厚的魔之气,戈无音的攻击打在这一股气力之上,完全无法穿透,于是苍就这样有恃无恐的任由戈无音攻击她,一步一步的逼近戈无音。

  就在戈无音亮出兵器,全力一剑刺过去,仅仅只是将那一层魔之气刺得凹下去一些之际,苍抬掌隔空对准了戈无音,掌心一股气力飞旋,产生了强大的吸力,如巨大的磁铁吸着戈无音手中的剑。

  饶是戈无音极力控制,那剑依然被一寸寸的吸过去,她想罢手扔掉剑,整个身子仿佛和剑黏在了一起,无论如何费力也摆脱不了。

  眸光一厉,苍五指一抓,就抓住了戈无音的长剑,握着剑刃的手用力一拽,抬手就将戈无音的脖子给掐住,冷冷的俯视着她:“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么?既然你们要做一对亡命鸳鸯,我就成全你。”

  话音刚落,苍手上用力,正要一举拧断戈无音的脖子之际,云非离突然飞掠而来,一掌狠狠的击在了苍的肩膀上,一把夺过戈无音之际,又是旋身和苍对击了一掌。

  抱着苍落地之时,张口就喷出一口血。

  他原本就心神不稳,中了苍的全套被苍的魔之力侵入了神识封锁,若非感应到戈无音有难,他根本不会选择贸然自损强行挣脱束缚,这一下就伤及了心脉。

  戈无音见此,水袖朝着上空一抛,一个东西飞射出去,在墨色的高空发出一声脆鸣,而后是明亮的火光悬浮在她的头顶。

  苍见此,目光一冷,转身就想逃跑,却才刚刚一动,就被一个人一掌打飞砸在地上,目光阴狠的捂着伤口抬起头,对上的却是苍廉矗,她目光闪了闪。

  “孽女!”苍廉矗颤抖着指尖指着苍厉声指责。

  苍撇开脸,却是一脸的倔强。

  苍廉矗真的有那么一刻有些冲动,一掌将苍劈死,但到底是下不了手,他一把抓住苍,对着云非离和戈无音惭愧道:“云宗主,云夫人,虎毒不食子,这孽女纵使罪大恶极,老夫也想明日带到正殿,让众人给她定罪,还有温夫人与缘生观,老夫得给个交代。”

  对于苍廉矗的人品,云非离和戈无音还是信得过,而且苍到底该如何处置,最有话语权的的确是夜摇光和缘生观,他们夫妻只是受了些伤,而且当着人家父亲的面真的要将人家女儿置之死地,苍琅宗和缥邈仙宗就算不结仇,只怕也要形同陌路。

  “苍姑娘体内魔物甚是能蛊惑人心,苍宗主当心。”云非离只是叮嘱了一句。

  苍廉矗当着云非离的面,手中六根有中指长和粗的针,打入了苍的体内,苍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云宗主放心,老夫不会再姑息养奸。”

  “定魂针……”苍廉矗带着苍都走了,云非离还是震撼不已。

  “非离,苍作恶多端,可苍宗主还是做不到亲手杀了他,这是父女纲伦,但苍宗主敢于承担面对苍的罪过,令人钦佩。”戈无音忽而对云非离说道。

  妻子的心思云非离动,事实上经历了刚才的变故,他也想明白了,对上戈无音饱含期待的目光:“无音,善恶到头终有报。人不能作恶,否则迟早要承担罪过。正如你所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既然这场恩怨是由母亲而起,那就由母亲结束。陌钦说的也对,纵使不孝我也得承认,这是解脱。至于温夫人那边,就让他们以为我们不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