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92章:湛哥入腹的原因
  一钻入九婴的嘴里,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就觉得她坠入了火海,那股热浪让她有一瞬间错觉自己肉身已经完全被烧毁,只剩下一缕魂魄,好在她掉下来时就看到了九婴大张的嘴里有火光,因此她早有准备,在热潮承受不住的前一瞬,冰精灵珠就寒气萦绕将她给包裹,才没有让她被焚得飞灰湮灭。

  然后坠落的过程却是相当的漫长,只因为九婴的这个脑袋应该在极大的扭动,一个个火球从底部飞上来,每一次都伴随着一圈火浪,这火浪越来越热,热得让夜摇光觉得就算她运气将冰精灵珠运转到了极致,也堪堪和九婴持平,关键是她现在没有坠落到最下方。

  九婴疯狂的扭动,应该是吃了之前温亭湛的亏,不想再来一个,因此抗拒的很是激烈。它扭转如蛇七弯八拐,不但阻挠了夜摇光下落的速度,反而一个不慎撞上它转弯的内壁,夜摇光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撞得移了位,当即一口鲜血喷出来。

  顾及不得伤口,夜摇光用紫灵珠照明,三枚金色的祥符通宝夹在她的指尖,再看到转弯之处,她便一个旋身,手臂运足气挥过去,手中的铜钱锋利如刀刃,在上面狠狠一划,三道鲜血淋漓的口子随着她划过而深深的拉开。

  “吼”九婴受痛之下,整个脖子都拉直,夜摇光借着这个机会,瞬间飞落下去。

  就要落到九婴脖子的底部时,又是一大股寒气弥漫而上,那寒气最初在紫灵珠的照射下还是气烟缭绕,刹那间寒流刺骨,雾气瞬间变成了尖锐的冰剑从根本蔓延而来。

  这要是撞上去,肉身就别想要了,夜摇光迅速的一个拧身,身体里的冰精灵珠高速旋转,大量的将寒气吸纳,她横着身子在冰雕上一踏,飘然落在了一个可以歇脚之处,看到内壁鲜红的肉在鼓动,下方被寒冰封住,上方又是火圈在晃动,她现在竟然被困死在这里。

  先取出一粒丹药服下,夜摇光才凝眉看着这个密闭到处都是血肉的地方。封住上方是不想她逃走,堵住下方是不想她进入它的腹地吧,捏了捏手里的冰精灵珠,夜摇光突然有些犹豫,现在这个情况,她很明显是要用冰精灵珠吸纳九婴的寒气,打通这一堵冰墙,可她若是专心于此,会不会受到九婴其他的攻击?

  “砰!”就在夜摇光犹豫不决之际,她的身子一震,九婴的内壁一阵颤抖,应该是受到了攻击,没有听到九婴的怒吼声,想来不是外部攻击,所以这是来自于温亭湛!

  想到这两颗脑袋原本就连在一起,夜摇光迅速的扑上去,手贴在九婴没有温度犹如蛇一般的内壁:“阿湛!”

  “摇摇……”温亭湛的声音传来,令夜摇光惊喜不已。

  “阿湛,这不是幻觉,我也在九婴的体内,你放心我没事。”听出温亭湛语气之中的迟疑,夜摇光立刻解释。

  “你怎么也进来了?”温亭湛担忧的询问。

  “九婴的力量太过于雄厚,我们纵使人多势众,也疲于应付,你入了这里就牵制住了它一个脑袋,我在外面根本无法牵制它,因此就飞了进来,我身上有冰精灵珠。”夜摇光握着玉珏,这对玉扣是当年虚谷送给他们夫妻的礼物,改用神识传递消息给温亭湛,毕竟在九婴的体内,若是直接说,少不得瞒不过它的耳目。

  感觉挂在脖子上的玉珏微微的发热,自从阳珠没有了之后,温亭湛就将这个玉珏挂在脖子上,取代了阳珠的位置,将之拿在手里,温亭湛真的可以和夜摇光神识相通,其实上次在古楼兰城对付那一条蒙古血虫,温亭湛就发现了这个秘密,若非这对玉扣,他们只怕都得死在古楼兰城之中。

  “阿湛,你可还好?”温亭湛没有回答之际,夜摇光又追问了一遍。

  “我无碍,你无需担忧我。我正在用天光剑攻破它形成的冰墙,它的死穴定然在它的身体里,故而才将之堵住。”温亭湛的想法和夜摇光不谋而合。

  “它没有反抗么?”就这么乖乖的让温亭湛一剑一剑的劈开冰墙?

  “反抗?”温亭湛抬眼看着四周流转的热流,连它的火焰都烧不死他,这点热流于他而言不痛不痒,“它奈何不了我。”

  当年他在阴阳谷,若非夜摇光为他寻觅到阳珠。后又有陌钦送来的血凤眼,他白日里将至阳之气全部用阳珠吸纳,在夜里便一点点的释放,利用这些至阳之气来中和至阴之气。才能够在那样宛如地狱的地方活下来,不过正因为这一遭经历,让他完全不惧九婴的冰火。

  “阿湛……”夜摇光的心头有一丝酸痛。

  其实人生来是最脆弱的,所有的强大和无坚不摧,背后都是血与痛的交融。

  “摇摇,你意欲如何?”温亭湛立刻转移话题。

  他是不惧这流火阳气,可夜摇光却不同。

  整理了情绪,夜摇光环视一周,最后目光在照明的紫灵珠顿了顿:“我有法子,阿湛我们一起,尽早相见……”说到这里,夜摇光顿了顿,不厚道的笑出了声,“阿湛,你现在是不是一丝不挂?”

  温亭湛的衣服早就被九婴的火光给烧光,他是趁着火光没有褪去,别人都只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但轮廓就告诉夜摇光,他不着寸缕。

  “咳。”温亭湛低咳了一声没有说话。

  其实夜摇光不知道,温亭湛之所以会毫不犹豫的奔入九婴的身体里,他浑身上下衣物被烧光才是重点,他可不想自己的身体被除了夜摇光以外的第二个人看光。

  夜摇光忍住笑,站起身:“我现在就努力,我们早些相见,你才能够有衣服。”

  她的芥子里有温亭湛的衣裳。

  哪里听不出夜摇光语气里的幸灾乐祸,温亭湛这辈子就没有这么狼狈过,这份怒气完全化作了力量,比之之前任何一剑都要刚猛的力道,一剑就将冰墙劈得龟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