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90章:逆天的湛哥
  这几掌瞬间令九婴身躯一僵,夜摇光稳住身体,抓住这一个机会,身子一拧,翻飞飘旋。几个缠绕,神丝长绫就将九婴的脑袋给困得死死的,这才一个翻越飘然落到温亭湛的身边。

  “唔唔唔……”夜摇光的神丝长绫将九婴的嘴紧紧的捆住。

  忽然间九婴背部红色的鳞片舒展开,一簇簇火焰蔓延而上,企图将夜摇光的神丝长绫给烧毁,奈何夜摇光的神丝长绫水火不侵,越是如此它越发的愤怒,张开的鳞片随着它不断摇摆的身躯,一簇簇火苗飞溅开来,这个火苗和它喷出来的火不同,竟然具有极强的腐蚀性,一点火苗落在地上,地面就是一大个窟窿。

  “剔了它的鳞片!”夜摇光和温亭湛对视一眼。

  苏传等人也明白夜摇光的意思,他们默契的分批,一批又一批的轮流围攻,不靠近也不伤害,原本就被束缚住的九婴动作也变得笨重起来,要躲避一的攻击变得艰难,鳞片舒张的越发频繁。

  温亭湛握着手中的长剑伺机而动,这里能够剔掉九婴的鳞片只有宗鸣和温亭湛的剑,就夜摇光的天麟原本也是可以,但自从夜摇光到了合体期之后,天麟就陷入了沉眠,根本召唤不出来。而宗鸣现在已经伤及肺腑,根本不可能再动,只能是温亭湛。夜摇光方才近身和九婴接触过,五行之气伤不了它的鳞片。

  几波几波的车轮战,九婴那舒展自如的鳞片似乎也疲于应付,在它又伸展开一次之际,温亭湛身形一闪,凌空而起之后,夜摇光一掌挥出,温亭湛的脚底与夜摇光掌心相接,借力之下,快速闪电的掠到九婴的上空,对着他舒展开的鳞片,一剑横扫出去。

  凌厉的剑锋,飞洒的鲜血,抛到半空之中的鳞片,在空中泛着刺目的光。

  “吼”就在温亭湛一剑将舒展开的鳞片削掉之际,一声怒吼响起。

  明明这个头的嘴已经被夜摇光封死,那么这一声怒吼……

  就在夜摇光心下一沉之际,又一个一模一样硕大的头颅从另外一边抬了起来。

  “阿湛!”夜摇光一声凄厉的大喊,那头颅已经在温亭湛的近前。

  温亭湛只觉得身子一重,澳门赌博网站:对上那双诡异可怕的眼瞳,他的身子完全不听使唤的被定格,血盆大口,可以焚烧一切的火焰奔涌而来。

  夜摇光看着那一重火焰如倾盆大雨兜头冲着温亭湛淋下来,看着他被火焰吞噬得不见了身影,顿时两眼一黑,心都停止了跳动,眼眶一片赤红:“阿湛!”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由心里为此而感到痛惜。

  “摇光,你快看。”就在夜摇光大脑一片空白之际,陌钦已经飞奔到她的面前,望着前方大火过后,衣襟被焚烧殆尽,身躯丝毫不损背对着他们的温亭湛,凌空而立,在九婴张开大嘴之际,握着长剑,直接飞掠入了九婴的体内。

  “阿湛他!”

  “允禾他在阴阳谷三年,至阴至阳淬炼了筋骨,这世间哪里还有比得上阴阳谷至阴至阳,九婴的水火之气根本上不了他,他在外面顶多能够伤的了九婴,他是想要奋力一搏。”陌钦目光之中溢满了赞叹。

  没有想到在这样为难可怕的危急时刻,点燃希望的竟然是温亭湛这个在他们这群人之中最弱之人。更没有想到,温亭湛竟然这样的果断,在知道九婴的水火不能伤及他之后,当机立断的将自己送入了九婴的腹中。

  瞬间冷静下来,夜摇光正要一动,却听到砰砰砰几声巨响,山峦不断的倾塌,化作了粉末,一个个巨大的头颅从四面八方抬起来,与此同时一股碰撞的气力破碎,刚猛强劲的余道让苏传等人纷纷避开,两道声音飞掠而出,正是祯清和祯源两位真君。

  “哼,蜀山派越发没落,竟然妄想凭这些乌合之众,与本神为敌?”雌雄莫辩的声音冷沉沉的传来。

  夜摇光看着九颗巨大脑袋悬浮在半空之中,仿佛将天都遮挡了半边,其中一颗被她的神丝长绫死死束缚,另外一颗相邻的脑袋却很明显有些虚弱的靠在另一旁的一个上,见此夜摇光心下大定,想来它那颗脑袋不舒服,是因为温亭湛在里面,而它会被逼出来,一定是温亭湛给了它极大的威胁。

  威胁得它不惜将祯源和祯清给放出来。

  “发生了何事,为何它会突然心神大乱。”落下来的祯清和祯源走到苏传等人面前,防备的与九婴对峙,祯源侧首问苏传。

  “是温大人,冲入了它的体内。”苏传并不知道温亭湛曾经在夜摇光淬骨三年,当年温亭湛为夜摇光的生命之花去了夜摇光,星宿宗的确有人知晓,但苏传那时候在闭关,修炼之人又没有什么八卦之心,过了的事情除非牵扯到本门否则基本不会提及,心里这会儿还在纳闷。

  “温大人……”祯清和祯源也是想不明白缘由。

  “九婴,善恶有道,我蜀山派虽然再无御风上仙那等强者,可你依然被封印,纵使你挣脱了九头,我们再站下去,也必然是两败俱伤,你跑不出来。”祯清沉声将事实陈述。

  若是温亭湛侵入它的身体前,祯清说这话,它定然是不屑一顾,可现如今温亭湛在它的身体里,偏偏这个人很是邪门,明明一点修为都没有,可它体内的水火都奈何不了他,且他手中那柄利剑还非凡品,这会儿它死死的用气流将之封锁,可它已经感受到他的冲击,它锁不了他太久。

  “两败俱伤,本神死也要让你们蜀山派陪葬,要本神束手就擒,痴心妄想!”九婴的十八只眼睛格外的阴冷,“本神被你们蜀山派禁锢了千年岁月,你们还想把本神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本神宁死不屈!”

  言罢,九婴九个脑袋七个同时飞甩出来,那虎虎生风的气流飞沙走石,水火交替凝成了麻绳一般的气力朝着他们入交织的网从天盖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