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85章:天光之剑
  咚咚咚!

  夜摇光手上的盒子直接弹跳起来,灵魄撞击盒子的声音十分清脆。带着盒子跳出了夜摇光的双手,封印在盒子上的符篆也有撕裂的趋势。

  “好强的灵魄。”夜摇光足尖一点,飞身上去,手上连出数道符篆,一层一层的叠加,直到叠加了十八道盒子才平静下来,从高空落到了夜摇光的手中。

  “温夫人,这灵魄你最好此刻就将之融合到兵刃之中。”苏传凝重的看了盒子里的灵魄一眼,“适才这灵魄飞出,我恰好看了一眼,这应当是极阴之灵的灵魄,这等灵魄一旦从封印出来,就极其容易被阳气腐蚀,它剧烈挣扎是因此之故,夫人若是不及早将之炼化,只怕离开此地之后,它就已然完全被腐蚀。”

  “可,可我不会炼器……”夜摇光望着手上的盒子,千辛万苦拿到手的一个灵魄竟然是这样的东西,还得现取现用,否则就会消失不见。

  会炼器的,夜摇光只认识苍廉矗,而且笛中剑原本就是苍廉矗重新锻炼,夜摇光本来打算一事不烦二主,等到回去之后就去寻苍廉矗。

  可偏偏苍廉矗因为苍的关系没有来,这下夜摇光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温夫人的兵刃是否是已经锻造的兵刃?”苏传忽而问道。

  “是。”夜摇光点头。

  “既然是炼制好的兵刃,融入灵魄便不需要从新淬炼,不是炼器师,没有异火也无妨。”苏传解释道,“温夫人可用五行之气将之炼化逼入兵刃之中,再滴血认主。”

  “用五行之气……”夜摇光想到方才金子说这灵魄与它旗鼓相当,她现在的修为的确要比金子高一点,可她的把握并不大。

  “温夫人不妨等上片刻。”苏传又道。

  夜摇光颔首:“多谢苏长老。”

  虽然有些可惜,但夜摇光还是决定先消耗一点灵魄的灵力,这样她炼化起来应该会事半功倍。

  “走,阿湛,我们再去寻点好东西。”夜摇光转身拉着温亭湛又去寻宝,她和温亭湛还有加起来三份,乾阳也参与了打开大门,一共她还能够拿五样东西。

  这一次,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倒是不急着下手,而是和温亭湛把整个藏珍阁大概看了一遍,最后凭自己的实力给金子拿了一个千年何首乌,又拿了一本温亭湛很感兴趣的医术,取了一块香精。

  这个香精可不是一味调料,而是类似于香凝脂的香灵物,还可以拿两样东西的时候,夜摇光取了一个星盘,将之拿到苏传面前:“适才见苏长老一直难以抉择,想来很是看好这方星盘,便以此感谢苏长老相助点拨之情。”

  “温夫人不必如此,老夫也是看上了灵魄,只不过没有本事拿下,温夫人莫要记挂于心。”苏传推辞。

  “苏长老我已经取了星盘,岂有再放回去之理?我一门对此物都不甚精通,留着也是闲置,何不将之赠给有用能用之人?”夜摇光诚恳的将星盘递给苏传,“缘生观与星宿宗本就交好,我送苏长老一方星盘,苏长老也要如此见外?”

  “那便替老夫的徒儿多谢温夫人。”夜摇光的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苏传自然不好推辞。

  感谢了苏传,夜摇光的心里也舒坦了些,她还有最后一个份额,自然是替乾阳拿了一块火灵石。

  夜摇光的速度很快,六份都那完了,很多人还在挑选,还在犹豫不决,祯清真君和祯源真君都还没有回来。夜摇光感受到盒子里的灵魄似乎不再如初始一般沉重。

  “阿湛,我们去外面淬剑!”拉着温亭湛,夜摇光就迫不及待的往外面奔,旋转了一块空地,将手伸向温亭湛,“把剑给我。”

  温亭湛依言将笛中剑递给夜摇光,夜摇光让金子护着温亭湛在一旁等着,她双手运气,笛中剑和装着灵魄的盒子悬浮在她的两边。

  指尖掐诀一抬,符篆一层层的飞起来,随着符篆的飞离,灵魄又开始蠢蠢欲动,最后一道符篆掀开的一瞬间,灵魄就飞了出来,夜摇光另一手早就掐好手诀,指尖一弹就将飞出去一段距离的灵魄给套住,用力将之拉了回来。

  双手交错,手诀翻飞,五行之气萦绕而起,一圈圈将灵魄束缚套牢,灵魄是铁了心要挣扎到底,几乎耗了夜摇光大半的五行之气才将之锁住。

  夜摇光立刻从手串之中补足五行之气,然后以五行之气将之炼化。那一团跳动的光渐渐消停下来,夜摇光的五行之气飞旋,如凌冽的刀锋将之撞击,指尖一划,剑飞过来,击碎零落下来的灵魄,又被夜摇光指尖一转,全部挽住注入到剑身之上。

  星芒一样的光辉洒下来,一层层如同神女的手拂过剑刃,将剑一点点的擦亮,最后凝聚的星辉渡在了剑刃之上,形成了一圈实质的光环,随着光环的成型,天空之中渐渐凝聚出霞光。

  霞光渐渐铺开,将整个藏珍阁笼罩,瞬间就惊动了所有的人,连宝物都顾及不了,纷纷奔出来。

  就见那一柄闪烁着银色光芒的剑一寸寸的飞起来,凝聚的霞光从高空之中投射,将剑笼罩,最后一点点的吸纳到剑刃之内。

  “这是……天光之剑!”苏传震惊不已,“没有想到那竟然是天光灵魄。”

  天光灵魄,其实是天之光散落的五行之灵凝聚形成的灵魄,它是一个天然的灵魄,而非是从灵体之内提取出来。因为光会散,将之封印在盒子里便会越来越弱,并不是苏传所说的极阴灵魄,不过也误打误撞成全了夜摇光。

  她纤细的身影飞掠而起,于未散尽的霞光之中抓住了笛中剑,将之掷向温亭湛:“阿湛,滴血认主。”

  原本在夜摇光的手中还有些挣扎的剑落到温亭湛的手里,也许是熟悉的气息让它安静下来。

  温亭湛的指尖在剑尖上一划,血立刻融入剑尖,血色的一道细长红线由剑尖没入剑根。

  那一柄剑,在温亭湛的手中锋芒瞬间折射百里,令人不敢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