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78章:一剑劈开
  “天地阴阳皆可斩断?”夜摇光不可置信,澳门赌博网站:要知道天地阴阳之于修炼者,不啻于水之于凡俗之人,是根本暂不断之物,阴阳二气若是阻断失衡,必然是一场灾难。

  “看一看便知。”对于钩剑可断阴阳,一直只是一个传说,没有人知道,今日能够见一见钩剑的威力,许多人也是期待不已。

  宗鸣也不是个故弄玄虚之人,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很果断的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剑芒冲天而起,将四周都照的刺目不敢直视,甚至有些其他宗门的人握着剑,随着钩剑的一寸寸擎天,他们手中的剑也开始颤抖。

  刷的一声,夜摇光就看到宗鸣握着剑柄纵身一跃而起,而后就是刺目的剑光,宛如从天边划来,太快,太快,快得夜摇光的修为都没有看到宗鸣是如何出手,仿佛他飞跃而起的那一瞬间,就已经下了无数剑招。

  呲呲呲的声音,似指甲划过石壁一般刺耳,噼里啪啦的火花似电焊一般激烈的往外迸溅,宗鸣的剑气就那样在坚硬的玄钨铁大门之上划下两道交错的长痕,而随着火光的迸溅,那细痕还在一寸寸的扩宽。

  看着一点点加深,一点点扩宽的痕迹,所有人的心都提起来,紧紧的盯着,纷纷握紧拳头,就希望这一举能够破开这道大门。

  然而,他们注定是要失望,当剑痕扩到两指宽,三寸深的时候就定格了,剑气已经没有了。

  “宗长老,快,再补上两剑,这门必然能够打开。”就有人激动的催促。

  宗鸣握着钩剑走到大门前,亲自看了一眼,就对祯清真君和祯源真君抱剑行了个礼,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是意味着宗鸣已经放弃,很多人不解,温亭湛低声对夜摇光道:“宗长老已经用了八成力,这门一般都没有渗透,习武之人一旦全力一击,极有可能筋脉枯竭而亡。”

  很明显,宗鸣知道自己就算是拼尽全力再来两剑,也是不可能打开,因此他选择保存实力。

  之后不少人也陆陆续续上前,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有打开藏珍阁的大门,就连撼动都不曾。就连罗叠也是根据自己丰富的经验试图寻找到锁孔与大门之间的联系,最后也是一场徒劳,眼看着太阳西斜,没有人有法子打开这道门。

  就在所有人激烈的议论声渐渐停歇,祯清站出来开口:“多谢诸位倾力为我蜀山派开启藏珍阁是门,今日虽然无功而返,可对诸位是盛情,蜀山派感激不尽,也许这大门打开的时机未到,那便只等天意安排。”

  “看来只能等九婴冲破封印,才能够打开藏珍阁的门。”夜摇光轻叹一口气,那时候就被动了。

  这九婴都不知道有多暴戾,本就不是良善之物,加上武帝已经驾崩千年,它又被镇压千年,也不知道它一旦冲破而出,将会多么的愤世厌世,做出多少疯狂的伤天害理的事情。

  捏了捏夜摇光的手,温亭湛步履从容的走出去,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了解温亭湛的人则是好奇,和温亭湛深处过的几大宗门蓦地变得期待起来。

  “祯清真君,我倒是有一发子,不知是否可行。”温亭湛彬彬有礼的开口。

  “温大人,但说无妨。”祯清也有些好奇。

  “其实晚辈一介凡人,许多事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若是有疏漏说错之处还望诸位一笑置之即可。”温亭湛谦虚的先来几句开场白,然后才对祯清道,“方才诸位破门,晚辈历历在目,倒是觉着这门也许集众人之长方可破。”

  “集众人之长?”

  “如何集众人之长?”

  “温大人不妨说的明白些。”

  “……”

  众人开始追问,迫切之心溢于言表。

  “晚辈方才看到苍宗主与几位长老火攻,而后几位长老又以水冷,接着宗长老长剑横扫,这门已经不再固若金汤。”温亭湛含笑而答,“若是再来一次,先用火致极热,再以寒冰致极冷,想必知晓炼器之人都明白,锻造兵器皆是要极热极冷之后最好锤打,这玄钨铁亦是一种锻造之物,想来再冷热之后也是最脆弱之际,这时候宗鸣长老再一剑划来,这门当破。”

  温亭湛的话落,让在场之人都陷入了沉思,似乎都在思考温亭湛的办法可行之度。最终,不愿放弃的人觉得有必要再试一次,他们立刻按照修为所长分开,将身体里有异火与水种之人分了两批。

  这一次出手的覆盖了所有宗门,就连陌钦也是第一批和众人合力,那交织的火之灵,一下子把整个浮山都映照得通红,脚下的土地都炽热的仿佛会冒烟。

  当整个大门红的发光之际,第二批宗门之人瞬间用水之灵扑上去,玄钨铁发出了呲呲呲的声音。

  就在宗鸣打算出手的时候,温亭湛却沉声道:“还差一点冷。”

  前面的炽热之力很猛,这会儿冷凝打不到,玄钨铁还没有完全软化。眼看着玄钨铁似乎已经在适应,又再一次出现之前凝聚的趋势,夜摇光一跃而上,她的手中冰精灵珠飞出,随着她指尖五行之气一股股冷气飞旋而出,直击玄钨铁大门,大门瞬间微微的变形。

  “宗长老!”温亭湛瞬间呼喊宗鸣。

  宗鸣一跃而起,那长剑再一次划破长空,劈在了大门之上,这一次大门裂开了洞穿的口子,看得所有出力之人都是欣喜不已。

  然而,那口子却再裂出了掌心大小就开始凝滞,众人脸上的喜悦也随之一僵,他们都已经拼尽全力,如果打不开门,他们真的是力竭了。

  “小阳,摇摇,助我!”见此,温亭湛也是笛中剑拔出来,纵身而起。

  乾阳和夜摇光几乎瞬间明白他的意图,趁着宗鸣的剑痕还没有完全停滞,乾阳立刻将浑身火之灵补上去,几乎是下一瞬,夜摇光手腕一转,早已经凝聚的冰之气接上。

  而温亭湛颀长飘然的身影在半空之中一旋,奋力一剑划出。

  剑芒接上宗鸣,似一股气续上,那口子裂开的速度加剧,直直的裂到了底部。

  在温亭湛飘然旋身落下之际,砰然一声巨响,被劈成三块是玄钨铁大门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