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74章
  云夫人之死,温亭湛对夜摇光说过,是被妖附身的云恒所杀。

  可苍如此言之凿凿,夜摇光并不是怀疑温亭湛,而是觉得这其中也许有着一些她不知道的内情。当年云夫人提出要温亭湛囚困阴阳谷五年,迫使他们夫妻分离三年,也算是间接的导致了宣麟的命陨。

  从温亭湛对付永安王的手段来看,以夜摇光对温亭湛的了解,他若当真对云夫人出手也是极有可能。

  “无音的为人我了解,若她当真是害死云非离生母之人,她断然不会如此坦然与云非离相处。”对于自己好友的品行,夜摇光还是信得过。

  如果戈无音真的帮助温亭湛害死了云非离的生母,她不可能做得到如此问心无愧的和云非离走到一起,更不会与他生儿育女,哪怕她当真倾心了云非离也不会。

  哪怕是云夫人十恶不赦,可她终究是云非离的母亲,站在云非离的立场,任何原因都不足以让他去原谅一个杀母仇人,戈无音不会不知道,若有一天真相袒露,她和云非离会陷入怎样的痛苦。

  “哼,她不过是不知……”眼底划过讥讽的笑意,“不,应当说她或许是故作不知,自欺欺人不愿去深想罢了。”

  “凡事皆要讲究证据,你有何证据”夜摇光质疑。

  “我没有证据。”苍却说的有恃无恐,“不过是我苍家安排在缥缈仙宗的人知晓些当年之事,而我再加以推断罢了。”说着,苍走到夜摇光的身边,“不过我相信我的推论不假,你大可以回去问一问你的好夫君,是与不是自然见分晓。”

  “这等事,也可以无凭无据随意造谣么?”夜摇光目光一冷。

  “何必急着动怒。”苍笑的越发明媚,不过在幽冷的月华之下,她的笑容诡异而又狰狞,“你不妨先去你夫君那里证实。我纵然没有证据,可我若是匿名一封信传到云非离手中,以他今时今日与你们的交情,当年之事又做的干净利落,无从下手追查,想来他会直接去开门见山问你夫君。而以你夫君的品行,若事实当真如此,他绝不会否认,就不知道届时云非离与戈无音该如何自处戈无音在丈夫孩子与挚友之间又该做出何种抉择”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件事若是暴露,苍琅宗与缥缈仙宗将会老死不相往来,你身为苍琅宗宗主之女,竟然完全不顾宗门利益么?”夜摇光冷冷地看着苍。

  她觉得苍现如今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苍琅宗竟然安排了人在缥缈仙宗,这种事情各大宗门之间不少见,但其实也仅仅只是为了了解大动向,倒不是对缥缈仙宗有什么觊觎与妨害之心,只是希望不要一个大宗门发生什么大变故,自己却浑然不知罢了。

  可这即便是宗门之间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如果掀出来到底不好看,私交好的自然私下处理,但涉及到云非离母亲死因,苍有自己去暴露出来,这岂不是完全不把缥缈仙宗放在眼里缥缈仙宗再忍让,那就是自己践踏宗门的颜面。

  撕破脸,对于苍琅宗得不偿失,苍已经被魔种迷惑到了这种地步,疯狂得令人震惊。

  “哈哈哈哈,我的目的”苍冷冷的笑出声,“我的目的,自然是要你不好过!”

  “既然你没有直接将此事捅到云宗主的面前,想来是有可谈的条件,你直说吧!”夜摇光不想和苍纠缠下去,澳门赌博网站:若是能够做出一个了断,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蜀山派之事后,你我一生死战!”苍也干脆果决。

  “好。”夜摇光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不再多看苍一眼,转身就离开。

  她回到屋子里就看到温亭湛已经将两孩子哄入睡,自己坐在床榻边看书,烛光氤氲在他的脸上,显得他格外温润清雅。

  “她因何寻你出去”温亭湛其实一直担心,虽然现在夜摇光的实力在苍之上,可苍实在是有些邪门。

  一直心神不宁的温亭湛看到夜摇光,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阿湛,她问我可知云夫人如何而死。”夜摇光抬眼看着温亭湛,她不想隐瞒他,并且心里就算有了答案,她依然需要在温亭湛这里确定。

  漆黑的眼眸闪了闪,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沉默无声的拉着夜摇光走出了内室,让夜摇光在原木桌前坐下,他才开口:“云非离之母死于我的算计……”

  事到如今,温亭湛自然也不想隐瞒,若非戈无音嫁给了云非离,并且和云非离情投意合,温亭湛担心夜摇光知道后心中多了负担,不知如何面对戈无音,他当初坦白阴阳谷的时候,就会全部告诉夜摇光。

  “原来当年在蓬莱岛,含幽竟然也是她引来……”也难怪温亭湛这样的憎恨云夫人,云夫人害得他们夫妻差一点就阴阳两隔。

  夜摇光没有觉得温亭湛做错了,但温亭湛的确杀了云非离的母亲,也的确利用了戈无音。这事儿正如苍所言,云非离若是知晓,他定然会来质问温亭湛,温亭湛不是敢做不敢当之人,且温亭湛从认为自己错了,他定然会理直气壮的承认。

  “杀母之仇……”夜摇光低声呢喃,云非离的母亲再不是,于云非离而言都是亲生母亲。

  就好比云非离的母亲残害他们夫妻,他们夫妻要报仇是理所当然,云非离生为人子若是要为母亲报仇,也是无可厚非,而她和戈无音只怕再也不能保存那一份纯真美好的情意,甚至会影响到云非离和戈无音直接的夫妻感情……

  “他若要报仇,我奉陪到底。”温亭湛对夜摇光道,“摇摇放心,我定不会让戈姑娘为难。”

  “我已经答应与苍生死一战,这事她不会说出去,不过我们得寻个时候把这件事一劳永逸的解决。”总不能日后再被其他人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