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73章
  宣开阳没有想到温亭湛竟然对他如此和颜悦色,毕竟他方才是否定了母亲的为人处世,按照父亲对母亲的宝贝程度,他鼓足了勇气,已经等着被父亲训斥。

  捕捉到儿子不可置信,小心翼翼的目光,温亭湛莞尔一笑:“你母亲说过,这世间千种人便有千面风华,每个人的所思所想都不尽相同。在为父的眼中,你母亲所有的一切都是对,都是美好。这并意味着父亲要如果强迫你,你对你母亲的孝敬之心,为父都知道。”

  在宣开阳的心里,父亲就是个母亲说太阳是方的,也会跟着说的确有角之人。母亲的一切都不容反驳与质疑更别说否决。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父亲这样的一面。

  “为父不强迫你,但不意味着为父认为你是对,人的本性本无对与错,活着就要选择一种令自己快乐的方式,你母亲这样便是她愿意并且快乐的方式,作为丈夫,让妻子活得欢乐是为父的责任,作为儿子,让母亲快乐也是你的责任。”温亭湛漆黑幽深的眼眸散开点点笑意。

  “父亲……”绕了一圈,他能言善辩的父亲,还是拐着玩儿训了他一顿,立刻恭恭敬敬的表态,“孩儿知晓了,孩儿一定如父亲般,将母亲的笑颜当做人生首要大事。”

  “你知道便好。”温亭湛站起身,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现在年少气盛,你不知道你母亲的心性到底有多弥足珍贵,为父理解,等到你再经历更多世事,便会体会。”

  少年时,他何曾能够理解夜摇光若非想要将她留下,他又怎会一步步的接近她的内心,去包容去理解,当真正懂得了她之后,才知道这样的她是多么的可贵,就是因为太稀有,宛如稀世奇珍,令他欲罢不能,只能把她捧在掌心,舍不得她有一丝一毫蒙尘。

  所以孩子和父母意见相左很正常,哪怕对父母的行事作风不认同,只要两者都没有错,都可以接纳共存,不过是彼此之间的阅历不同,接受的教育,所处的位置不同,看到的深度不一样罢了。

  “和儿子说我什么坏话呢?”夜摇光在屋子里陪着两个孩子,偶尔听到母亲一次,于是温亭湛一进屋就眯着眼审问。

  “你儿子说你不适合活在仕途。”温亭湛想了想,还真有点想看妻子的反应。

  “这是实话,就我这样的人若是活在仕途之中,只怕早就已经死了多少回。”夜摇光可不敢和他们这些人精共存,她天生就不是那块料。

  “你不怪他大逆不道”温亭湛坐到两个孩子的身边,接着问。

  “这就大逆不道了”夜摇光白了温亭湛一眼,澳门赌博网站:“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是理所当然之事,他也没有说错什么,我虽然不觉着自己性格有何过错,可我却知道我这样的性子,若是行走于世俗,不免有些优柔寡断且过于仁善,因而老天爷这不是让我成了一个非世俗之人。”

  “非世俗之人?”温亭湛剑眉一挑。

  一看就知道,这小心眼的男人又心里不舒服了,夜摇光感觉撸毛,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不过我还是被你套牢,哪怕我非世俗之人,也是嫁鸡随鸡,愿意陪你在三丈红尘之中翻滚。”

  抓住妻子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委屈你了。”

  双手圈住温亭湛的脖子,将他往近前一拉,狠狠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瞬,与我而言哪怕是身处十八层地狱,依然宛如天堂仙境。更何况不过是区区一个世俗。”

  “阿湛,你一定不知道,在没有遇见你之前,我是为着我的修炼之道而活,活得像个傀儡,每日都不曾有起伏。遇见你之后,我才知道活着的意义,才体验到了何为甜蜜幸福,才生出了人性的贪婪……贪婪着与你相守时的一点一滴,哪怕是一口气息,也让我迷恋不已,因为有你的味道。”

  夜摇光突如其来的这番话,让温亭湛的心无比的震撼,他正要情不自禁的一把将夜摇光紧紧抱入怀里,却还没有付诸行动,一模小小的身影,一下子撞过来,扑入了夜摇光的怀里,将毫无准备的夜摇光扑倒不算,还当着他的面,狠狠的在他妻子的脸上亲了一口。

  “娘,娘……”

  看着肥胖的小身子使劲儿往妻子怀里钻的儿子,温亭湛的脸都黑了。

  果然,儿子什么的,就是这世间最讨厌的生灵!

  还不等温亭湛咬牙切齿完,看着母亲亲了父亲,哥哥又冲过去亲了母亲的温桃蓁也跌跌撞撞的扑过去,肥胖的小屁股撞开温亭湛,硬生生的挤出自己的位置,在另外一边和哥哥一左一右抱着母亲,又在母亲的另一边狠狠的轻吻一口。

  “咯咯咯……”亲完之后,温桃蓁还对着温亭湛笑得欢快不已,大有示威之意。

  气的温亭湛真是郁结不已。

  “哈哈哈哈……”难得看到温亭湛这么憋屈,夜摇光笑得乐不可支。

  能够让妻子如此高兴,温亭湛也绷不住,算了算了,只要她能够开怀,他郁闷一点就郁闷一点好了。

  可是夜摇光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到了晚间苍便来寻她:“温夫人,我有一事单独告知你。”

  夜摇光觉得苍如今很邪门,但是她却知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还是和苍单独出去。

  在蜀山派寻了僻静之处四处野草茂盛,孤月高悬,洒下来映照着四周格外幽冷。

  “你到底想说什么”夜摇光望着半隐在黑暗之中的苍。

  苍侧首,明艳的唇角轻勾,宛如地狱的勾魂使者:“温夫人,你知道云夫人之死么?”

  “云夫人?”夜摇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是,云夫人。”苍的笑容越发的阴沉,“云宗主之母,昔日缥缈仙宗云夫人,死于你的丈夫之手,而戈无音是帮凶,不知这事若是云宗主知晓之后,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