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68章 真君对决
  话,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也是点到即止,大家都是聪明之人都听得懂,有些事儿捅破了那一张纸反而都不好看。

  至于祯清真君会不会接受她的意见,那都是人家自己的选择权利。就好比即便祯清真君不愿意,他们也有选择要不要共对九婴的权利,不愿意也只能在道德上谴责,并没有资格一定要所有人都有舍生忘死的大义。

  不过显然祯清真君能够修炼至渡劫期也绝对不是一个没有心胸的人,就在百年大会举行前一夜。祯清真君亲自召集所有人到了论道天坛一聚。

  这是一块类似于浮在云层之中的孤岛,地面平整空旷,四周种了常青树,在云雾缭绕之中,犹如挺拔的侍卫守护着整个天坛。

  夜摇光这算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修炼之人,当年在昆仑山,为着昆仑地宫也没有这么多人,可想而知百年大会有多么的万众瞩目。

  这一次,让夜摇光彻底的深深的领悟到这个世间到底有多少修炼宗门,那些隐世家族超出了夜摇光的估量,面对上百个不同代表,蜀山派的祯清真君也是应答自如。

  聚会到了末尾的时候,夜摇光感觉到一股力量从远处波动而来。

  夜摇光都能够感应到,修为不低于夜摇光的人自然也能,顿时所有人为之一静,大家都在思索他们是何来头。

  就听到祯清真君开口:“昔年蜀山派封山之际,发生了分歧,太师祖那一辈,曾有一位太师叔祖离开蜀山派。然则,不过是些许小摩擦,本就是无关大雅之事,今日太师叔祖一支若是愿意回归,祯清自然是欢迎之至。一脉相承,逢蜀山派如此盛会,自当共为蜀山派出力。”

  祯清真君没有说当年的事情,这事情真要轮起来,叛徒已经死了,逃离出去的那一支也是无大错。

  “师兄好气度。”一道极其富有穿透力的声音传来,夜摇光就看到一人负手如大鹏般飞跃而下,而他的身后是三个穿着打扮大同小异的弟子,一女两男。

  “是她!”夜摇光一眼就认出来,那女子就是帮助单久辞,也是被她逼得神魂出窍困住躯体,最后两个大乘期前来相救之人。

  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身份,那么那两位大乘期,其中一个还在夜摇光四象阵之中受伤的岂不就是她左右两边之人

  不仅夜摇光认出来,温亭湛也认出来了。案桌之下握住夜摇光的手:“我们算是恩怨两清。”

  “嗯。”夜摇光侧首对温亭湛颔首。

  他们之间本来没有恩怨,是对方要还单久辞的恩情,对萧士睿动手在先,彼时她护着萧士睿,也算是各为其主。后来种种,也不过是立场问题。单久辞用人情从她的手中领走了这女人,他们之间就应该两不相欠才是,不过介于这一支人给她的感想实在是有些不好,夜摇光还是觉得要防范些为好。

  “祯源师弟。”祯清真君亦是站起身,两个渡劫期巅峰站着那里,即便是完全收敛气息,强大的气场依然让夜摇光觉得有些压抑。

  “师兄,这掌门之位素来是谁执掌玄天印谁是掌门,不知师兄的掌门印可在”祯源真君张口就质问掌门之位。

  “玄天印在师弟手上,可师弟的玄天印当真是从太师叔祖手中传下来”祯清真君显然也不是善茬。

  “我的确名不正言不顺,师兄不也是如此”祯源真君也没有狡辩,“你我修为旗鼓相当,要我屈居你之下绝无可能,你执掌蜀山派这般久,让你将掌门之位拱手相让,便是你自个儿同意,你的弟子亦不会服从于我,既然你我同为蜀山派弟子,皆是一心为着蜀山派,当着如此多门派的面儿,你我比上一场,一局定输赢。你赢,此后我带着弟子听你差遣你输,你带着蜀山派弟子奉我为掌门,如何?”

  “师弟要如何比”祯清真君并不排斥这个提议。

  “你我的修为,若是全力一战,恐怕十天十夜也未必有结果,且也违背初衷,不如来一场简单又不伤筋动骨的元神对决。”祯源似乎早已经做好了打算。

  “好。”祯清欣然应下。

  祯源唇角一扬就一跃而起,落下时已经盘膝而坐,悬浮在半空之中,祯清与他动作几乎一致,两人之间属于渡劫期的气力涌散出来,没有丝毫的攻击性,只令人感觉气势磅礴。

  他们俩相隔五步之距,盘膝而悬空坐在半空之中,两个人身上的气力犹如实质罩在他们的周身,一束光几乎是同一时间从他们的头顶飞射而出,直冲天际。

  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修为地位的小菜鸟,夜摇光依然只能够看到两道就光犹如闪电一般交织着,追逐着直冲九天。所有人的目光追随而去,看着那一场激烈的碰撞。

  “摇摇。”温亭湛什么都看不到,因此根本没有去看,他反倒是注视着在场之人的一举一动,不经意间就看到了祯源带来的人手决暗自变化,立刻压低声音提醒夜摇光。

  夜摇光真看的精彩呢,低头望着温亭湛,顺着温亭湛的目光,顿时瞳孔一缩:“这是同契咒!”

  这种咒术夜摇光是看到过,他们两个大乘期是通过咒术的契约,将自己的修为供给祯源!

  祯源和祯清本就是伯仲之间,可这种高手对决,都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难怪祯源如此胸有成竹,一早就做好了第二手准备。

  虽然这是别人家的事情,夜摇光不好多做干预,且不说祯源师徒与她的过节,又与元奕交好,就说温亭湛在祯清和伍长老他们身上下的功夫,一旦祯清落败,对他们就是极大的不利。

  可是这个时候,夜摇光修为哪里能够插的进去两个真君之间,纵使有心也无力,她抬眼看着高空之上,原本不分高低的对决,很明显祯清真君已经开始落败。

  “若是祯清真君再无外力相助,必败无疑。”夜摇光轻叹。

  “要何外力”温亭湛问。

  “要灵力供给,可我们根本无法接近,我们的修为都在他之下,也不像他们有同契咒。”夜摇光看着上方的情势,眉头紧促。

  温亭湛手指动了动,目光一深:“我或许有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