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64章 元奕的内幕
  “夜真人修人修德亦修心,澳门赌博网站:难怪我等望尘莫及。”

  “世俗有句话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日方知其意。夜真人的修炼心得,令我等羞愧自省,心胸开阔。”

  “是啊,丝毫不逊于真君所言。”

  大部分人是非常认同且赞叹夜摇光的为人处世态度,并且给出了高度评价,当然也有部分人心里不屑,只不过都没有表现出来,这也算是最基本的尊重。

  别人的生存方式,可以不赞同,毕竟人与人所思所想并不同,但不赞同并不意味着是错,任何人没有资格去反驳与否定。

  夷舒若有所思的看着夜摇光:“按照夜真人所言,世俗修炼反倒是比我们择一隅,安静清修有更多机缘,更助于修炼?”

  夜摇光看向夷舒,不管他们之前有什么恩怨,但夜摇光知道夷舒会把她推上来,是纯粹好奇她修为如此之快的原因,毕竟她来都来了,发言是迟早的事情。

  而夷舒这个问题也并不存在挑拨的意思,是真正的在思考入世修炼和与世隔绝修炼之间的差异。

  “入世修炼,凡俗之间纷纷扰扰不断,自然极难独善其身,遇上的事情多了,机缘也自然随之增加。”这一点夜摇光倒是没有否定,不过她话锋一转,“然则,这世间之事皆是一柄双刃剑,是机缘还是孽缘,谁也无法预料,是善果还是恶果,一步走错便极可能跌入万丈深渊,且我等避世修炼的初衷也是不扰乱世俗秩序,背负太多牵绊触碰天机,以免修行受阻。”

  “虽则我在世俗之中如履平地,但我却不得不在此感谢上苍赐我一个夫君,若非有他为了处理世俗之间的人情世故,我并不能如现在这般独善其身,只怕机缘的背后有着无数的牵扯。”

  “关于入世修炼,还是避世修炼哪一种好我无从给一个肯定的回答,就好比读书人,读书有千万种法子,只有寻到最适合自己的一种才是最好,并不是旁人用着好的,于你而言也是最佳。若当真要我给一些建议,我倒是认为二者皆不可少。”

  “入世修炼,可以磨砺心志,锻炼心性,阔开心胸与眼界,是为修心;而避世修炼,可静心专研,寻到至灵之所,自然事半功倍,是为修人;不论是入世亦或者避世,对待万物生灵,有一颗公正公平之心,不以己之利而致其损,不以己之欲而妄加害,是为修德。凡修三者,是为修炼,自然会比常人修为更快。”

  夜摇光一口气将自己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这便是我之于修炼一途,些许愚见,与诸君共勉。”

  “修心修德修人是为修炼,都知道这个理,但真能够做到之人不过寥寥。”祯清夸赞夜摇光,“温夫人年纪轻轻,能够参悟且身体力行,实属难得,难能可贵。”

  “夜真人的确是吾辈效仿之楷模。”

  “是啊是啊,和夜真人相比,我等到底有不少之处狭隘与执拗。”

  夜摇光带着谦虚的笑,从高台之下缓缓的走下来,温亭湛看着她四周一片赞叹之声,她是那样的璀璨,似夜空的启明星,令群星为她陪衬。

  以往夜摇光总是用惊艳和与有荣焉的目光看着他,此时此刻他又何尝不是?他们之间是互补的,在属于各自的舞台上发光发热,站在万人中央,受尽赞美与敬仰。

  论道大会持续了足足十日,其后也有不少宗门真人分享自己的经历,可以说这一趟论道大会所有人都是收获颇丰,隐世家族会分享一些独特的秘术,而散修则是更多的从世俗修炼下手,给宗门弟子更多入世历练的经验……

  大家都没有藏私,倾吐的淋漓尽致,乾阳竟然用了符篆将比较重要的记录下来,以往觉得世俗更加热闹的宣开阳再听到那般多的奇人奇事,关于修炼之路的坎坷,惊险,刺激之后,也改变了自己的态度,眼中第一次对修炼迸发了光芒。

  “你不必纠结,你若是都喜欢,只要你有本事二者兼顾,那就不必做出选择。”看出宣开阳的犹豫不决,知子莫若父,温亭湛如何不知道他的顾虑,便在论道大会结束的当天单独将宣开阳叫出来开解。

  “可修炼之人滞留与世俗……”自从宣开阳看到温亭湛在仕途上顺风顺水,他出于对父亲的崇拜转化为了对仕途的喜爱,渴望有朝一日他能够像父亲一般,站在政治的舞台上令人高山仰止。

  他知道他灵石化体,不好好修炼实属浪费,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所以他选择了入世,就已经刻意弱化修炼,好在母亲从来没有要求他。

  不过这一次参加百年大会之后,他对修炼有了更深次的理解,新潮再一次澎湃了起来了。可是修炼之人即便是散修,也最好不和朝廷牵扯太深,否则将背负更多。

  他并不惧劳累,但是他害怕因为他的贪念,牵扯到他所在意之人,尤其是爹娘,弟妹。

  “开阳,无论你将来走什么路,只要你怀着和你母亲一样纯净的心,你必然能够如你母亲一般,逢凶化吉,哪怕再困顿的局,也定然会有贵人想帮。”温亭湛的手打在宣开阳的肩膀上。

  “仁德之心,其实并不适合仕途……”宣开阳犹豫的开口,他不否认夜摇光的仁心令人赞叹,甚至他也因为有这样的母亲而感觉自豪,可他做不来母亲那样的人,“母亲的仁德之心,是父亲在倾力成全……”

  宣开阳看得清楚明白,若非母亲遇上如父亲这样能力卓越之人,一直站在她的身后,她不会活得这般轻松无忧,要做到母亲那样干净,背后要付出的艰辛实在太大。

  “这世间有得必有失,端看你想要得到什么,什么才能让你快乐,只要不遗失基本的良知,不行为恶之举,非常时期自然可以使用非常手段,个中分寸,要视情况而定。”温亭湛依然语气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