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69章
  “阿湛,你有法子?”夜摇光惊奇而又期待的望着温亭湛。

  他总是这般,无论何时,无论何种境地都能够为她排忧解难,化逆境为优势。

  “我方才似乎看到了冥姑娘。”温亭湛在人群之中看了一下,迅速的锁定了冥曦所在之地,牵起夜摇光的手,却并不是冥曦的方向而去,反而是靠近伍跃兄弟。

  下方的人都在绷着一根弦,紧张的望着半空之中的激战,越到最后关头,越发的牵动人心。因此,夜摇光和温亭湛尽量避开与人触碰,基本上没有几个人关注到他们。很顺利的就走到了伍跃的身边。

  “伍长老,祯源真君与他的两位大乘期弟子之间有同契咒。”接到温亭湛的提示,夜摇光开口对伍跃道。

  原本正纳闷夜摇光夫妻为何突然寻自己的伍跃,一听之下才迅速的看向祯源带来的几个弟子。目及他们变化的手诀顿时脸色一变,尽管愤怒,却无从指责。

  同契咒乃是人家的本事,就好比强大的修炼者身边有强劲的坐骑可以随着参战一个道理,也如同应战者的一个兵器,没听说谁和别人对阵,还把自己的底牌全部先傻傻报上来的道理。

  越是如此才越觉得憋屈,他们苦守蜀山派,一千年前蜀山派是何等的破烂,他们几代人经过一千年的努力才重新振兴起来的蜀山派,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将之拱手相送,要他们如何才能够甘心?

  尽管千年前祯源一派也是受害者,可他们也不是祸害者,没有一块儿共患难过,哪怕是同出一脉,也实在是没有那般宽广的心胸,毫无芥蒂的容纳之后还要心悦诚服。

  然而,眼下的情势由不得他们不接受落败的结果。他们并没有办法如同祯源这般让人挑不出错来相助他们的师傅。

  可若是光明正大他们的师傅败了,他们纵使惋惜,也不至于这般气愤。虽则,这的确是人家的能耐,可蜀山派这么多人少不得有些人心中不服,一旦祯源掌权,只怕就是蜀山派内乱之始。

  “伍长老,此乃郁灵香。”温亭湛将一盒香料递给了伍跃,“冥祭司也在此,伍长老何不请冥祭司帮个忙?”

  “温大人,多谢。”伍跃震撼温亭湛的手里竟然有这么多的灵香,但这个时候不是询问的时候,握着蕴含着一层灵气的香盒,伍跃却皱眉未动。

  温亭湛似乎知道他为何犹豫,因此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我夫妻二人与冥祭司颇有些故交,伍长老只说这香乃是我所赠即可。”

  夜摇光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伍跃是和冥族没有交情,不好贸然去相请,而且还是如此关键之事。按着冥曦的性格,蜀山派谁做掌门对她都没有好坏之处,她是不会轻易干涉进来。

  “这件事,又是我们欠了冥曦一个人情。”夜摇光和温亭湛回到了他们的位置,轻声一叹。

  “既然是真心相交,自然是为难时刻最先被想起。因而这世间再独霸天下之人,也不能没有一两个挚友。”温亭湛倒是没有觉得怎么样。

  在他看来,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若是冥曦有所需,他们也会义不容辞,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关于这一点,夜摇光也觉得是这个理,她反而更关心另外一件事:“你何时弄了这么多灵香?”

  这种东西等闲一样就已经很是难得,尤其是郁灵香,这种就连夜摇光都只是在传说之中才听说过得东西,温亭湛竟然不声不响的弄出来了。

  “其实这些灵香并不难,的确需要一个擅调香之人,可人并非最为重要,最重要的其实是香料。”温亭湛倒不是谦虚,在夜摇光的面前,他用不着谦虚,而是陈述事实。

  这香的香料还是上次去天山所采集,有些则是地方官员孝敬的奇花异草和珍贵药材,温亭湛挑拣着可以收的都收入囊中,闲暇时有空就会专研一二,加上陌钦又赠了他一本《灵香集》,有了香方和充足的香料,他若还是不成,那岂不是成了废物?

  “那是因为你擅长此道才觉得如此轻而易举。”夜摇光知道温亭湛说的有一定道理,但她觉着调香的人,香方,香料都是一样的重要。

  侧首对夜摇光温和一笑:“冥祭司出手了。”

  夜摇光顺着温亭湛的声音望过去,就见到冥曦附耳在伍旭父亲的耳边指导着,冥曦不会直接动手,冥曦不是蜀山派之人,名不正则言不顺,反而在祯源他们那里落了把柄,不过祯源弟子助其在先,祯清这边伍跃等人相助,只要妨碍他们两比拼,也就无须顾忌。

  很快夜摇光就看到伍长老对着冥曦一礼,退回到自己的位置,旋即立刻手诀变幻,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的郁灵香在他的手诀之上被一股无形之力所托起来,无火自然,阵阵香气溢开,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就见伍长老的指尖翻飞,形成了一个抖折如蛇一般细长印符,宛如一道桥梁,延伸到了祯清的身后,在他们两之间建立了无声的衔接,那郁灵香飘散的香气化作了一股灵气,抖落在符文之上,顺着印符飘到了祯清的身上瞬间被吸入他的身体里。

  原本已经要落败的祯清顿时元神之光一亮,这一变故让祯源两个弟子面色凝重,迅速的换了手诀,而伍长老这边,伍跃已经带着两个大乘期先后结阵,郁灵香并不是逆天之物,对于渡劫期巅峰的真君更是不够看,但它能够如同同契咒一般成为一个链接的桥梁。

  现如今就不仅仅是祯清与祯源两位真君的对决,而是真正的两方人马的对决。不过祯源那边就两个大乘期,而祯清这边四个大乘期的叠加,情势瞬间反转。

  很快两道剧烈摩擦的光芒砰然一声撞击,一道光被弹了出来消失不见,下方的祯源倏地睁开眼睛,发出一声闷哼,面色苍白。

  而祯清缓缓睁开眼睛,对着祯源道:“祯源师弟,承让。”

  胜局已定,这下蜀山派欠他们夫妻的人情可真是还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