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67章:祯清真君
  “这一次,你可真的是猜错了。”夜摇光眉眼含笑,“并非我要做红娘,霍四姑娘的却有修炼灵根,但他们俩是否有缘分我不知,而是的的确确在霍四姑娘的身边,有助于伍旭的神魂凝聚。”

  夜摇光没有做红娘的喜好,且霍四姑娘和伍旭也只能说有点缘分但这一点缘分到底能够有多深,夜摇光就不得而知,自然也不想横插一脚。

  只不过是夜摇光不想蜀山派对温亭湛的养神香有什么质疑,以灵香滋养元神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如果可以借助霍四姑娘会事半功倍,且夜摇光也喜欢霍四姑娘,霍四姑娘在霍家的处境实在是有些不妙,如果可以给她另外一个选择,不知道她会如何。

  “且看她造化吧。”明白夜摇光用意的温亭湛拥着夜摇光上榻,“你也累了,歇息会儿,我去看看三个孩子。”

  “嗯。”夜摇光没有反驳,而是由着温亭湛给她褪去外袍盖上薄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转身离去。

  他们这次来,也是把两个小家伙带来了,有宣开阳和金子在,两个小孩子也很容易照顾。

  今日,温亭湛仅仅只是施了恩,一句未提九婴之事,不过这件事必然是要在百年大会之前让蜀山派知道,只是不知道温亭湛打算何时提及。但温亭湛行事,夜摇光素来不担心,想着想着就陷入了梦乡。

  醒来之后,就看到坐在小轩前捧书俯首而读的温亭湛,他一头的墨发因为姿势的缘故往肩膀这边散了下来,窗户投射进来的夕阳余晖将他整个人笼罩,让他有他的一方世界看起来明媚而又温暖。

  “饿了么?”温亭湛放下书,声音温柔的宛如三月的暖阳,披着一身余晖缓缓的从光芒之中走出来,走到夜摇光的面前,在她的身边坐下来。

  夜摇光难得犯了懒,浑身柔若无骨的依偎在温亭湛的怀里,仰着头对上他的脸:“有个词叫秀色可餐,看着夫君,哪里饿得起来?”

  修长的手指缠绕着夜摇光的一缕长发,温亭湛的语气变得暧昧低哑:“摇摇这是暗示为夫,负责喂饱你么?”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夜摇光倏地做起来,手脚麻利的穿衣裳,这厮现在最经不起撩拨,若是她真的不怕死调笑几句,指不定他就不管不顾这是别家做客,把她就地正法。这里不但是别人的地盘,元奕还在同一屋檐下,夜摇光可不敢。

  等到夜摇光洗漱完毕,已经有弟子送了伙食到院子里来。如今宗门还未到齐,每次都一起共膳太过于大费周章,且到了他们这个修为吃食就是一种可有可无之物,不过是尽到礼数才送来。

  夜摇光却没有想到,元奕竟然还真的出来了,并且似模似样的和他们一到共进晚膳,只不过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一句话的交流。

  夜摇光和温亭湛在院子里就没有再离开过,也没有和陌钦与云非离夫妻联系过,两人就呆在院子里陪着几个孩子,偶尔和元奕点头打个招呼。

  两天过后,据说一直闭关的蜀山派的掌门出关了,就在大家都翘首以盼掌门会不会与他们一句之际,蜀山派掌门祯清派了伍长老亲自来请了夜摇光夫妇去一见。

  当夜摇光见到祯清的时候才明白元奕出面做说客,那一支想要化干戈为玉帛的原因,因为祯清并不是一般的渡劫期,他浑身的灵气波动已经丝毫不逊于千机真君。

  并且他看着出奇的年轻,月末三十五六,一身浅白色的道袍,一根白玉簪,仙姿玉骨,一身飘灵之气,宛如已经得道成仙。

  “晚辈见过祯清真君。”夜摇光拿出足够的尊重行礼。

  “夜师妹何以自称晚辈,你我同辈,可以师兄妹相称。”祯清倒是非常的随和,语气也宛若兄长。

  “真君可莫要如此说,真君修为已然不低于师叔,我岂敢与师兄同辈相称。”夜摇光可不会不知天高地厚,已然语气谦恭,“不知真君唤我来,有何吩咐?”

  “甫一出关,便听闻温夫人对蜀山派的相助之情,又闻温夫人未及三十变已经合体期,心生好奇,故而邀请温夫人前来一见。”既然夜摇光要疏远一点,祯清也没有勉强,“伍旭那孩子已然稳住了元神,温大人之香堪称鬼斧神工。”

  “真君谬赞。”温亭湛谦和的回道。

  “此事是我蜀山派欠下温夫人与温大人之情,他日二位若是遇险,可凭此物寻我。”祯清说着,一物就浮现在了夜摇光的面前,是一枚小巧精致的令牌。

  夜摇光也没有客气,直接收下,而后顿了顿才道:“不瞒真君,我夫妻二人机缘巧合之下,还听到一则关于蜀山派藏珍阁的传闻,也不知是真是假。”

  “温夫人但说无妨。”

  “是这样……”

  夜摇光将措辞稍加润色,没有把元奕说出来,也没有一口咬定藏珍阁之下就镇压着九婴,一切不过是她道听途说,只不过此事实在是关系重大,才会忍不住提醒一下。是假的就好,万一是真的又没有提前做好防备,那岂不是很危险。

  祯清听完之后竟然笑了:“此事应当不假。我亦是前不久才确定九婴的存在,定然会在大会之上说明。不过这头九婴显然越发暴躁,只怕藏珍阁开启势在必行,否则定是寻不到再次镇压之策。”

  藏珍阁的地形,藏珍阁到底布下了什么阵法,一千年了他们这些弟子早已经不知,当初相关记载文献都已经被那位带走。

  “若是贸然开启,唯恐一个不慎成为放出九婴的罪人。”夜摇光想了想才开口劝道,“万望真君能够寻到一个两全之策,九婴之事乃是所有宗门之事,我们不惧与之一战,甚至牺牲性命,可也不愿了无意义的枉死。”

  夜摇光是希望祯清能够这个时候先把门派恩怨放到一边,两支先合作把九婴的事情解决,而后再来关起门算账,只不过不好直接说,只能婉转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