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57章:蜀山百年大会之因
  “嗯,澳门赌博网站:听你的。”夜摇光是真的无能为力。

  等她临走前绘制一张趋吉避凶的符篆送给霍四姑娘,也让她心安。

  但是夜摇光还没有来得及绘制符篆,当天夜里她睡到半夜,就看到了霍家周围有气息在浮动,还没有进入霍家的范围,她睁开眼睛沉着的等着,发现那一阵波动似乎在碰撞,应该是有人在斗法,她并没有参与进去,很快那一阵波动就消失,她打算闭上眼睛接着睡。

  还没有进入梦乡,就有急促的脚步声从内院朝着她的院落里奔来,夜摇光拽起衣衫迅速的披衣下榻飞掠出去,刚刚走到院子的门口就看到披散着一头长发,还穿着雪白里衣,就披了一件斗篷将自己裹住,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穿好,也许半路上掉了一只,没有回头去穿,就这样狼狈跑过来的霍四姑娘。

  “你这是何故?”夜摇光连忙迎上去,将她抓住,一个闪身回到了霍四姑娘的院子里。到了霍四姑娘的院子,夜摇光才看到她的丫鬟昏睡在屋檐下,且睡得状态有点不正常,没给还在喘息的霍四姑娘说话的机会,夜摇光上前,就察觉霍四姑娘的丫鬟是中了术法昏迷,“何人闯入了你的院落?”

  “夫人,夫人,是他!”霍四姑娘有些激动的抓住夜摇光,“他说他是‘元神出窍’,去年他在闭关之际元神出窍,却无法回到他的身体里,他都以为他会就此成为孤魂野鬼,可不知为何留在我的身边,他的元神不会受到影响,这才一直跟着我,前不久他父亲终于发现他的异常,才将他给召回去,今日他是特意来寻我,被我惊觉他才对我说话。”

  原来是个刚刚到了炼虚期的修炼者,刚刚能够元神出窍,就贪玩跑出来,结果不知道因为什么愿意回不了体,飘到了霍四姑娘的身边,夜摇光猜测多半是因为霍四姑娘命格与他相契互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夫人,您快去救他,方才他说他走了,日后再也不会来打扰我,还说我如果遇到大灾大难就去蜀山放个天灯,天灯上写着他的名字,他一定会来救助我。可我才刚刚歇下,就听到他一声呼救。”霍四姑娘担心夜摇光不愿意出手,三言两语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蜀山!夜摇光目光一凝,对着霍四姑娘点了点头,就一个闪身朝着方才气息波动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夜摇光没有想到霍四姑娘身边竟然是一缕元神,难怪没有其他气息,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巧合,他是蜀山宗门的弟子,不说夜摇光此行就是为了和蜀山派结下一个善缘,就说霍四姑娘既然求到她这里来,她少不得也得去看一看究竟。

  这一追,夜摇光都险些追出了徽州地界,都差点怀疑是不是这场对决已经结束,若非夜摇光想着追出徽州若是再没有痕迹,只怕是遇不上这一出事端。

  “你们两竟敢对我动手,就不怕我父亲追责么!”一道愤怒的声音在树林之中响起。

  “抓住了你,何惧你父亲?”另一道讽刺的声音响起。

  “你们两叛徒,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这道声音传来,夜摇光暗道不好,她迅速的飞掠至声源处,就看到一团狂暴的力道裹着一缕元神,这是要自爆元神,而原本打算制止的两个人看到突然出现的夜摇光顿时一惊,一人厉声质问:“你是何人,这是我蜀山剑派清理门户,莫要多管闲事!”

  原来都是蜀山剑派的人,夜摇光一挥袖:“他们俩交给你。”

  金子从夜摇光的水袖之中飞跃而出,朝着两个人扑上去,夜摇光迅速的运气将企图自爆元神的家伙给护住。可对方很明显是求死之心很决绝,夜摇光出手也只能勉强抢救回来他一缕无知无觉的元神,当即取出三枚祥符通宝,将之叠压在铜钱之上。

  转身就看到金子一爪子抓住一个人,却不想这个人立刻自爆而亡,而另一个人早在金子抓住自爆的之际,夜摇光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消失不见,逃得无影无踪。

  不过夜摇光也没有打算去追,迟早到了蜀山会见到。

  她带着那一缕元神回到了霍家,先去见了霍四姑娘,霍四姑娘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屋子里瞪着她,夜摇光无声的潜入她的屋子对她道:“人我救了,你好生歇着,不要担心。”

  至于情况,夜摇光到底没有详细对霍四姑娘说清楚,立刻之际又顿住了脚步,侧首问:“他既然许诺你,若是日后遇上大灾大难去蜀山点灯,以他的姓名为讯号,他叫什么名字?”

  霍四姑娘有些奇怪,既然夜摇光救了人,为何还不知道他的名字,难道是他不知感恩,转头就跑了?看着也不像这等人,否则又怎会特意来寻她,让她知晓日后如何去求助他?

  不过夜摇光既然说了救了人,她就不会怀疑夜摇光,也许是夜摇光救了人转身就走,没有给对方说话的机会:“他叫伍旭,五人为伍,旭日之旭。”

  夜摇光点了点头,就不置一词的离开,出门的时候顺带指尖在被伍旭施术昏睡的丫鬟身上一点,这才消失在霍四姑娘的院子里,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温亭湛已经醒来,并且两个孩子也被惊醒,正在哄着又要昏昏欲睡的两个孩子,夜摇光屏气凝神,重新躺上床榻,没有对温亭湛多说什么,温亭湛也没有问,夫妻两对视一眼又接着陪着两个孩子歇下。

  直到第二日夜摇光醒来才对温亭湛将夜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道:“阿湛,我们只怕要立刻去一趟蜀山,这一缕元神若不早回体,只怕这小子的性命不保。而且,我猜测蜀山剑派出现了内斗,不知为何而内斗,但定然非同小可,这小子的身份恐怕不一般。”

  “可有法子先查一查,再入蜀山?”温亭湛觉得如此更稳妥一些,“我接到陌大哥传信,他今日就会赶来与我们汇合,或者我们届时先商议一番,再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