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56章:拒婚的陌钦
  空旷的比武场地,澳门赌博网站:两人都换了身宽松的便服,佟魁一身堆起来的肌肉看得令人心境,站在他对面的温亭湛身子修长,明明恰到好处的挺拔身姿,被佟魁衬托得有些单薄。

  “呀”佟魁一运气,扑面而来的雄厚内劲让夜摇光心惊,这股气力已经不逊于修炼者元婴期,杀伤力定然也不妨多让,这世间并不是修炼者的武力值最高。

  习武者也一样非同凡响,到了宗师进入至臻之境,一样可以匹敌渡劫期。只不过太少人能够达到,区别就在于修炼者会术法,而这些术法只要习武者心志坚定也是很难被困住,不过修炼者可以飞升成仙,习武者自然是可以延年益寿,但却终究免不了一堆白骨。

  佟魁高喝一声,就朝着温亭湛入一道罡风刮了过去,别看他身材高大,目测足够一米九五上的身高,且身体结实肌肉发达,如同一座小山,但他的反应速度都极其的敏捷迅速。

  在罡风逼至近前的时候,温亭湛偏身犹如穿花拂影一般轻描淡写的就闪过,佟魁的一脚跺在地面上,虽然没有将霍绍捷精心打造的刚硬地板震碎,但在场的人还都是感觉到了整个习武场轻轻的一摇晃,那是内劲爆发出来引起的视觉感受。

  他反手犹如虎掌朝着温亭湛闪避的方向一抓,温亭湛那样迅速还是被他抓住了脚腕,而后温亭湛就好似一根竹竿,轻飘飘的被他抓住脚腕,双手在飞旋着甩动着。深厚的内力,让温亭湛根本没有办法挣脱,这样被甩下去,内力稍微浅薄的人都会被甩得五脏震碎。

  双臂展开,温亭湛极力维持着平衡,随着佟魁的甩动,开始调节自己的内息,跟着佟魁而动,偏偏佟魁不给温亭湛机会,随时转换方向和动作,唯独不变的就算不松开温亭湛。

  温亭湛只能气息下坠,凝重于双足之中,用深厚的内劲企图将佟魁的手震开,察觉到温亭湛的气力,佟魁手上一滞,内力倾注于双手,拽着温亭湛的脚往下一拉。

  温亭湛迅速一伸腿,另外一只腿先一步抵在了地面,佟魁见此拽着温亭湛的一条腿迅速的往后一退,手上的力道也不减,势要将温亭湛的腿劈下去。这要是劈下去,温亭湛的腿必废物无疑。

  却完全没有料到,温亭湛落在地上的脚尖一转,整个身子就定在了地面上。

  佟魁顿时一惊,立刻运足了全身之力,想要将温亭湛拉动,温亭湛却纹丝不动。两人的内劲立刻开始冲撞,夜摇光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

  随着时间的推移,佟魁一张脸憋的涨红,有一种力气被支透的趋势。而温亭湛看似云淡风轻,只有了解他的夜摇光才看得出他,他的唇已经轻轻抿起来,剑眉也有微微聚拢的趋势。

  见此,夜摇光暗暗心惊,这佟魁的内力很深厚,和温亭湛竟然差不多。

  虽然差不多,但终究还是有差距,在佟魁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来之际,温亭湛突然浑身气力一涨,瞬间震开了佟魁拽住他脚腕的双手,身子如矫健的仙鹤一个华丽之际的旋转,一脚踢在了佟魁的肩膀上,将佟魁踢得往后不断的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子。

  温亭湛飘然旋身落地,站定:“佟大人,承让。”

  佟魁看向温亭湛的目光格外的火热与崇敬:“原本老师便说过温大人武艺极高,老魁还有些不愿信,只当温大人是老师难得遇见的一个将才,却没有想到温大人的武艺……老魁心服口服!”说着佟魁就锤了锤自己的胸口,“温大人日后若是有何吩咐,老魁绝不推辞!”

  佟魁是个性情中人,他有两位师傅,一个是已经亡故的八闽洪水师提督,另一个就是他离开了八闽之后,机缘巧合遇上的霍绍捷。温亭湛对他两位师傅都有大恩,洪家和霍家都欠着温亭湛救命之恩,他这个做弟子的自然是要竭力偿还。

  但偿还恩情是一回事,心中是否臣服又是另外一回事,才有了今日他拼尽全力与温亭湛一比,温亭湛同样还是武状元出身,且在八闽的战绩也是广为流传,随着他的声名远播,越来越多的人将他一点小小的事迹都过分的神话,佟魁不想听人言,要亲自去检验。

  温亭湛能够降服天下文臣,能不能打服天下武将?

  今日一场比划,不爱舞文弄墨的大老粗佟魁总算是明白了一个词儿:文治武功!

  说的就是温亭湛这样的人,佟魁觉得这世间没有一个不被温亭湛折服!

  “恭喜你,又多了一个崇拜者。”回了院子里,夜摇光将拧干的热帕子递给温亭湛。

  “我怎么听着摇摇的语气酸溜溜的。”温亭湛一边拿着帕子擦着身上的汗渍,一边打趣夜摇光,“摇摇这是担忧我的拥护者比你更多么?”

  “哼。”夜摇光轻哼一声,将恰好给温亭湛拿出来干净的衣裳直接扔到他怀里,“我的拥护者会比你少?你等着,我们去蜀山百年大会,我让你看一看多少人拥护我!”

  其实夜摇光这话说的有点没有底气,虽然她不轻视否定自己现如今在修炼界的地位和影响力,光凭未满三十的合体期,她就能够让各大宗门弟子仰望。但修炼界的人有多少?世俗中的人又有多少?

  温亭湛三个字现在有多重,夜摇光都不用去猜,不说其他,就说青海一省,江苏江浙两省,这三个省份加来的百姓,就足够碾压夜摇光。

  “我自然是比不上摇摇。”温亭湛将夜摇光抱在怀里,低声轻语:“就连我自己都是摇摇的拥护者,自然拥护我之人,也都是拥护摇摇之人。”

  “算你嘴甜。”夜摇光捏了捏他的鼻子,旋即叹道,“我到如今对霍四姑娘的事儿也是毫无头绪。”

  “你已经为她能做的都做了,既然还是寻不到蛛丝马迹,证明此事不应该由你来了结。”温亭湛宽慰着夜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