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48章:衣冠合葬
  如果连蜀山剑派都解决不了的麻烦,想来必然是危及整个修炼宗门的事情,他们如何能够不出力?当然,夜摇光是不希望这一重猜测成为事实,若是可以她倒是宁愿是蜀山剑派换了新掌门,且已经放下千年前的恩怨,决定重新踏入世俗,恰好逢百年盛会,借此表个态。

  “摇摇你方才说,蜀山剑派的修炼之法是注重内力和剑术?”若说这次蜀山之行和之前陪着夜摇光去处理修炼宗门的事情有所不同的地方,就是夜摇光这句话吸引了他。

  他也是练剑术和内力,既然蜀山宗门可以以此修仙,他是不是也可以?虽然他已经把很多东西看淡,已经接受了他和夜摇光之间寿命的悬殊,更坦然面对了他们在他百年之后阴阳两隔,可有机会有办法改变,他为何不去尝试呢?

  似乎一瞬间,夜摇光就知道了温亭湛的想法,她握紧温亭湛的手:“阿湛,对于蜀山其实我并不了解,我知道他们是以内力和剑术为主,但他们纳百家所长,也是修炼术法、符篆和禁咒,这也是为何蜀山乃是修炼界最尊重的存在,哪怕是他们近千年不问世。”

  对于蜀山,夜摇光也是知之甚少,在后世她那个时候已经没有了蜀山剑派,夜摇光也不知道是从何时陨落消亡,只知道关于蜀山的记载止于南朝梁武帝时期。

  “不过蜀山收拢的天下修炼术法何其多,我们去寻一寻,也许会有。”夜摇光心里也是怀揣着一丝期望,她想和他天长地久,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只要能够和温亭湛生生世世,她都会不惜一切。

  “好,我们尽力不强求。”温亭湛对着夜摇光莞尔。

  “对了,我想带着开阳一块儿……”夜摇光央求的看着温亭湛。

  虽然是四月初,和国忌日相连,正好书院放假,可惜假日不长,这次去蜀山少则半个月,今年过年因为他们早早的就知道要去帝都,温亭湛和夜摇光就传信给了宣开阳,让他直接回了洛阳宣家,陪宣家两老过节,夜摇光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儿子。

  不论宣开阳日后是志在仕途,亦或者避世修炼,夜摇光都觉得蜀山盛会他不能错过。

  “开阳的功课做得不错,学业也早已经领先了书院先生所教,跟着我也耽搁不了什么,既然你想带着他,就等国忌日放了假,我亲自修书一封给山长,为他请一个月的假。”夜摇光的愿望,温亭湛自然是尽力完成,不论是否合理,是否正确。

  在温亭湛这里,只要夜摇光想要的,没有对错,没有好坏,都会倾尽一切为她达成。

  “阿湛,你真好。”夜摇光忍不住就亲了温亭湛鬓角一口。

  “还有一月余就是桃桃和叶蓁周岁,你如何想?”温亭湛和夜摇光商量着。

  “听你的。”不论是大办还是低调办,夜摇光都没有意见,温亭湛不是个没有分寸的人,应当说除了她,就算是他们儿女,都不会让温亭湛失了理智。两个小不点的满月酒办得很隆重,夜摇光自然是想低调办周岁抓阄,但如果温亭湛要大肆操办,必然有他的用意。

  “那就请些亲朋好友,一切从简。”温亭湛如何猜不到夜摇光心中所想?

  既然温亭湛都这么说了,夜摇光自然是吩咐给了褚绯颖,并且让他们夫妻准备一番,随着她去蜀山,简单的操办,就不用着急,毕竟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正月刚刚过完,二月初的时候,就在清明之后,吴浩生亲自一身素缟上门来报丧,一代文儒就此离世,吴启佑的一生还是留下了很多值得人惊叹和珍藏的东西,吴家没有大办丧事,但架不住吴启佑的门上太多,从吴启佑病逝的消息传出去,吴家登门吊唁祭拜上香的人就没有断过,一直到了头七过了还是络绎不绝。

  吴浩生对夜摇光道,他爹去世前,特意让他来请夜摇光为吴启佑寻墓穴。

  夜摇光知道吴启佑的意思,他一生和郦昙错过,如今他抛下一切,将余生给了郦昙,从此和她游历山水也罢,寻一个山水田园自此隐居也好,都不再和吴家有任何瓜葛。他能够做的就是为吴家寻一个好风水的墓地,保佑子孙后代。当然,这墓穴是得有人才有作用,衣冠冢,尤其是人还活着的衣冠冢是不起作用。

  “父亲希望能够与母亲合葬。”吴浩生将吴启佑的交代一字一句的告诉夜摇光,“父亲希望我们能够平安喜乐,一生顺逐。”

  如果墓地里有吴启佑的原配夫人尸骨也是可以,吴启佑的意思是不求荣华富贵,只求安稳,这样的风水地倒是不难,夜摇光也就应承下来,只是象征性的收了吴浩生一千两。

  而后便尽心尽力的为吴家堪舆,看得不仅仅是眼下,还有未来山水风貌改变对墓地的影响,两辈子夜摇光这是第一次这般认真的为人点穴,可算是废了一番功夫才寻到个好地方。

  吴启佑的死讯传开之后,下葬那一日陛下还派了人来吊唁,吴启佑的衣冠和其原配夫人是在夜摇光的指点下合并下葬,这一点自然是免不了吴浩生的帮助,所以吴启佑压根什么都没有隐瞒吴浩生,几日下来夜摇光倒是在观察吴浩生,他没有一点不甘和怨气。

  对于吴启佑和郦昙的事情,吴浩生是很理解并且支持,夜摇光没有想到看起来这么一本正经的书生,竟然有这样豁达宽广的心。

  “父亲这一生,都在为吴家而活,他没有对不起母亲,至少母亲在世之际,他心中从未有过旁人,如今母亲已然不在,为人子自然是希望父亲能为自己活。”似乎看出了夜摇光的想法,站在父母的坟地前,吴浩生对夜摇光道。

  夜摇光赞赏一笑,就离开了吴家的坟地。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宣开阳便在国忌日放假之时回了家中,帮着夜摇光一起给两个弟弟妹妹抓阄出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