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45章:不一样的萧士睿
  夜摇光听从了温亭湛的建议,她次日一早就去了东宫,目的么自然是辞行,这一次她还带上了两个小宝贝。如今广安王和福安王都老实了,夜摇光也不再顾忌,太子妃的身子还不算大好,毕竟年纪大了,夜摇光还是决定在临走前,满足她想见她两个孩子的愿望。

  到了东宫,就先去见了太子妃,太子妃对龙凤胎喜欢得不得了,硬是抱着不撒手。好在她的精神头不好,就半个时辰就要歇息,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夜摇光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摇姐姐,你看看叶蓁对我们君欢多好。”夜摇光带着两个孩子来寻了喻清袭,几个孩子就被放在一块玩,萧君欢想要拨浪鼓,七个月大的小身板奋力的爬啊爬,温叶蓁似乎看明白了她想要什么,就抓了拨浪鼓给她。

  被喻清袭看到了直乐,喻清袭想要把萧君欢和温叶蓁凑对的心,夜摇光心里明白,就不打击她,她儿子这一点可是完全遗传了她老公,又体贴又细心又懂事又乖巧又懂得照顾人,明明比姐姐小,在家里也是处处让着姐姐,任由姐姐欺负,脾气好到爆。

  “我今儿来,是有个事儿说与你们两听,你们听了心里别不舒服。”夜摇光忍了半天,终究还是开了口,先给她们两打个预防针。

  岂料尚玉嫣将泡好的花茶端到夜摇光的面前:“夫人此来,是为了蒙古郡主之事。”

  尚玉嫣说完,夜摇光看了看从容自在的尚玉嫣,和明显已经知晓波澜不惊的喻清袭:“你们俩都知道了……”

  “昨儿玉嫣就告诉我了,摇姐姐有什么不好开口,你瞧瞧我这府里,多少女人都影响不了我。”似乎觉得这话有点不给尚玉嫣的面子,喻清袭又道,“多多少女人也烦心不到我,我这儿可是有管家好手!”

  尚玉嫣也是轻轻一笑,而后对着夜摇光道:“其实曹布德郡主我也私下见过机会,是个磊拓爽朗的姑娘,夫人放心我和素微都会看顾她。”

  原本准备了一肚子话想说的夜摇光,突然觉得她压根就是多余,看这两个女人跟看怪物似的:“加上曹布德,你们可以再弄一个,凑齐一桌马吊,正好日后占满士睿的主位,让他日后回到后宫就看你们脸色过日子。”

  夜摇光想想那个画面,忍不住笑了出来。很显然,喻清袭和尚玉嫣也是脑补到了,也不尽觉得很有意思:“这好,那我就和玉嫣多留意。”

  伸手扶额,夜摇光被喻清袭这副煞有介事的模样打败:“你们真是史上第一贤惠的妻子!”

  喻清袭和尚玉嫣对视了一眼,喻清袭耸了耸肩:“不贤惠能有什么法子?生了就是这条命,天下间哪有不付出不舍弃就能够得到的安逸与欢乐?我若是计较,澳门赌博网站:妒忌,除了扰得东宫不得安宁,给自己找罪受甚至牵连整个喻家,还会失去摇姐姐和玉嫣以外能够得到什么?其实有些事情最初心里的确膈应,迈过那一道坎也就没什么大不了。”

  说着,喻清袭就走到了萧君砚的身边,那是萧士睿唯一的儿子,现在养在尚玉嫣的膝下,一脸慈爱的将他抱在怀里:“我现在有儿有女,也不执著其他,过得心满意足,若是这辈子能够一直如此下去也算是我的福份。老天爷还愿意再恩赐我一些,我就该感恩戴德。”

  看得出来,喻清袭和尚玉嫣都很满足现在的状态,她们两已经完全的磨合,只怕感情比和萧士睿还好,只要有权的喻清袭和有谋的尚玉嫣没有一丝的分歧,萧士睿的后院就算再来个身份多尊贵的人也翻不出天,基本就是她们两的天下。

  不过萧士睿也是相信这两个女人,就这么放任她们两和和睦睦下去,完全不搞什么平衡之术,担心自己哪天就被两个女人合起伙来给算计了。

  喻清袭遇上了尚玉嫣算是幸,尚玉嫣遇上了喻清袭也是幸,而萧士睿遇见她们两还是一种幸,她们两遇上萧士睿也可以说是幸,这才有了如此令人意想不到的局面。

  既然她们两都没有问题,夜摇光也就不再多说,很快他们又围绕着几个孩子展开了话题,说了一个上午,夜摇光是在东宫用了午膳,才打算起身离开。

  夜摇光出了东宫,就看到迎面走回来的萧士睿,虽然封印但萧士睿还是得处理政务,看到夜摇光他笑着走上前:“摇姐姐,我知道你和允禾要回苏州,特意来送一程。”

  看着萧士睿伸过来的手,夜摇光将一个篮子递给了他,篮子里是温桃蓁。他们俩并肩走在被宫墙围起来的宫道上,萧士睿的宫人都远远的跟着,看这个架势夜摇光就道:“有话你就说。”

  “摇姐姐,你是不是很喜欢曹布德郡主?”萧士睿也就直接问出口。

  夜摇光侧首看着他,近而立之年的萧士睿,已经很成熟,他再也没有十多年的稚气,甚至沉稳有度,气质尊贵,岁月历练了他也改变了他,不变的是他看她的目光,一如当年尊重而又清澈:“为何这般问?”

  “我在想摇姐姐若非不是喜极了她,也不会在她陷入如今这等境地,为了她来寻我开口。”萧士睿的目光看着宫墙琉璃瓦上的白雪,“摇姐姐和允禾不一样,允禾是出于郡主能够给我带来的政治利益考量,让我不计较去娶一个心中有人的女人。”

  “你,会怨怪我么?”夜摇光的确是有些私心,不想曹布德因为勇于追求自己心中所爱,而沦落到不堪的境地,才会答应,这的确让萧士睿堂堂一个男人心里不舒服。

  “不,摇姐姐,无论摇姐姐做了何事,我永远不会怨怪你。”萧士睿目光清朗,笑得释然,“我来询问摇姐姐,是想确定心中所想,摇姐姐并不是仅仅因为允禾的考量,而的确是出于对郡主的一片喜爱之情。”说到这里,萧士睿正色担保,“摇姐姐放心,我可不是却女人的人,也不是没有见过女人之人,郡主嫁入东宫,我会如同妹妹一般照顾她,待到时机成熟,我会放她离开不属于她的地方。”

  “士睿……”夜摇光震惊。

  “宫门到了,摇姐姐记得时常来信。”萧士睿将温桃蓁递给夜摇光,等到夜摇光愣愣的接过去之后,萧士睿又道,“是她命好,得了摇姐姐的青睐。”

  看着那身着浅黄色五爪团龙图案华贵长袍远去的萧士睿,他的步履沉稳,衣袍在寒风之中翻飞,夜摇光久久不能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