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43章:婚姻与爱情与利益
  小雪风中飘旋,拂过庭院内的枯枝,徒留一片冰封般的沉寂。

  夜摇光坐在亭子里,她有些错愕的看着曹布德,似乎不相信自己方才听到的话,又问了一遍:“曹布德,你方才说什么?”

  那那一瞬间的勇气散了之后,曹布德低下头,却没有改口:“夫人,曹布德想要嫁给长孙殿下,还请夫人成全。”

  “你要嫁给士睿,理由?”夜摇光颦眉看着曹布德。

  咬了咬唇,曹布德才开口道:“其实嫁给长孙殿下,是父汗是阿兄的意思。曹布德对殿下并无爱慕之意,也不愿被高墙束缚了自由。可古大师他对曹布德无心,男女之情不能强求。我爱过他,也争取过他,更大声的告诉了他。能够为自己做的我都已经做了,阿兄和父汗放任了我任性,我想我日后再也不会对任何男人动情,我的婚姻还剩唯一的价值。就是为阿兄和父汗安心,为蒙古换来更大的利益。”

  既然不能嫁给爱情,那就嫁给利益。

  这就是曹布德的选择,夜摇光突然有些脑壳疼,对于曹布德的选择,夜摇光并没有觉得有过错,她勇敢的追求了,得不到却没有强求,并没有一心只为了所为的爱情而变得疯狂且偏执。也没有因为被拒绝而一蹶不起,而是迅速的压下心中的悲伤,做出了最理智的决定。

  老汗王应该和兴华帝差不多,已经迟暮之年,一旦汗王归天,嫁给汗王的萧又姝就起不了作用,尤其是萧又姝这一次做的事儿,要么就别把她送回蒙古,要么送回去就是兴华帝表态,任由蒙古处置萧又姝,因此萧又姝这条纽带已经断了。

  蒙古有收继婚习俗,就是父亲死后儿子可以继娶后母为妻。但夜摇光很清楚,克松是不会收萧又姝,拒绝的理由很冠冕堂皇,萧又姝是汉族人,汉族将收继婚视作,他自然是要尊重天朝,尊重萧又姝。

  如今朝廷宗室里已经没有适合嫁给克松的适龄贵女,可以从官宦之家择一贵女此封身份远嫁蒙古,不过兴华帝现如今也不想打破朝中的平衡,毕竟没有谁愿意将女儿嫁到蒙古,舍不得女儿去吃苦这只是一个好听的借口,而是嫁到了蒙古责任重大不说,一个不慎就容易被扣上叛国的罪名,实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民间选女子是对克松的不尊重,曹布德嫁到萧氏是对双方都好的事情。

  想到这里,夜摇光也不由轻叹一声,难怪古灸不敢娶曹布德,若是古灸对曹布德有一点情意,也许还会去争取一番,可偏偏古灸没有这份心,就不会为了一个不爱的女子,扛起本就不应该属于他的责任,且他要娶曹布德,只怕古家的双亲也是不愿意。

  夜摇光久久不语,曹布德心里越发的不安,只能壮着胆子道:“曹布德知道,我在陛下面前说了心中有他人,就没有资格再嫁给太孙殿下。此时再想着自己身为蒙古郡主的责任,实在是对殿下的大不敬。夫人放心,我若是嫁给太孙殿下,定然会恪守己份,绝不会给太孙妃娘娘惹麻烦,也不会与其他娘娘争风吃醋,也会尽心为太孙殿下分忧。”

  这一点也是夜摇光头疼的地方,萧士睿可不是阿猫阿狗,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他是大元朝的皇太孙殿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曹布德再重要,蒙古难道没有其他尊贵的女子?就算一定要和蒙古联姻,堂堂的皇太孙殿下难道还得上赶着去娶一个心里藏着别的男人的女人?

  曹布德现在也只能来求她,只有她能够去寻萧士睿,让萧士睿主动开口求娶曹布德,曹布德才有机会嫁给萧士睿,她自己乃至整个蒙古都不敢再开这个口,这也是为何当日在大殿之上,克松极力阻止曹布德奋力一搏,将对古灸的爱慕说出来。

  索性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萧又姝的爹越郡王给他一百个胆也不敢在外胡说,兴华帝虽然心里对曹布德心中有他人不舒服,但到底是政治因素更重要,只要萧士睿自己愿意,一切就是水到渠成。

  “你的心意我会告知太孙殿下,但成与不成,只能看你和他是否有夫妻缘。”夜摇光深思熟虑之后,并没有拒绝曹布德,但也没有对曹布德许下承诺。

  有这样的结果,曹布德已经感激涕零,夜摇光和她说了会儿话,将她送走之后,才去寻了温亭湛,温亭湛正在铺着厚厚毯子的地上和两个孩子玩,见夜摇光走进来,抬首问:“你答应了?”

  眉心一跳,夜摇光脱了鞋子也踩上暖和的绒毯:“你似乎知晓她的来意。”

  “何须猜测?她这个时候来寻你,总不会是求你去为难之南。”温亭湛陪着女儿移动着七巧板,低着头道,“放纵之后能够清醒的认清自己的处境,还算有脑子,嫁给士睿为侧妃也不亏。”

  “你的意思是赞同她嫁给士睿……”夜摇光坐在温亭湛的身边,温叶蓁拽着他到现在还没有解开,但始终没有厌弃的九连环扑入母亲的怀里,夜摇光伸手将他抱了个满怀。

  瞥了一眼对妻子格外热情的儿子,温亭湛回道:“当年我就赞同他迎娶曹布德,是他自个儿拒绝,若非如此……”

  温亭湛的话没有说完,但夜摇光却知道若非如此,又加上萧士睿后来做的一系列事情,他也不会怀疑萧士睿是对尚玉嫣动了情。

  “我答应她,也是觉得除了古灸以外,士睿是她最好的归属。”曹布德不是一般的人,她的年纪,她的身份都摆在那里,注定已经等不起下一次爱情来临,兴华帝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思,碍于对蒙古的尊重,赐婚的对象想来不会太差,可也好不到何处去。

  “这事儿,你最好莫要入宫去寻士睿。”温亭湛叮嘱兴华帝,“去寻太孙妃和侧妃说。”

  “你让我去寻素微她们两说!”夜摇光险些被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