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39章:又上了温忽悠的当
  兴华帝一刻都不想看到单久辞,初六就让他上路,温亭湛特意带着夜摇光去送行。

  夜摇光从来没有想到她会见到这样的单久辞,传了囚服,带着枷锁,脚腕上还有铁链。披散着头发,好在身上还算干净,不过这天寒地冻,看着实在是有些单薄。

  “侯爷莫要为难小的等人,一刻钟。”押解单久辞之人对着温亭湛哀求道。

  “卫荆带几位官差去喝杯热茶,一刻钟,本侯绝不会让你们为难。”温亭湛很好说话。

  等到打发了官差,温亭湛将揭开了枷锁的单久辞请到一旁的茶棚之中,他们现在已经在京外,城门口人多眼杂,自然是不好来相送。

  “没有想到,最后来送我之人,竟然是侯爷你。”单久辞颇有些轻嘲。

  “你我是政敌,又何尝不是知己?”在温亭湛看来,这世间再也没有人如同单久辞,能够让他兴起一战之心,除了单久辞也无人能够与他匹敌,对于这仅有的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温亭湛还是颇有些惺惺相惜。

  “临别敬侯爷这句话。”单久辞端起夜摇光准备好的酒杯。

  温亭湛爽快的将酒喝下去,澳门赌博网站:而又亲自给两人斟满杯子,端起来:“这一杯,多谢单公子此次援手之情。”

  手握着杯子,单久辞却没有立刻动,而是问:“你不好奇我为何知道有人要害你么?”

  “听单公子所言,似乎并不是从福安王那里得知?”温亭湛扬眉。

  单久辞贴着杯子的指尖动了动,唇角微扬,仰头就将酒喝了下去:“单某虽则三年远离朝堂,但侯爷可要当心,侯爷依然虎狼环伺,单某还期待着三年之后,能够与侯爷共事。”

  “昔年,单公子曾与我有五年之约,今日不妨再来一个三年之约如何?”温亭湛双手端着又被斟满的酒杯送上前。

  单久辞桀然一笑,端起酒杯也往前一送,两人的杯子相碰,相视一笑,就各自将酒饮下。

  一刻钟的很快,单久辞再度被上枷锁,跟着几个官差一路走向东三省。

  夜摇光看着颇有些叹息,虽然曾经她很不喜欢单久辞,即便是现在她也不喜欢,可她不得不说单久辞真的不负九州第一公子的名声,是个惊才艳绝的人物。

  “摇摇,这三年是他自己争取而来。”温亭湛牵着夜摇光的手往回走,“去流放之地,他可以看一看流放之地的弊端,三年的沉静,待到重回朝堂,他必然会一鸣惊人。陛下也想看一看他到底能够被重用到何等地步,且经此一事之后,他彻底的摆脱了福安王一党的身份。更加能够从这最乱的时局抽身,无论如何这三年值了。”

  “我只是没有想到他能够做到这一步……”

  在夜摇光的印象里,单久辞是个不择手段,阴狠毒辣之人。夜摇光觉得以他的能耐,想要摆脱福安王有很多办法,可他却都没有用,反而用了这种看似自讨苦吃的法子,把自己弄得这般狼狈,也要等到福安王先一步舍弃他。这种坚持与操守,令夜摇光佩服。

  “他一直是个真男人。”这一点,温亭湛从来不否认。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单久辞和福安王就像温亭湛和萧士睿,是歃血为盟,这是一种信念,一种关乎人格与道德的协议。若仅仅只是怀疑就抛弃了对方,这种人是不值得深交。单久辞是不惧福安王先一步违约,因为他赌得起,也输得起。

  他无愧于任何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真男人。

  “侯爷,古先生到帝都。”夜摇光和温亭湛刚刚走到城门口,就看到侯府的下人候在那里。

  夜摇光自然是拉着温亭湛迅速的回了家,不但古灸来了,关昭也被古灸带了回来,并没有第一时间关家。

  “洗漱完了,换身干净的衣裳就回去给你爹娘认个错,这世间没有爹娘不能原谅自己的孩子。你要追逐你的梦没有错,可你不征得他们的同意便不辞而别这就是不孝。”夜摇光板着脸对关昭说教。

  关昭却是认认真真的听进去,而后乖乖的吃了点东西,把自己收拾的体体面面,就鼓起了勇气回了关家,至于他回到关家会如何,夜摇光就不关心,而是关心起来另外一件事。

  “之南,陛下此次召你如今,是为了曹布德郡主……”温亭湛已经将事情前因后果告诉了古灸,圣旨上肯定没有明说,而去颁旨的人也未必解释的清楚,“你可有打算?”

  古灸皱了皱眉:“允禾弟妹不是外人,我便不隐瞒,我对曹布德郡主当真是无心。我时至今日也不曾对女子动过心,若郡主是普通女子,我便是顺势娶了也无妨,终究我也过了成婚的年纪,家里也催的急,不如成全姑娘一片爱慕之心,我婚后尽可能少出游,尽到为人的责任,指不定也是一桩美好姻缘。可郡主身份敏感,又关乎蒙古,丝毫怠慢不得。加之我古家素来不愿与朝廷牵连过深,一心只想做过作画人……”

  夜摇光听明白了,古灸这是要拒绝。虽然夜摇光很喜欢曹布德,也觉得曹布德和古灸很般配,但她不会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在古灸身上,有些遗憾却也尊重古灸的想法:“之南,曹布德郡主并不是一般娇滴滴的女儿家,比起你的拒绝,她更接受不了你的欺瞒。既然你对她无心,也无意娶她为妻,你便当着陛下的面儿如实拒绝,这才是对她的尊重。”

  “如实拒绝……”古灸正在烦恼要保全一下曹布德的颜面。

  “你对她无心,并不是你的过错,这世间哪有谁非得对谁上心动情的道理?既然无错,何不理直气壮的说?”有些人承受力差,俗称玻璃心,可夜摇光知道曹布德不是这样的人,伤心已经在所难免,不如她彻彻底底的醒悟也好收心。

  古灸经过一番深思之后,听从了夜摇光的建议,只是夜摇光万万没有想到,古灸拒绝了曹布德的当天夜里,她就登门来寻夜摇光,央求夜摇光说服萧士睿纳她为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