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25章:拜访单久辞
  说着话,两人就到了门口,太子妃身边的管事嬷嬷已经站在雕花门前翘首以盼,看到夜摇光和喻清袭,撑了伞快步走下阶梯来相迎:“太孙妃和夫人可算来了,主子一醒来听说夫人回京,可是一刻不停的催促奴婢去请夫人。早些时候知晓今年夫人和侯爷会回京复命,主子就盼着夫人回来。”

  “太子妃娘娘身子可好些了?”夜摇光连忙问道。

  “这天儿冷,娘娘也是时好时坏……”嬷嬷说到这个就没有了喜色,满脸愁容。

  此时他们已经入了屋内,太子妃脸色苍白,已经瘦了一圈,半靠在床榻上,披着厚实狐裘,原本有些困倦的闭着眼睛,似乎夜摇光进来感觉到了冷风,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就睁开眼眼睛,对着夜摇光慈和的笑着。

  “娘娘。”夜摇光行了礼,就在太子妃的目光下缓步走到了榻前,丫鬟端了一个矮墩过来,夜摇光坐下之后,握着她的手,五行之气蹿入她的身体里,不经意间却发现太子妃体内有股子寒毒,目光微微一凝,“娘娘风寒了多久?”

  “已经月余,请了三位太医,许是因着天寒之故,一直反反复复的发作。”太子妃近身的丫鬟说着眼眶微红。

  “无碍,有些乏力罢了。”太子妃的声音很是有气无力。

  “娘娘的药方可否给我过目?”夜摇光忽而询问。

  一句话,让身在危机四伏中庭之中谨小慎微的人都升起了警惕之心。

  对上太子妃询问疑惑的目光,夜摇光轻轻一笑:“阿湛也通晓一些歧黄之术,我是见着娘娘这病根儿一直未除,有些担心是否太医院的医官都过于保守,不敢下重药,这才想要拿回去给阿湛看一看。”

  “秦香,去把药方子取来。”太子妃立刻吩咐丫鬟,等到丫鬟退下之后,太子妃就抓住夜摇光的手,“我听说你家里添了两个孩子,是双生。特意准备一份礼,一会儿你带回去,今儿可把孩子带来了?”

  “天寒地冻,就不折腾两个孩子,等娘娘大好之后,我再将他们俩带来,皮实得很,可别打扰了娘娘的安宁。”夜摇光应承着。

  “我这样子也不好见孩子,孩子都是娇客,可别过了病气。”太子妃善解人意的说道,“不过,为了早些见一见你那两个孩子,我也得好起来才是。”

  “若娘娘当真好起来,倒是他们俩的福气。”

  夜摇光就这样和太子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太子妃虽然强打起精神,可到底身子不利爽,很快就面露疲色,夜摇光也就没有趁机告辞,离开太子妃寝宫的时候,拿了药方以及太子妃给两个孩子准备的礼物。

  也没有在东宫久呆,不顾喻清袭的挽留,以思念孩子为由就在正午之前离开了宫里,回到家正好吃上午饭,温亭湛一整个白日都不在,倒是晚间天刚刚暗下来就早早的回了家。

  彼时,夜摇光正在给孩子洗澡,温亭湛脚步无声的走进来,蹲在旁边很自然的就拿了帕子,将手伸进大木桶之中,把温叶蓁给拽到自己的跟前。

  “真是难得,日理万机的明睿侯爷,竟然这般早早就归家。”夜摇光忍不住就刺了温亭湛两句。

  惹得温亭湛低低的就笑出声:“家里娇妻佳儿在,我若是再不识趣,只怕要被撵出家门。”

  “算你还有点畏惧之心。”夜摇光轻哼一声,就把温桃蓁给抱起来,幼离立刻送上厚实松软的干棉布将温桃蓁给裹起来,那边温亭湛也把温叶蓁抱起来,宜薇也赶忙搭手。

  夫妻两将湿漉漉的两个孩子裹得严严实实的抱到一旁的软榻上,分别用五行之气与真气迅速的将孩子的头发水汽弄干,手脚麻利的给孩子穿衣裳。

  “为夫哪敢不敬重夫人?”温亭湛伺候着儿子,还不忘讨好着夫人。

  转眸瞥了温亭湛一眼,夜摇光把打理好的女儿抱向寝房,温亭湛的速度丝毫不慢,紧跟其后,夜摇光取了羊奶递给温亭湛,两人分别喂着孩子,夜摇光道:“我今日去了东宫,看了太子妃,太子妃染了风寒,可我感觉到她身子里有寒气盘固。”

  “你怀疑太子妃的病有人做了手脚?”温亭湛听出了夜摇光的意思。

  “我也不敢笃定,毕竟太子妃并未中毒,可太医院都是杏林高手,一个风寒需要治疗两月余?”夜摇光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敏感,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味。皇宫的太医院,那绝对不是一群光鲜亮丽的草包,都是有真材实料的人,太子妃没有大问题,就是一个普通的风寒,也就不存在不敢下重药的中庸之道。

  而且夜摇光也和太子妃的嬷嬷说了些话,太子妃应该病了之后就很是注重太医的叮嘱,如果是对症下药,不可能拖得这么长久,实在是耐人寻味。

  “太子妃的寒毒位于何处?”既然是夜摇光上心的事情,甭管是不是夜摇光的多心,温亭湛难免要让她安心。

  “太子妃的寒毒之气都盘桓于脾胃。”夜摇光回答。温亭湛的手一顿,这细微的变化,一下子就被夜摇光给捕捉到,但她看了看怀里的女儿,也就没有立刻追问,而是耐着性子先喂完奶之后,又将两个孩子哄睡,澳门赌博网站:才拉着温亭湛离开了内屋,“有何不妥?”

  “我这两日一直在调查太医院的事情,杜四叔不是说当年其父便是被无端卷入霍家偷龙转凤一案的医官,当年寇家为了不引起陛下的怀疑,不敢立刻对其父痛下杀手,而是铺排了几日,这倒是给了其父喘息之机。”温亭湛对夜摇光交代这几日的行踪,“只不过当时寇家实在是势大,杜四叔的生父一直被困在宫中好几日,知道中毒而死的前一夜才知晓家中遇难,匆忙赶回去了一遭,我想杜四叔的生父定然在那一段日子里回想法子在太医院留下痕迹。故而,这两日去了太医院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