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24章:孩子的终身
  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儿,澳门赌博网站:才会让喻清袭情绪如此大,夜摇光没有说话,而是静待下文。

  “就连今年除夕宴的大事儿,陛下也是交给了四皇婶。”喻清袭有些不高兴。

  夜摇光瞬间明白了,自从萧士睿入主东宫,宫里的大大小小宴会,都是太子妃协同喻清袭这个太孙妃来办,这回儿直接越过了东宫,给了四皇子妃,偏偏这个时候和萧士睿打擂台的福安王又被冷藏,只怕很多人都认为帝王的风又变了方向。

  “难怪广安王府那般热闹。”夜摇光来宫里的马车恰好路过了广安王的府邸,门庭若市很是热闹,“太子妃娘娘呢?”

  夜摇光来了这会儿还没有见到人。

  “母妃染了风寒,一直睡不好,摇姐姐来的不巧,我刚伺候母妃睡下,我已经派了守着,等母妃醒了自然会告知母妃,母妃要是见了摇姐姐一准儿高兴。”喻清袭立刻又将那点事儿抛开,兴致勃勃的对夜摇光道,“摇姐姐你怎么不把两个孩子带来,让我也见见沾沾福气。”

  龙凤胎啊,喻清袭这辈子还没有见过呢,要是自己能够一下子怀上两个,一儿一女那真是从此不再生育,也觉得心满意足。

  “有的事机会,等过了年节,你再来我家里看。”夜摇光可不想将孩子带到宫里来,尤其是现在这个关键时期,虽然她定然能够保护好两个孩子,可夜摇光容不得半点意外,这个时候夜摇光相信不少人都在打她的主意,“你是个有福气之人,不需要沾旁人。”

  笑了笑,喻清袭就接着聊到了孩子身上,做了母亲一说到孩子就停不住嘴,从平日里的小趣事儿,到育儿经,再到孩子的吃喝拉撒睡……一说三个人就是一个时辰。

  直到太子妃的丫鬟来请夜摇光,喻清袭将五个孩子自然而然的交给了尚玉嫣,就亲自陪着夜摇光去了太子妃的寝殿,走在路上,大雪纷飞,丫鬟撑着伞,夜摇光道:“你倒是放心。”

  反应了一会儿,喻清袭才明白夜摇光说的是什么,不由失笑道:“摇姐姐,若是换了我尚未出阁之前,我若是看到那家妻妾如此,也是不愿相信,甚至更不相信此时会发生在我自个儿的身上,可它偏偏就是发生了。不瞒摇姐姐,我家中尚且有嫡亲的姐妹,都不如玉嫣待我好,这人心都是肉长的,况且我对殿下唯有一片感恩之心。抛开了儿女之情,我自然是希望殿下能够轻省,他的后院能够安宁,我和玉嫣如姐妹般相处,对我们三人都有利。”

  很多人不明白她是如何做到,喻清袭自己也说不清她怎么能够做到。首先,自然是为着萧士睿着想,毕竟到现在她已经认清了现实,当她没有利用价值,不能给家族带来足够利益的时候,家族会随时随地的抛弃她。反而是父母一再对她说不能依靠的丈夫,始终对她不离不弃。

  不去和温亭湛对比,在喻清袭看来,这世间已经再没有比萧士睿更好的夫君,他给了她嫡妻应该拥有的一切,只多不少。他们生在皇家,天家情薄。既然目之所向是那至高之位,就应当要有所割舍,日后萧士睿是要心怀天下之人,他不要儿女之情,作为他的妻子也可以将之抛开。不困扰着自己,喻清袭发现她能够活得很开心。

  和尚玉嫣最开始,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后来日益相处,她是真的喜欢尚玉嫣那么有胸怀,那么有胆识,那么有谋略的女人,有时候她都经不住叹息,尚玉嫣嫁给萧士睿做侧妃可惜了。

  “你不怕,她只是城府极深,现如今与你交心,日后会一脚将你踩到地底下么?”夜摇光目光沉静的看着喻清袭。

  她的容色太过煞有介事,让喻清袭有一瞬间的惊慌,不过也是转瞬即逝,她含着笑意的目光看向飞落的雪花:“摇姐姐,我不怕。怕是没有用的,我根本不配与她为敌,她若处心积虑想要对付我,不论是现下当真虚情假意,还是日后反目成仇,我都不是她的对手。一个聪明的女人不可怕,一个聪明的且能够轻易看透朝堂局势的女人,身在帝王家,若是有野心,我根本防不胜防。琉球是劣势是优势,我相信都在她自己的掌握之中。对上玉嫣,我唯有诚心相待,我相信她是个有良知的好女人,以心换心。她想要的我都能够给她,她为何还要来对付我?”

  夜摇光没有说完,而是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有些摸不准夜摇光的意思,跟上夜摇光,喻清袭接着道:“便是当真有朝一日,我成为了她的垫脚石,被她所利用甚至残害,我也不会去埋怨什么,毕竟是我自己愿意去相信她。与其都得两败俱伤,我宁可赌一赌双赢之法。她是琉球的公主,见惯了富贵,皇后之位她从来不屑,如果可以,如果不是为了琉球,我想她更愿意离开这森冷的宫墙,哪怕去一个乡野隐姓埋名,自由安度余生也好。”

  “你能够这般想,我就放心了。”迈入太子妃寝宫庭院之前,夜摇光回首对喻清袭欣慰一笑。

  她并不是要提醒喻清袭去防备尚玉嫣,也不是要挑拨他们俩的关系。未来的事情到底会如何,谁也说不准,任何事情都会有个万一。夜摇光只是把那及不可能出现的结果想给喻清袭打个招呼。

  目的就是为了让喻清袭明白,今日是她自己选择相信,日后是好是歹,都希望她能够接受这样的结果,莫要到了最后被辜负,便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各种不甘憎恨。夜摇光很讨厌这种人,这等想法。

  总有一些人,被伤害从来不寻找自己身上的原因,一味的埋怨天理何在,人心不古,只看得见别人的恶毒,看不到自己的愚昧。

  “我明白,摇姐姐。”喻清袭也莞尔。

  “能娶到你,是士睿修了几辈子的福。”夜摇光打心眼里喜欢喻清袭,不同于对尚玉嫣的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