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15章 没有时间思念过去
  吴启佑突然的一番话,让郦昙呆住了,她傻傻的看着吴启佑,一颗晶莹的泪珠还是不由自主的滚落下去,但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唇角掀起一抹笑,吴启佑走到她的面前:“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四十五年的人生,不是因为过去的回忆,你至始至终都都是唯一一个让我想要娶的女人。”

  他们分隔了二十五年,很多东西都已经陌生,并不是因为知晓了他们之间的过去,吴启佑才有了这样的想法,当他在屋子里醒来,他很自然的接受她的触碰,这是换了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他自小自律甚至有些严苛,自懂事起就不喜欢丫鬟的服侍,一直跟着小厮。

  就算是前头的亡妻,对她只有出于妻子的尊重、关心、忠诚,极少亲密相处,穿戴更是从来不假于人手。即便没有记忆,没有了过去,他依然很容易甚至自然而然的接受了郦昙的靠近、触碰乃至搀扶。

  “我已经娶过旁人,无法改变,也不能抹去。但已经过去,我们都忘了过去,从这一刻只有我们,没有你身后的家族,也没有我的责任,重头来过。”吴启佑轻声对郦昙道。

  前一刻还满身心的绝望,下一秒郦昙又跳入了梦境一般的喜悦之中,大喜大悲之下她眼睛一黑,就软倒下去,吴启佑动作比大脑快,一把将她抱住:“阿昙!”

  温亭湛和夜摇光迅速的奔进去,吴启佑已经将郦昙抱到了内屋,夜摇光取出五行针,凝聚了一点五行之气替郦昙疏通经脉,强化她的生命力。

  “先生不必担心,她不过是受了刺激,并无大碍,很快便会苏醒。”等到夜摇光收了手之后,温亭湛替郦昙诊了脉。

  “她的身子……”吴启佑担忧的问道。

  温亭湛沉默不语,倒是夜摇光先一步开口:“她被挖过修炼灵根,身体自然较之常人虚弱,如今她也是凡胎肉体,生老病死无法避免,她应该已经年过四旬……”

  郦昙只不过是人类自然的衰老,就如同一个受过重创,伤过元气的人,当他的年岁增加,身体的器官功能就会比身体健朗没有受过重创的人要衰老的迅速,这就是人为何要强身健体的原因之一。

  “可有法子……”话到一半,吴启佑就收了声,郦昙自己也是出自世外高人之家,若是有法子也不会让她拖到如今这地步。

  “有法子。”夜摇光很是干脆果断,“带她会苏州府,在我府上养上一个月,不说多长久,十年寿命我还是能够给她。”

  眸光动了动,温亭湛终究没有保持了沉默。

  “当真?”吴启佑格外的高兴,澳门赌博网站:激动不已。

  温亭湛借着不打扰他们二人的理由,将夜摇光拉了出去,远离了小木屋:“摇摇,她现在是世俗之人,这给世俗之人增添寿数,难道不是逆天改命?”

  茫茫大雪之中,夜摇光停下了脚步,她转过头看着温亭湛:“阿湛,其实我们这类人,生来就是和老天爷对着干,除非从此不再涉足这一行,否则一直在逆天改命。我们能够做的便是尽可能的避免改一命而牵连多人,不为伤人损人之举。我并不是被郦昙和先生的事迹所感动,而是在想我们这类人存在的意义。”

  “既然我们有这样的能耐,为什么行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还要畏首畏尾?人生太多捉摸不定,有些事纵使循规蹈矩也未必能够躲得过,你不也是对我说,让我万事随心而为么?”夜摇光牵起温亭湛的双手,与他相对而立,“我相救郦昙,并不是因为吴先生对你而言至关重要,才这般行事,而是单纯的我想救他。这一路行来,我们遇到多少痴男怨女,能够相守的实在是太少。阿湛,老天爷既然让郦昙遇上了我,也许就是想要成全他们。”3

  漆黑幽深的眼眸,静静的深凝着夜摇光,温亭湛抿唇不语。

  抬手指尖落在温亭湛的唇瓣上,夜摇光的指腹轻轻的摩挲着:“阿湛,我不否认若非你用得上吴先生,我不会插手这件事。但人与人最初相接处,也许是为了利益,也许只是为了心中一点莫名的情绪,或多或少都是有些私心,可能够真正的深交的那一定是后来付出了真心。吴先生虽然岁数上可以做你我的爹娘,但我们和他平辈相交,是出自内心的愉悦不是么?既然是朋友,为何不能在其逆境之时,施与援手?”

  “摇摇……”

  “我知道,因为这件事起因在你,是你把我拉进来,原本你也许只是想要我多些事情做,让我心里不那么空旷,兼之你想要得到吴先生的相助。我也知道,就算没有吴先生的相助,你也不惧任何困难,真是因此你的心里更加不适,你觉得你为了走一步捷径,而带了累我。”夜摇光不给温亭湛说话的机会,“可我们是夫妻啊,我习惯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寻你,你告诉我被我依赖的那一刻,你是觉得心累还是欣喜?我从来没有觉得我让你为我东奔西跑,绞尽脑汁是不当的行为,这世间若你都不应该为我不计一切,哪还有谁应当?反之亦然。”

  没有说话,温亭湛将夜摇光揽入怀中。

  大雪纷飞的山野,寒风肆掠的刮着,却破坏不了那相拥之间的温暖。

  夫妻之间,彼此依托,相互扶持,就应该是理所当然,这才是情深不倦。

  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吴启佑便等到郦昙醒来,将夜摇光能够就她的事情告诉她,并且问她愿不愿意和他一起会苏州,郦昙自然是愿意,她觉得她的一颗心就这样想活了。

  “要和你的亲人作别么?”站在小木屋前,郦昙有些不舍的看着这个小屋子,她二十多年的光阴都在这里。

  郦昙摇了摇头,仰头看着他:“除了你,这世间我再也没有亲人。”

  欠父母爹娘的她都已经还清了,如今的祢族她的祖父才是族长,身为孙女她也已经为郦家付出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