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009章 白发姑娘
  “富贵公子?”夜摇光第一想法就是单久辞,“可否说一说那位公子的穿着打扮。”

  单久辞喜爱一般人都不敢轻易去尝试和驾驭得了的绿色,夜摇光见过他这么多次,说实话他就没有哪次的穿着打扮和绿色不挂钩。

  “那位公子啊,着了一袭青藏色鱼纹广袖长袍……”毕竟是读过书的小伙子,形容的很细致。

  夜摇光听完,除了单久辞还能是谁?看来,果然是被单久辞抢了先。给了小少年一点碎银做答谢,夜摇光和温亭湛便选择另外一条路返回霍家,温亭湛的的确确的办了正事,从农作到治安都是认真的在考察,用了两日回到霍家。

  三日的时间,卫茁已经调查了很多东西堆满了温亭湛的书房。虽然东西多,但卫茁按照重要程度整理,温亭湛看了第一份册子,就面色一变。

  “摇摇,我们现在就回一趟祖宅!”温亭湛一把拉住夜摇光。

  “金子,桃桃和叶蓁交给你照料。”有一股脑儿的从怀里取出了牛乳,“晚些时候你喂他们一道。”

  说完就带着温亭湛朝着庐陵县飞掠而去,半空之中夜摇光问:“到底是何事儿?”

  “杜四叔,是当年懿妃娘娘怀上龙胎之后的医官后人。”温亭湛如实告诉夜摇光。

  “竟然是杜四叔!”夜摇光惊讶不已,“杜四叔不是杜家村之人吗?”

  杜荇医术一直了得,而且还去过帝都,按照杜荇的年纪来算,如果他是当年给懿妃娘娘看诊的医官后人,那他就只能是逃出来的本人,三十多年前,杜荇应该是十多岁的少年。那他为何后来又回帝都去闯荡?

  “杜四叔是顶替了杜家村一个游方郎中儿子的身份,这位游方郎中走街串巷,儿子也一直带在身侧,村里还是其四五岁之时见过,后来就和其父一走十来年,再回来带着落户的凭证,说得上几件村里的事儿……”温亭湛对夜摇光道,这些都是很容易作假,“杜四叔重回帝都的那几年,正好是寇家灭族那几年。”

  “你的意思是,杜四叔在寇家覆灭这件事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夜摇光听出了温亭湛的意思。

  这么看来不能让杜荇落在单久辞的手里,萃琴还没有关系,他们就当是少了一个证人。可杜荇不说对他们夫妻,就连对柳氏夫妇都是格外的照顾,一旦被单久辞抢先了,他们势必受制,不过夜摇光觉得单久辞应该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杜荇的真实身份。

  果然,夜摇光和温亭湛直接飘落杜荇他们的屋子外面,绕过墙壁就看到院子里躬身在侍弄着药材的杜荇,两人才松了一口气,澳门赌博网站:就直冲了进去。

  “湛哥儿,摇光丫头你们两……”

  杜荇正在惊讶,温亭湛就拉着杜荇往屋子里走:“杜四叔,我们有些话,屋子里说。”

  “四叔,四婶呢?”夜摇光没有感觉到莫氏的气息。

  “你四婶去府城探亲了。”杜荇回答,“她侄儿现如今是豫章郡的知府大人。”

  “莫有为?”夜摇光一下子就想起来,当年她陪同温亭湛去兰县的时候,兰县的县令,六年前的事儿,六年由知县升任知府,倒也是合情合理。

  “你们何时遇上的?”杜荇给温亭湛和夜摇光倒了杯茶水,对于他们能够认识杜荇不好奇,都在官场上,虽然两人没有在一处共事过,但见着却并不是不可能。

  “几年前有过一面之缘。”温亭湛回了一句后,对夜摇光道,“摇摇你现在去府城将四婶接回来。”

  夜摇光点了点头就离开,单久辞之前没有查到,那是因为他没有放太多的心思,他一心想要让福安王安度晚年,就这样把这件事给遮掩下去,肯定没有尽心尽力,但现在不一样了。迫在眉睫的事情,单久辞如果也恰好这个时候查到,杜荇他抓不到,肯定会抓莫氏牵制杜荇。

  夜摇光迅速的赶到府城,很快就潜入进知府衙门,恰好莫有为就住在府衙的后院,所以莫氏也很容易就寻到,不由分说的就逮着莫氏落空将莫氏带出了院子。

  “摇丫头,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这又是发生了何事儿?”莫氏一边跟着夜摇光走,一边问,还不忘回头吩咐迎上来的下人丫鬟,“回去告诉你们大人,就说我与故人一道回去。”

  “四婶,现在你和四叔不安全,我先带你回去,有什么事儿你问问四叔便知。”夜摇光也不详细的解释,到了无人的地方,抱住莫氏就飞掠而起。

  夜摇光飞的不算高,看着颇有点像江湖侠客的轻身功夫,倒是没有让莫氏感觉到害怕,但速度却没有变,一刻钟就从府城回到了祖宅,没有去杜荇的家中,此时杜荇已经和温亭湛到了他们的宅子里。

  夫妻两对视了一眼,那无言的默契令人艳羡。

  倒是杜荇的脸色不太好,想来温亭湛已经和他摊牌,看到莫氏之后,温亭湛道:“四叔,四婶已经被安然接回来,只要这几日四叔和四婶不出我这宅子,就绝无危险,待到事情解决之后,我定然会派人来知会四叔与四婶。”

  杜荇重重叹了一口气:“当年到底发生何事我也不知道,我那时还在宫中做药童,那日下午懿妃娘娘产子之后,我爹从懿妃娘娘宫里回到太医院就立刻给了我一个络子,让我拿着去东宫寻大宫女萃琴姑姑,萃琴姑姑看到之后,就立刻安排了东宫的人将我送出了皇宫,我打算回家里去看一看,可我的家中无故失火,我开始意识到有大事发生,只能去寻了杜荇的父亲,他是个走方郎中,欠了我父亲的恩情,我对他说有人要追杀我,问他可有法子助我,他便给了我他儿子的户籍书,与我说了些杜家村的事儿。他儿子已经死了三年,因为一直未曾回家乡,便没有去衙门上档,从此,我就顶着杜荇的身份来到了杜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