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97章:夜摇光的翻转计
  夜摇光皱了皱眉,就算再恨自己的姐姐,也不应该胡言乱语啊。

  从四姑娘的口中,夜摇光可以听出霍二爷应当非常爱自己的妻子,又特别宠幸自己的小女儿,妻子死了,小女儿一口咬定是大女儿所害,只怕霍二爷对四姑娘从此不会有好脸色。

  那时候六姑娘也应该七岁了吧,她浑身湿漉漉,她的母亲溺死在河里,只怕六姑娘的话,没有几个人会怀疑,而四姑娘从此就背上了害死母亲的罪名。她爹认为她害死了自己的发妻,心爱的女人,她的哥哥认为她害死了自己的母亲,还有一个从此恨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妹妹……

  夜摇光有点想象不出来,她到底是怎么安安全全的长大,又是多么坚韧才没有心性扭曲。

  本来还想问点什么的夜摇光,已经问不出口:“你有自己做过的荷包么?”

  正沉浸在悲伤之中的霍慕萍突然一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悲伤的情绪困住了她的思维,还是夜摇光身上那如母亲般温柔的气息让她眷恋,以至于卸下了防备,她甚至都没有犹豫,就从枕头下取出了一个荷包递给了夜摇光。

  夜摇光拿在手里,一样的精致小巧,但是绣法和那个萍字都不一样,她拿在手里笑了笑:“过去的事情我们无法改变,但活着的人还要好好的活着,做母亲的也许有时候会偏颇一点,可这世间没有不心疼的母亲,除非这位母亲毫无人性。她定然也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活着,我相信当日跌入河里的是你,她也会奋不顾身的跳下去。你不亏钱任何人,有些事情是人力无法预测也无法阻挠的悲剧。睡吧,别多想。”

  如清风拂过花蕾,瞬间催开繁花的声音,像冬日的暖阳,照耀到四姑娘的心里,她竟然就那样被夜摇光扶着乖乖躺了下去,在夜摇光的注视下闭上了眼睛,很快沉入了梦乡。

  等到四姑娘呼吸绵长之后,夜摇光才收回手,她用了点五行之气,做了母亲之后,夜摇光的心就更加柔软。尤其是霍慕萍才十五岁,夜摇光已经二十八岁,还真的差了一倍。这个时代十三岁做母亲的还真不是没有,只不过并不多罢了。

  回到屋子里,温亭湛躺在床榻上,屈膝看书。他最喜欢这个姿势,以往是因为守着她,现在是守着两个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夜摇光看到他这副模样就觉得暖心得不得了。

  “怎么了?情绪不佳。”即便夜摇光一进屋子里,看到他就发自内心的笑了,但她最初那抹无奈之色,温亭湛还是看到了。

  “听了一本难念的家经。”夜摇光轻叹一口气,直接拖了衣裳上榻,她早就沐浴过。隔着孩子躺在最里面,看着温亭湛,将霍家两姐妹的恩怨讲给温亭湛听。

  “这世间,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千家人便是千家事儿,倒是你说的那六姑娘,我听着仿佛她用她的丫鬟,用香火供养着一只鬼?”温亭湛一瞬间就抓住了重点。香火,应该不是邪修需要的东西,那阴煞之气必然是来自于鬼。

  “能够用香火供养的鬼,必然是直系先祖,且亲属关系不得越过三代。”

  都说吃后人香火,这真不是说着玩。有些人死后若是不慎成了孤魂野鬼,没有进入轮回道,在还没有拥有修炼之能前,如果没有子女孙儿供奉,那用不了多久就会烟消云散。这东西,夜摇光也接受不清楚为什么,但它就是这样,因为夜摇光在前世亲自验证过。

  “也就是说,那只鬼是六姑娘那丫鬟的祖辈或者父母辈。”温亭湛若有所思,见夜摇光颔首,他起身下榻走出了房间。

  夜摇光知道温亭湛必然是让卫荆或者卫茁去调查,毕竟这件事并不长远,就算是祖父母辈,也就顶多和霍老爷一代人,时间并不久,先查清楚这个人的身份再做决断。

  并不是夜摇光要多管闲事,而是她不可能让任何一个鬼留在人世间,就好比宗门不准弟子留在世俗和凡人结合,拥有非凡人之能的生灵留在俗世,迟早都会带来灾难。尤其是鬼魅,就算有香火供奉,也是长久之计,随着它的壮大,香火就该满足不了它。

  想着想着,夜摇光就睡着了,等到温亭湛折身回来,就看到夜摇光连被子都没有盖上,无奈的笑了笑,给夜摇光盖好被子,然后在夜摇光的脸上亲了一口才跟着入睡。

  第二日,温亭湛就出了门,他和霍家说是因为徽州和徐州距离苏州太远,他特意来巡查,是从徐州转道过来,自然是做足样子,尤其是他还需要打听消息,也是应该出去。

  单久辞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夜摇光和温亭湛也没有问霍家,权当什么都不知道。至于他们夫妻的来意,想必单久辞也告诉了霍家,霍家也装糊涂,那就大家都糊涂着好了。

  夜摇光用了午膳把两个孩子哄睡,然后就单独去寻了吴氏,正在准备年末各家年礼的吴氏对于夜摇光突然到来,自然是热情但也好奇,尤其是夜摇光说有话单独和吴氏说。

  吴氏遣散了下人之后问:“可是有招待不周之处”

  “大夫人带人热情真诚,霍家家风刚正,哪里有招待不周之处。”夜摇光笑着摇头,而后将手里的一个荷包拿出来:“昨儿晚上,外子劳动了贵府一番,他素来是个挑剔的人,让大夫人受累。不过,当时我看到四姑娘的丫鬟竟然从书房走出来,我这个人记性有些好,因此便好奇,进去看了看,在书房看到了此物。”

  吴氏拿着荷包,看到上面的名字,又打开荷包看到里面的青丝,脸色顿时一阵青白:“温夫人放心,此事民妇定然会给夫人一个交代。”

  说着,吴氏就站起身,要吩咐外面的丫鬟,却被夜摇光给拦下:“大夫人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