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86章:免死金牌
  霍家不好对付,夜摇光和温亭湛到了徽州府也是相当的低调,因为抓了一个不明身份分神期的修炼者,夜摇光都不敢去住客栈,他们在徽州并没有产业,也担心随时会有同道中人寻上门,未免牵连无辜,夜摇光还是咬牙花大价钱买了一处宅子。

  一进的院子,坐落在最繁华的街道上,距离徽州第一大户的霍家也不过两条街,走个小半个时辰就能够到达,因此这个小院子可比一般的一进院子贵,夜摇光要的急也没有和人牙子讨价还价,好就好在这院子是崭新的布置,夜摇光他们可以直接入住。

  “我们这算不算有钱就是任性?”夜摇光走到屋子里,把两个熟睡的孩子选了个好位置安排好,转身出来打量屋子,看着景色宜人,哪怕是一进的院子,也有个规模不小的园林式庭院,方才花的钱也觉得不那么肉疼。

  “没钱,摇摇也可以任性。”温亭湛丝毫不放过任何说甜言蜜语的时候,“你有我。”

  潜台词就是:我,就是你任性的资本。

  夜摇光瞬间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不要脸。”

  温亭湛也不恼,上前从身后将夜摇光抱入怀里,微微躬着身子,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金钱权势的确能够带给瞬间的巨大满足,就像烟火,当它绽放的一瞬间,明媚了你的心房。却转瞬即逝,留下来的依然是空荡荡的黑夜,和无尽的凉意。唯有真情,它看不见摸不着,却时刻萦绕在身侧,让你哪怕粗茶淡饭也犹如山珍海味。”

  夜摇光却不赞同的摇头:“贫贱夫妻百事哀,若是只有真情,却没有一定的金钱,每日为着三餐奔波劳苦,哪里来的空闲享受情之暖,情之深?若你问我金钱和真情哪个更重要,我自然是选择后者,若是你让我二者只能择其一,我是享受过富贵之人,自然没有过甚的向往之心,我也会选择后者。但我却不觉得金钱不重要。不过你说的也对,金钱全是带来的只能挂满身躯,塞不满内心。”

  “所以啊,钱不必多,知足常乐。”夜摇光展开双臂,深吸一口气院子里的气息,仰头对温亭湛眨了眨眼睛,“这也是我为何不参合到仲家去的原因。”

  仲尧凡是真的有钱,他们两家算得上交情深厚,仲尧凡曾经多次邀请她合作,但她除了手下仲尧凡那一枚印章,方便随时多个落脚点,或是到了陌生的地方有人帮忙以外,从来不参与仲家的经营。

  她自己的确没有什么经商的天赋,但仲尧凡有,她只需要出资基本是稳赚不赔。可这世间的钱哪里有赚的完?她现在也不贫穷,甚至可以算得上富户,对此她很满足。

  “走,趁着两个小家伙还没有醒,我们去仲家的产业看看,能不能蜇摸什么适合布阵的法宝。”随时都要如临大敌,夜摇光可不想掉以轻心,更何况她相信温亭湛也想多了解徽州的情况。

  果然,温亭湛吩咐了卫荆和金子,就和夜摇光相携出了院子。

  地处繁华区,只有一刻钟的路程就到了商业街,而且应该是府城最顶端的一条商业街,夜摇光果然很容易就找到了一家仲尧凡的产业,不过是个酒楼,夜摇光也不想四处看,等解决完事情之后再慢慢来闲逛,直接去了酒楼问了主事的人哪里有风水之物兜售。

  仲家的旗下没有专门这类的东西,不过有两个当铺和一个珍玩楼,让夜摇光和温亭湛在这里吃顿饭,他立刻去查一查。正好夜摇光赶了一天一夜的路程,现在也差不多是午时,而且如此也不会闹出大动静,夜摇光就和温亭湛现在酒楼用膳。

  主事的办事很麻利,就夜摇光和温亭湛吃完一顿饭的功夫,两家当铺和珍玩楼所有与风水相关的东西都送到了夜摇光的面前,足足有两大箱子,一点也不少。

  夜摇光一一的看过去,好东西还不少,有很多都是具备灵气的东西,不过夜摇光却没有想着将之占为己有,而是掠过,不过给了他们暗示,看他们够不够聪明,大多都是不需要什么避讳和使用技巧,放在家里戴在身上都有一定趋吉避凶的作用。

  翻了半天,都没有从箱子里翻到什么适合家宅的东西,夜摇光不由轻叹一口气。

  “侯爷,侯爷夫人,小人那里到还有一物,侯爷夫人不妨看一看。”就在夜摇光准备喊温亭湛陪着她去外面淘的时候,其中一家当铺的主事拿出一个半尺长,半尺高的正方形雕花盒子,打开面相夜摇光。

  红绸之上是静静躺着的湛蓝色线打出来的四个络子,不过这个络子有点稀疏,更像一个框架,框架里面是一幅蜀绣图,绣图可能只有巴掌大,却是极其活灵活现的四象图,这么小的尺寸,将四象绣的如此栩栩如生,精美的让夜摇光赞叹,最妙的是这四象图没有用任何彩色的丝线,而是用纯黑在纯白的布料上勾勒出来,有中国山水画的大气。

  而且这四象图之上蕴含着灵气,倒不是开关或者用了什么沾染的灵气的材料,应当是这四象图出自于某一个蜀绣大家,任何在一个领域上登峰造极的人物,他所遗留下来的作品,都会凝聚匠气,这股匠气会根据这位大家的善恶转化为灵气或者邪气。

  “这个我要了。”夜摇光几乎是一眼就看上了这东西,“是否死当之物?”

  夜摇光也担心是他们为了讨好将活当之物拿来,如果是活当,那它就是有主之物,他们道家讲究随缘,自然是不可能去抢夺他人之物。

  “夫人放心,不是死当之物,小人也不敢拿到夫人面前。”主事的再三保证,“契据小人都没有带来,夫人若是稍等片刻,小人这就派人去取来。”

  “不用麻烦。”夜摇光看得出这主事没有说谎,“这东西价值几何,你开个价,先别推拒,这东西要成为我的所有物,你非得收钱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