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85章:今时不同往日
  一抹白色的身影犹如轻烟从夜摇光眼前掠过,十五年的光阴夜摇光的修为猛蹿,但对方的修为也是大涨,当年她的修为就在夜摇光之上,只不过今非昔比,现如今她的修为可没有夜摇光高,纵使她是纯水元素修炼者,依然躲不开夜摇光的眼睛。

  “阿湛,你先去和卫荆他们汇合。”夜摇光交代一声就一个纵身消失不见。

  好在捏泥人的师父一直低着头专心他的活计,地方稍显偏僻,虽然夜摇光和温亭湛的容貌有些招人,但就算看着的人,也是看着夜摇光的身影极快的冲出去,心里感叹一下这位夫人是个传说中飞檐走壁的高人就完事。

  温亭湛很淡定,他态度和蔼的问捏泥人的师父买了不少彩泥,恰好路过还有人卖冰糖葫芦,也买了几串,这才一路按照原定的计划,走走停停,看看问问往城门口去,因为他们要逛街,马车那么大自然是不能时刻紧跟着他们,卫荆早一步去了城门口等待。

  而这段时间,夜摇光已经迅速的顺着追影香的气息追了上去,对方乃是纯水体质,隐藏能力相当的高,几乎只要有水的地方都能够成为她的助力,试问这世间何处没有水?人的身体里,活物的身体里都有水,要不是追影香,夜摇光都未必能够追得上。

  而且对方的修为也不低,夜摇光粗略估计应当是分神期,比她稍微低了一级,可分神期和合体期却是一道天堑,有些人一辈子都迈不过去,加上有追影香,夜摇光很快就将她拦截下来,此时他们已经追到了郊外。

  夜摇光手中神丝长绫飞旋而出,半空之中一横,但闻砰的一声巨响,空中的长绫倏地出现一个凸面,而后一股气力被弹回来,那一缕白烟现了原形,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夜摇光。

  “十五年不见,别来无恙。”夜摇光抬手将神丝长绫收回来,凌空而立。

  十五年的时间,对他们这些修炼者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两人的样貌都没有多大的变化,相较而言,夜摇光褪去了当年的稚嫩,多了沉淀的明媚,而对方依然青春貌美。

  比起十五年前,夜摇光的容貌还是有些变化,对方只是觉得她有些眼熟,尤其是当初夜摇光的修为和现在相差太远,对方的目光审视且带着一点疑惑。

  “十五年前,道县。”夜摇光好心的给对方提个醒。

  对方美目一睁,很明显是想起来了,旋即眼底浓浓的惊惧,只怕是没有想到夜摇光的修为会突飞猛进的这般快,她自己也算是修炼速度神速,但和夜摇光一比真是天差地别。

  “当年我曾给你两条路,自裁亦或者我送你一程,今日我依然给你两条路。”夜摇光抓在手里的神丝长绫飘飞,她穿了一袭素白的轻纱罗裙,空中浮动的气力吹得她墨发飘飘,颇有些九宫仙子踏云而来的秀逸,然而她冰冷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那就劳动真人送上一次!”女子冷冷一笑,她的话音一落,下方的河水飞溅而起。

  宛如矫健的水龙冲天而上,咆哮着奔腾着朝着夜摇光怒吼而来。

  夜摇光两手手诀翻飞,五行之气萦绕,刚强的气力瞬间形成了一层看不到屏障,将水龙挡在外面,手上五行之气一转,强劲的气力就将水龙震碎。

  怦然溅开的水犹如倾盆大雨朝着四周飞溅开来,夜摇光手中握着天麟,穿过溅落的水花,眨眼间就已经逼近对方,天麟也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螳臂当车!”

  就在夜摇光准备逼问之际,却发现对方已经两眼呆滞,身子也瞬间往下坠,她一把拽住对方的身体,才惊觉已经是一个空壳,竟然用了她最擅长用的是元神出窍。而且,她竟然丝毫感觉不到她的元神跑到了何处。

  一定是方才她击碎水龙的时候,对方已经趁机金蝉脱壳,借助水之力,追影香只能下在身体上,不可能下在元神上,这女人是纯水之体,太容易逃脱。

  拽着这副身体飘然落地,看着路雕像一般除了有一点温度的身躯,夜摇光有些气急败坏。分神期的修为,舍了驱壳逃离,半月之内不回体,也会成为孤魂野鬼,这是料准了她不会毁了她的身躯。

  夜摇光手腕一转,一张抑灵符就出现在掌心,直接贴在了这具身体的面门上。拽着她就往回走,神识问了金子具体的位置,很快就寻到了温亭湛。

  “这是……”温亭湛看着夜摇光带着一个目光呆滞,一动不动的女子回来。

  “当年我们去道县途中,布阵要杀士睿的人。”夜摇光将之放在马车外,和温亭湛踏入马车之中,“被她元神出窍跑了,我又不想就这么把这具身体扔了,才带回来。”

  扔了岂不是做了无用功,夜摇光相信对方不会轻易放弃这具身体,虽然半个月的时间她不愁找不到一具和她元神契合的新身体,但分神期的修为其实这般容易就舍弃的了?除非她能够寻到一个修为也是分神期,且和她契合的新身体,否则神魂和身躯不匹配,她就得从头再来,如果恰好进入了一个不具备灵根的身体……

  一旦契合,她就没有办法再元神出窍,因为身体的修为不够,到时候她就只能认命。

  “她可能回去搬救兵。”夜摇光冷笑,不过她不在乎,她可不是用的自己的抑灵符,而是千机师叔的抑灵符,对方就算请了修为比她修为高的人,救走了她的身躯,也揭不开符篆,到时候她还能够顺着符篆找到他们的老巢,来个一锅端!

  “不过,我们这几日要多加小心。”夜摇光觉得有利有弊,想来接下来的将不会是什么善茬,将金子放在温亭湛的肩膀上,“你要时刻跟着阿湛。”

  温亭湛去将金子放到两个孩子身边,含笑的眼眸凝望着她,握着夜摇光的手:“我时刻跟着你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