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74章:命案分析
  到了晚间,吴启佑果然如温亭湛所料,将回信由小乖乖送来。而信上的内容也和夜摇光所想一致,吴启佑知晓因由之后,自己也是分外好奇自己和这位姑娘到底有什么纠葛,深到这等地步,因此他希望夜摇光能够尽快帮他寻到这个姑娘,温亭湛在信中提到这姑娘命不久矣,若非温亭湛和夜摇光到常州来是公干,吴启佑都想寻过来。

  信中他自己还表示,他会好好想一想并且查一查年少时相识的女子,希望能早些见到夜摇光口中执念成狂的女子,在她临别之前与她见一面,不论是什么爱恨纠葛,都能够让她不留遗憾的离开人世。

  “这事儿让我也是好奇不已。”吴启佑果然像夜摇光所料的一般坦荡,夜摇光反而越发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故事,目光狭促的看着温亭湛,“你这么聪明,你不妨猜一猜。”

  “我心里倒是有些想法,这事儿其实到了这里已经有迹可循。”温亭湛看着夜摇光莞尔一笑,转身去了案桌前,研磨提笔,“我把我所猜想写下来,交给夫人保管,带到事情水落石出,夫人看一看为夫的聪明可以辜负夫人的期望。”

  听到温亭湛这样说,原本打算凑上去看温亭湛写什么的夜摇光也就止步,单手撑着桌子:“那好,我就等事后再看。”

  抿唇一笑,温亭湛将写好的纸卷拿起来,吹干之后折好递给夜摇光,脸贴着夜摇光的脸,轻柔的语气温软到了极致:“多谢夫人给为夫留颜面。”

  抬手一把将温亭湛推开:“哼,等到你料错了,我还是会公布于众的!”

  说完,就将纸条从温亭湛的手里抽走,放到自己的芥子中,转身回了卧房,睡到两个小宝贝的身边,没多久温亭湛也躺了进来,一家四口睡在床榻上,夜摇光侧首看了看温亭湛,又看了看两个孩子安详恬静的睡颜,心里止不住的满足,含着笑进入梦乡。

  案子的事情,温亭湛的确没有再参与,但他还是让卫荆早出晚归,夜摇光记得温亭湛说过,他已经基本锁定了凶手,只差证实,想来是派卫荆去调查,而他自己陪着夜摇光带着两个孩子在常州游乐,顺便看一看沛县乃至整个常州的治安民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沛县县令早就知道温亭湛要来,反正沛县游了一圈下来,大事情就没有发生一件,街上的衙役巡卫也是很勤快很尽职尽责。当然沛县的县令也没有蠢到让街道无行乞者,该是怎么样的情形还是清晰的呈现在了温亭湛的面前。

  夜摇光跟着温亭湛去了那么多地方,沛县的经济状况应该算是县城之中的中等,不算好可不算特别差,温亭湛趁着夜摇光到处吃,也不着痕迹的从不同的人嘴里打听沛县的各方面情况,这些人有走街卖货的货郎,有摆摊买卖的小贩,有茶楼的说书先生,有酒楼的掌柜,有金铺里面的主事人,还有药铺里面的大夫……

  各个阶层,各种身份,温亭湛就是有那种本事,他根据不同人站在不同角度说的不同时不同话,就能够筛选出自己需要的信息,从而初步了解当地的民情以及当官者的能力和办事效率,这就是聪明人办事总是这样事半功倍。

  不仅把自己的事儿办了,还顺带陪着妻子和孩子玩过,一举两得。

  温亭湛原本只打算在沛县留一日,但江淮与没有来寻他,他就和夜摇光将整个常州的大小县城走了一遍,有夜摇光和金子在,他一天可以走三个县。如此一来三日的时间就差不多掌握了他想要掌握的信息。

  吴启佑那边夜摇光和温亭湛倒是并没有急,虽然那姑娘命不久矣,但吴启佑没有给足够的信息夜摇光也是束手无策,就算是占卦只怕效益也达不到预期,夜摇光打算顺其自然,先等一等吴启佑的下一封信再做计较。

  到了十月二十日,江淮与还没有将案子侦破,而温亭湛也提出明日他就会离开常州会苏州,江淮与终于开口求教温亭湛:“温大人,不知申家的案子,温大人可否指教一二。”

  “不如江大人与我说说,何处困扰江大人?”温亭湛放下茶杯,做出一副倾听的架势。

  江淮与也就把心里的困惑全部说了出来:“温大人,那日大人与我分析凶手的身份,我深以为然,因此这几日都在往这方向去查,按照大人的推测是申家的两个男仆与凶手关系密切,因而我彻查了死去的两个男仆,倒是查到了他们不少交往的人,但都不具备杀人的动机和行凶的时间,一再核实也不曾查出蛛丝马迹,实在是锁定不了凶徒。”

  “江大人,你可有想过两个疑点。”温亭湛听了之后问。

  “大人是指哪两个疑点?”这个案子的疑点特别多,江淮与一时间摸不清温亭湛所指。

  “申姑娘所说,凶徒带了面具。”温亭湛提醒。

  “这的确是个可疑之处。”江淮与点了点,凝眉道,“戴面具应该是害怕申姑娘认出他的身份,我也有些想不明白,在申家并没有寻到面具,这人也不可能带着面具入了申家,否则放他进来之人岂不是会心生防备?那么这面具从何而来?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温亭湛含笑点头:“面具如何而来,暂且先不提,我们先说第二个疑点,两个男仆都是死在屋外,且都是隐蔽之处,当时已经是深夜,这两个男仆竟然都没有安睡,这也是一个疑点,且两人被杀之处,也距离恭房甚远,因而可以排除他们是深夜出恭。”

  “这一点下官想过,这两人当中有一人与凶手关系匪浅,这两人在申家已经十多年,据我所查平日里关系也极其融洽,时常称兄道弟,那么认识凶徒的那一个定然也会将好兄弟介绍给另外一人,所以两人都与凶徒相识,当晚凶徒先将放他入府之人杀了,而后再将另一人寻个由头约出来杀害。”江淮与还原两个男仆被杀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