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72章 八神简之银简
  申虹这里得不到有利的信息,但案子还得继续侦破,江淮与也不好打扰申虹休息,便让人守着申虹,他独自离开。

  “申姑娘,这茶壶里有个宝物,是茶壶将你的魂儿吸进去,这茶壶……”

  “茶壶便请温夫人带走吧。”申虹不等夜摇光说完,就抱紧自己央求的看着夜摇光,想来她被困在茶壶之中太久,久到她有些害怕,对茶壶讳莫如深。

  “申姑娘莫怕,茶壶之中不是害人之物,而是宝物,我可以将之取出来交给你,毕竟是你们申家之物。”夜摇光的宝物也不少,她轻声劝说道。

  申虹却摇着头:“便是宝物,也不是我这等凡夫俗子可以享受得起,温夫人若是不弃,民女便将之赠给你,算是……算是夫人救民女,民女表达的谢意……”看着申虹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夜摇光也是能够理解,好端端的一个人正常人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只怕都会莫名畏惧。茶壶里面就想到一个密闭而没有任何装饰的空间,正常人被关在这样不见天日的地方超过七天就会发疯,申虹意识清醒,虽然是魂体但能够熬过来,不得不说她的意志力还是很坚强,她只怕对这个茶壶产生了巨大的恐惧。

  “既然如此,我便收下了。”夜摇光笑了笑,就当着申虹的面将茶壶拎走,让她心理上能够减轻压力。

  查案那是江淮与的事情,温亭湛也没有多少同情心,他想着夜摇光离开孩子一上午,虽然有金子和卫荆看着,但肯定是很想念,于是派人同知了江淮与一声,就带着夜摇光回了他们落脚的地方,夜摇光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孩子不哭不闹,正对着金子好奇不已。

  “师傅,师傅!”金子看到夜摇光就好比看到了救星,就差没有哭着奔上来,“师傅,你快救救我,你看看!”

  猴爪子摊在夜摇光的面前,好几撮猴毛,夜摇光完全没有同情心,反而是伸着脖子打量着,想看看金子什么地方遭殃,被拔了这么多毛。

  似乎明白了夜摇光的意图,金子为了早些摆脱两个小恶魔,也想让师傅心里有点负疚感,抱着两个小祖宗转过身,把后脑勺亮给夜摇光看。

  “噗哈哈哈……”夜摇光看着金子后脑勺两边光秃了两块,很没有同情心的笑出声。

  “师傅!!”金子愤愤的看着夜摇光。

  温亭湛看着笑得不可自抑的夜摇光,上前从金子的怀里把两个孩子抱过来,感觉到父亲熟悉的气息,两个孩子立刻就把金子给扔了,扑入温亭湛的怀抱里。

  “那啥……”夜摇光正了正面色,“你那毛什么时候能够长起来?”

  后脑勺左右两边一边秃了一块,看起来实在是太滑稽。

  “不知道!”金子赌气的把脸别过去。

  夜摇光终于还是有点良心:“好了好了,我改日给你做顶漂亮的帽子戴在头上。”

  “真的?”金子立刻眼睛发光。

  “真的真的,晚上再给你做糖醋鱼。”夜摇光又补充。

  “我要吃十条!”它已经好久没有吃夜摇光做的糖醋鱼!

  “行行行,十条。”夜摇光心情好,一口答应。毕竟两个小坏蛋竟然没有哭闹,知道爹娘回来之后也没有异常表现,这还真是稀奇,夜摇光摸着下巴思忖着,以后离开这个半天一天的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

  看着夜摇光这一脸沉思的模样,金子只觉得后脑勺没毛的两块地儿凉飕飕的,它顿时捂着脑袋光速退远。

  夜摇光也不在意,从温亭湛的怀里抱了一个回来,就和温亭湛进了屋子里,给两个小坏蛋为了奶,换洗干净就将他们俩哄睡,等到孩子入睡之后,夜摇光才从芥子里将茶壶拿出来。

  “可惜了一个前朝的好瓷器。”夜摇光嘴里感叹着,手上却没有温柔。

  掌心催动五行之气,很快茶壶就在她的手里破碎,茶壶的底部完好无损的落在了夜摇光的手中,在夜摇光持续不断的五行之气萦绕着,底部的瓷器也渐渐的消失,一块银质的东西静静的躺在夜摇光的手掌,夜摇光将碎的瓷器拂去,再轻轻一吹,粉尘也消失,只有那铮亮的银片。

  “阿湛,你看。”夜摇光看清这东西之后,连忙回头看着站在她身后的温亭湛。

  “八神简之一——银简。”

  没错,这又是一块八神简,就目前而言从卢方送给她的第一块,再到兰县第二块,以及从魅魉的墓里得到的第三块,夜摇光这是第四块,她把四块八神简都取出来放在桌子上。

  除了质地和所绘的神兽不一样,其他纹路包括大小都是一模一样,这块银质的上面绘得是八大神兽之一的白泽。

  “看了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温亭湛轻叹一声。

  也许从当年卢方赠送第一块起,八神简和夜摇光就产生了某种契机,如今正在一块一块的被夜摇光寻到,夜摇光从来没有刻意寻,却偏偏都在不经意间朝着她涌来。

  夜摇光的心也是略显沉重,因为她知道这种东西问世并不是好事,万物相生相克,若非有它们克制的东西即将诞生,它们又怎么会相继问世?只怕等到它们集齐的那一日,将会是令天地变色的巨大灾难降临,而她似乎很倒霉的成为了那个被选定的救世主。

  可从古至今举凡救世主有几个能够有好下场?从盘古到女娲这些传奇天神,再到人世间数之不尽的救世之人,他们最后的结局都是舍身取义,用生命与灾难同归于尽。

  若是前世,夜摇光只怕会热血沸腾,这是她的抱负,是她渴望的牺牲。那是因为她那时候没有任何牵绊,她可以为了她认为值得一切去付出任何代价,可如今不同,她的心已经小了,已经越来越没有大家,只有她的小家,她多了太多太多的不舍,她不愿做这个身负天命的人。

  所谓的天命所归,都是无可奈何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