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71章 还魂醒来
  温亭湛的这番话,其实已经暗指了很多凶手的体态特征和人际关系,他又去看了看其他凶案发生的地方,两个丫鬟和申家夫妇一样是死在床榻上,随侍和下人都是住在一个屋子里,两个人都不在屋子里遇害,两个都在较为隐蔽的地方被杀。

  “凶手应该是这两人其中一人放进来。”听了温亭湛的推断之后,江淮与根据所有人的死状确定了凶手的方向。

  “申家可有财物丢失?”温亭湛思忖了片刻之后问。

  “温大人为何会有此一问?”江淮与对温亭湛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倍加留心,他觉得能够跟着温亭湛学到很多东西。因此,立刻好奇温亭湛为何这般问。

  清浅一笑,温亭湛却没有满足他的好奇心:“不过是想知晓凶徒行凶的目的罢了。”

  说到这个,江淮与也是有很多话:“我原本以为这是一起仇杀案,府中并没有翻找的痕迹,至于财物,也一一核实,申家并没有丢失金银珠宝,就连申姑娘和申夫人摆在梳妆台上的首饰也未有人动过,看着不像是为了谋财行凶。”

  可如今温亭湛推断出来的凶手身份,比起和申家有仇,谋财害命的可能性应该更大。

  “万事无绝对,也未必不是仇杀。”温亭湛噙着一抹笑,并没有多言,而是折身回去。

  等他们回到申公子的房内,夜摇光已经收手,指尖握着五行针在给申姑娘施针,看到温亭湛和江淮与走进来,夜摇光不免对江淮与解释:“申姑娘的魂儿已经回体,只不过她的身子到底虚弱,我行针让她能够早些醒来。”

  这位申姑娘到底神魂离体过久,身体无法新陈代谢,体内的阴阳也早已失衡,等着她自己醒来还不知何时,因此夜摇光才出手,并不是要对申姑娘做什么,这些话得说清楚。

  “有劳温夫人。”江淮与连忙道。

  施针完之后,夜摇光站起身:“我们可以去用个午膳,申姑娘约莫要一个时辰才能行。”

  “温大人,温夫人这边请。”江淮与连忙让开路,将他们夫妻往准备好的酒楼引。

  酒楼里张罗着的还是沛县的知县,也许是知道夜摇光也在,沛县的县令也带了自己的妻子,沛县的县令也是个明白人,虽然看着很想巴结温亭湛,可到底没有在饭桌上说起任何公事,饭后也没有问温亭湛落脚处,更没有提出要寻人陪他们游玩。

  相安无事的用完了午膳,说了会儿话,就有江淮与留下的人来禀报,说申姑娘醒了。夜摇光夫妻和江淮与就又去了申家,县令并没有跟着。

  等到他们刚刚回到申家,申姑娘恰好吃完东西,她因为有半个月躺着没有动,且也没有为她活动血液关节,因此她的身体比较虚弱和僵硬,看到夜摇光他们到来挣扎着想要起来行礼。被夜摇光按住:“别动,躺着就好,我们只是有些话问你。”

  毕竟是江淮与的主场,夜摇光让了身子,将这里交给江淮与,和温亭湛站到旁边。

  “申姑娘,本官乃是江苏提刑按察使,本官姓江,江河之江。”江淮与先自我介绍,而后介绍温亭湛和夜摇光,“这位是江苏布政使温大人,这是温大人之妻。温夫人擅奇门之术,想来你应当知晓是温夫人将你的魂儿从茶壶之中救出来。本官与温大人来此,是为了你申家一府命案。”

  申姑娘原本在认真的听,听到后面眼眶就红了:“民女申虹给温大人,温夫人,江大人见礼,身子不适还望大人见谅。多谢温夫人相救,等民女身子好些许再给温夫人磕头。”

  对于申虹的礼貌和教养江淮与还算满意,点了点头之后便道:“申姑娘身子虚弱,本官实不应当此时询问,可申姑娘或许不知,令尊令慈包括申家其他八口人已经过世半月,这事若是拖得越久,越不利于寻找到凶徒,因此还请申姑娘好生回忆一番,案发当日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申虹眼泪止不住的滚落,夜摇光递给她一方手绢,申虹哽咽的接过,她哭了一会才平复下来,声音黯哑的开口:“那日我早早的就歇下,在睡梦之中我听到弟弟的房内有响动,因着我们俩屋子相连,我便迷迷糊糊的起身,喊了两声却不见人回应,一下子就醒了神,心里总有股不祥的预感,便穿戴整齐打算亲自去弟弟的卧房看一看,看我一打开门就见到弟弟站在我的门口,我还未开口,就听到刀刺入皮肉的声音,弟弟就倒在了我的身上,他背后站着一个带着极其狰狞面具的人,这个人把刀一拔,鲜血溅了我一脸,那黑夜下,他带着鬼罗面具,他竟然当着我的面去添刀刃上的血,我……”

  回忆起当时恐怖的画面,申虹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一口气喘不上来,眼睛又开始翻白。

  夜摇光立刻伸出两指点在申虹的胸前,五行之气顺着指尖涌入她的身体里,好一会儿她才顺过气,然后感激而又悲伤的对着夜摇光道:“我自小有心疾,受不得惊吓。”

  申虹有心脏病,夜摇光之前就知道,她探查过申虹的身体,心脏比任何地方都衰弱,这也是为什么申虹这么不经吓。

  顿了顿,申虹接着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当时两眼一翻就吓晕过去,等我醒来我好似被困在一个暗无天日之处,而且我的身体竟然无法触碰自己,我很害怕,好几次都觉着自己就要消失,但想到弟弟的惨死,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能,我不能这样死去,我一定要活着,我不知道自己被困了多久,我好几次听到有人进进出出,可我怎么呼救都没有人救我,直到温夫人发现了我……”

  听了申虹的话,江淮与是有些失望的,申虹完全不知道凶手是谁。

  夜摇光却没有想到申虹竟然是凭着一股执念,才将自己的神魂维持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