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70章 明察秋毫的湛哥
  夜摇光到了屋子里,看这布置应该是男孩子的房间,申家有一儿一女,想来这应该是申姑娘弟弟的卧房,男孩子的屋子里没有姑娘家讲究,这屋子里没有隔屏风,夜摇光一进门就能够看到躺在床榻上的申姑娘。

  她的面色有些苍白,生气也越来越弱,夜摇光运气的掌心悬在她的头顶,五行之气顺着她的额头注入她的身体,为她稍微调节一下身子之后,夜摇光才准备施法为她招魂。

  在夜摇光做法的时候,温亭湛打量了一番屋子,转身问:“江大人,澳门赌博网站:申家公子死于何处?”

  既然申姑娘被放在这里,也就意味这里没有凶案发生,是最大程度减少破坏命案现场的地方,可申家公子还是死了,命案发生在深夜,申家公子竟然不是死在自己的屋子。

  “死在申姑娘的门口。”江淮与带着温亭湛迈出房门,就指着两间屋子相连的隔壁门口,是被匕首从身后穿胸而过,“我猜想,应当是申公子发现了凶徒闯入行凶,第一时间就跑向其姐的屋子,想要提醒其姐。”

  温亭湛摇头:“我方才进来之时,恰好看了宅子之外的环境,若是申公子尚且还有工夫跑来提醒申姑娘,他变有时间呼救,四周宅院相隔并不远,据说申家和左右四邻的关系融洽,想来只需要申公子喊一声,必然有人前来施救。”

  “温大人推测的没错,这事我也想过,我怀疑凶徒和申家关系匪浅,亦或者申家人和凶徒之间有着不可告人之秘。”江淮与颔首,“我查过整个屋子里,没有翻爬的痕迹,墙壁四周没有任何踩踏痕迹,除非是江湖上那等踏雪无痕的不世高手,否则不可能做到潜入宅院毫无痕迹,申家一个普通人家定然是不可能识得这样之人,更不可能与之有过节。因而我断定,这个凶徒是被申家从正门放进来,必然就和申家关系匪浅。”

  这一点看法倒是和温亭湛目前的初步看法一致,回头看了还在做法的夜摇光一眼,温亭湛道:“江大人,可否带我去看看其他案发之处。”

  “温大人这边请。”江淮与自然是求之不得。

  申家九口人,死的地方都不一样,申老爷和夫人是死在卧榻,是被人拧断了脖子,没有流一滴血,卧房没有任何挣扎打斗的痕迹,应该都死于睡梦中,江淮与也适时的将两个人死亡时间报上来,这些都是仵作已经确定,那就是深夜。

  温亭湛点了点头就离开了申老爷夫妇的主屋,厨娘是死在厨房,下人应该都住在和门相连的倒座,厨娘穿戴整齐在厨房,那么就意味着厨娘当时没有歇下,温亭湛详细的问了厨娘的死状,厨娘是从背后被打晕,趴在了灶头前,而后被匕首刺穿心脏。

  温亭湛听了之后就目光一扫,落在了厨房外一个可以将厨房看到一清二楚的地方,那里有一棵树,他站在树前,找了一个最佳的能够隐蔽自己,又可以将厨房看得清清楚楚的视角,顺着这个视角,他在地下寻到了被严重踩踏的痕迹,在树干上寻到了抓痕。

  “这……”江淮与一拍脑门,“我真是不够谨慎,既然厨娘没歇下留在厨房,定然是在做事,做事就定然是在活动,若是凶徒和她正面撞上,厨娘只怕会呼喊。”

  “为何会呼喊?”温亭湛站起身反问一句。

  江淮与一怔:“看到凶徒呼喊不是常理……”

  没有说完江淮与就反应过来,这个凶徒是被申家人放进来,那肯定不是穿着夜行衣之类很有歹徒标志性的装扮,他为何要在这里伺机而动,而不是假借客人之名直接进了厨房寻机会将厨娘杀了,毕竟在这里鬼鬼祟祟还容易被发现。

  “如果这凶徒穿着打扮不俗,便是厨娘不识得也会对他恭恭敬敬,他要降低厨娘的防备之心很容易,但他没有这般做。”温亭湛莞尔一笑,对江淮与道,“若是我所料不差,这厨娘人高马大,还有一把子不小的力气。”

  江淮与眼睛一瞪,很明显温亭湛猜的是正确,立刻虚心求教:“温大人是从何推测?”

  “这凶徒在这里观察了良久,意味着他对申家很熟悉,他确定他在这里暗中观察有充足的时间,他心思缜密,也可以说这场谋杀他蓄谋已久,他不确定他一刀下去厨娘会不会毙命,因此他在这里寻找下手时机,先将厨娘打晕,才可能够万无一失,厨娘没有呼喊惊动旁人的时间。因此,这位厨娘在力量上让他顾忌。”温亭湛也不吝惜,将自己的推理之道告诉江淮与,“所以,这位凶徒不是申家主人家相熟的客人,更可能是厨娘认识,并且会防备之人,他才不敢让厨娘看到他,一旦看到他就很难有下手的机会,那么他的身份只能是申家曾经的下人,亦或者和申家某个下人非常亲密之人,当天夜里是被申家下人偷偷放进来。”

  江淮与犹如醍醐灌顶,他一直把凶手的方向寻错了,他以为如此心狠手辣杀了申家一家的人必然是和申家有仇怨,身份应该旗鼓相当,至少曾经得旗鼓相当,却从未想过申家可能是遭受下人的连累。这倒是不能怪他,自古以来下人被主家连累的屡见不鲜,可被仆人连累的主家则是少之又少。

  “温大人当真是明察秋毫。”江淮与深深的对温亭湛作揖,“若是有机会,当真是希望温大人犹如文赛一般,给我们这些提刑官上一堂课,我们定然能够受益匪浅。”

  江淮与说的真心实意,他是真的这样想,但温亭湛却淡淡一笑没有接话。

  这是江淮与的主场,他不能喧宾夺主,私下提点江淮与就行,这点名头他不需要去争,江淮与能够做到提刑按察使不是没有真本事,不过有时候人的固有思维容易遮蔽眼睛罢了,点拨一下就行,这件案子还是该由江淮与自己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