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69章 魂儿在茶壶里
  夜摇光的元神回到身体里,温亭湛并没有歇下,他坐在床边看书,见躺在榻上的夜摇光睁开了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望着帐顶,似乎在沉思,他便没有开口。

  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夜摇光开口,温亭湛将书看完合上放下,上榻见夜摇光还在出神,便轻声问道:“何时这般百思不得其解?摇摇可说与我听听。”

  收回神,夜摇光侧身看了看两个睡得香甜的孩子,声音也放得很轻:“那东西我想着它要利用幽阴之气凝聚,会不会与幽阴之气有关,因此我今儿特意带着魅魉早早的去潜伏。原是打算趁其不备,用魅魉锁住它,却没有想到它竟然还是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魅魉竟然还与我说,它具备阳气!”

  “阳气?”温亭湛微微挑了挑剑眉,“何物具备阳气?”

  “生物。”夜摇光想都没有想就接了话,旋即觉得自己说的有些笼统,于是补充道,“活在阳间且具有生机之物。”

  要具备阳气,这个阳气可不是修炼的至阳之气,而是活气,首先这东西得活在人世间,其次这东西身体里既然有了阳气,那就意味着它必须有生机,能够自行新陈代谢,吐纳阳气。

  活在这个世间,比如说魅魉也存活在这个世间,但它身体里是没有阳气,有些鬼魂也是存活在这个世间,也没有阳气。但他们都属于存在这个世间却没有生机之物。

  “所以……”温亭湛含笑看着她。

  “所以,那东西应该是活物。”夜摇光得出了这个结论,旋即又摇头否定,“它不可能是有生命之物,有生命之物都不可能做到那样瞬间的消失,又凭空的出现。应当说这世间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够做到,任何东西都有轨迹可寻,哪怕是如千机师叔那样的强者。”

  夜摇光的思维又陷入了一个盲区,让她想不透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想不透,就先放一放,等我们去了常州,走走看看指不定你就能够豁然开朗。”温亭湛劝解道,“今儿十六都过了,只怕它也不会再来,且它的存在对吴家也没有妨害,如今吴先生也能够夜里安眠,那我们先去常州,等到从常州回来,距离十一月十五也就不远。”

  夜摇光也觉得现在只能这般,于是十七日一大早夜摇光将情况如实的告知了吴启佑,温亭湛又给了他一些安神香,夫妻两就带着孩子和金子去了常州,快马加鞭是来不及,夜摇光带着温亭湛,温亭湛抱着两个孩子,他们有空而行,夜摇光放慢了速度,也就一个时辰到达。

  常州是个历史文化名人荟萃的地方,夜摇光也是第一次看到古风古味的常州。

  “你若喜欢,待我们把申家的事儿解决之后,我带着你们母子三人在常州游玩几日。”看着夜摇光破有闲情雅致的东张西望,似乎对常州的风貌很是感兴趣,温亭湛善解人意道。

  “不耽搁你的正事便成。”夜摇光冲着温亭湛莞尔一笑。

  这算是答应了,不过夜摇光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夫妻两在郊外换了早就被派遣来的卫荆准备好的马儿,夜摇光抱着两个孩子坐在温亭湛的身后,马儿一路晃悠悠的入了府城,又到了沛县,去了江淮与所给的地址,提刑按察使司并不在这里,江淮与也是临时一个歇脚处。

  和江淮与汇合已经是正午,接到了消息的江淮与准备好的酒菜,都是常州地道的口味,用了午膳之后,江淮与安排夜摇光和温亭湛去歇息,十八日上午才带着他们去了申家。

  申家虽然是乡绅家,但并不算富裕,也就一个一进院子,除了申家夫妇一儿一女,就只有五个下人,两个伺候的丫鬟,一个厨娘,一个随侍,一个跑腿的下人,无一幸免。

  已经过去快半个月,夜摇光和温亭湛走过来还能够看到围在申家哭泣的人,这些人普遍穿着简单甚至有些寒酸,应当是和申家下人有关的亲属。

  夜摇光一脚踏入申家,抬眼就能够看到两股气在申家飘动,一股是若有似无的血气糅杂着的阴气,一股是干净的灵气,两个气息互不相容。对此夜摇光心里有数,这血气是因为这里发生了血案,不过看着血气的薄弱程度,这家人虽然被杀死,但死状应该不会太惨烈,至少还没有当初西域那小村子里的血气百分之一的凝重。

  有阴气是因为这里横死的人,没有被超度,其中至少一个或者两个已经成了鬼,毕竟过了头七,只不过它们还没有什么修为,怨气和戾气也不是特别的重,因此才不能凝成形态出现。至于灵气……夜摇光抬脚就往有灵气的方向而去。

  方向竟然是内院,澳门赌博网站:一进的院子本就不大,夜摇光顺着这股灵气,很快寻到了一间屋子。宅院被保存的很好,看陈设和布置应该是姑娘的闺房,看来申家姑娘是死在她自己的闺房。闺房也并不大,若不是隔了一道屏风,必然是一目了然。

  目光一扫,夜摇光的视线就定格在外间的一个龙泉窑青釉刻花葡萄纹的茶壶上,温亭湛和江淮与也慢了夜摇光一步,跟着夜摇光到了这里来,站在门口就看到夜摇光曲起手指弹了弹茶壶。

  他们二人只能听到清脆的回声,唯有夜摇光能够听到里面有一道焦急、惊慌的女音:“救命啊,救命——”

  伸手将茶壶提起来,夜摇光转身面对着温亭湛和江淮与,指着茶壶:“申姑娘就在里面。”

  温亭湛倒是面色寻常,江淮与心里有了准备,但是听到这话还是面色有些白。

  “申姑娘的身体呢?”夜摇光问江淮与。

  “在隔壁。”江淮与连忙道,“仵作说,申姑娘的魂儿定然是在这宅子里,若是身体离远了,必然会使得申姑娘难以回魂,我们也不知申姑娘的魂儿在何处,只能寻一个没有死人的屋子安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