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66章:吓得魂飞魄散
  温亭湛不说,夜摇光不追问,她并没有那么好奇,与其有那好奇心,不如把心思花在两个孩子身上。两个小家伙现在已经七个月,夜摇光开始给他们吃一点辅食,也开始扶着他们两学走路,又得给他们两重新做小衣裳,还弄些开发智力的东西扔给温亭湛让他去做。

  每日夫妻两除了各自的事情,大半的时间都在围绕着孩子。虽然两个孩子是他们的二胎,可是广明没有在身边长大,他们还没有体会到一步步做夫妻的乐趣。当年宣开阳也是一早的被送到了缘生观,因此颇有些初为人母陪着孩子一起成长探寻孩子成长的乐趣。

  十月十四日这一天一大早,江苏提刑按察使亲自登门来拜访温亭湛,两人本就是同级,掌握着苏州不同的政务,这又不是逢年过节,且江苏提刑按察使已经过了不惑之年,资历上可是大了温亭湛近二十岁,突然登门拜访,夜摇光觉得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今日来打扰温大人公干,实在是遇上了一桩棘手之事,还请温大人施与援手。”江苏提刑按察使叫江淮与,是个长得很儒雅的人,一点都不想刑事诉讼的官儿。

  “江大人但说无妨。”是同僚,都是为江苏劳力,温亭湛对于求上来的人基本都是能帮则帮,虽然和江淮与没有什么深交,但温亭湛依然态度温和。

  “是我手上接了一个离奇的案件。”江淮与愁眉苦脸的讲述。

  这件事发生在徐州府沛县一个姓申的乡绅家中,这一家人在这个月三日全家被杀,说是全家被杀也不正确,当时的确一家九口人都死了,轰动沛县,县令立刻亲自来调查,县衙里有位老道的仵作在检查尸体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位申家有位姑娘没有死,可是请了大夫来看,大夫说这个姑娘已经没有气儿,是死人。

  可是仵作坚持着姑娘没有死,只是被吓得失了魂儿,堵了一口气。那仵作取了大夫的银针将姑娘的气儿顺了过来,这姑娘还真的重新有了呼吸有了活气儿,可是怎么都没有醒,仵作说这是被下走了魂儿,得把魂儿给召回来,这姑娘才能醒。

  “这件案子沛县的县令查不出头绪,上报了知府,徐州知府亲自去了也是查不出蛛丝马迹,便上报到了我这里来,我看了之后亲自去了一趟,虽然发现了些门道,但却苦无证据。”江淮与说完之后就接着道,“沛县那老仵作说,他之所以知晓申姑娘没死,是因为他十几年前亲眼目睹过此等事。这申姑娘定然是目睹了家中凶杀,才会活生生的吓得魂儿离体,成了假死状。我原是不信,可这申姑娘的身子不吃不喝已经十来日,竟然还一直温着,却如何也不见醒,大夫倒是用了参片吊着她的一口活气,可大夫说这并非长久之计。让我得立刻寻一个能够召魂儿的高人。”

  江淮与认识的这类人并不多,他想了想之后打算来请温亭湛,因为温亭湛的妻子就是此间高人,且若是有温亭湛帮忙,这件血案指不定能够早些侦破,另外就是温亭湛本就是江苏布政使,这事情发生在江苏地界,温亭湛相帮虽然也有情分,但到底让他去请人欠的少。

  思来想去,江淮与就亲自来寻了温亭湛和夜摇光。

  “摇摇。”听完之后,温亭湛对夜摇光投去询问的目光。

  心有灵犀的夫妻两,夜摇光立刻就明白了温亭湛想问什么:“被吓得离魂是常有之事,当日婷姐儿也是亲眼目睹了父亲被屠杀才飞了魂儿,这位申姑娘的情形,看着是比婷姐儿吓得更狠,亦或是申姑娘心志没有婷姐儿坚强,才会被吓得三魂六魄全飞。但她和婷姐儿又不一样,她的魂儿虽然全部飞了,却没有飞远,应该是整个留在了申家大宅,并且有灵物在滋养。”

  正常人的身体离开魂魄超过七日,就会成为尸体,修炼者元神出窍例外。这也是为什么人七日不吃不喝就会死的原因之一。但这位申姑娘已经足足十一日,身体虽然被人参吊养着,但她的魂儿若是离体七日怎么着也应该变成鬼魅,但她没有,就只能说明她的魂儿当时被吓飞出去,正好被什么灵物吸纳,也是因为灵气的滋养,让她再不能回体的情况下没有变成孤魂野鬼,相辅相成之下,才能够让她的身体到现在还没有变成尸体。

  所以,夜摇光断定申姑娘的魂儿就在案发现场,只不过被束缚,才能够有这样的局面。

  见夜摇光说的如此胸有成竹,江淮与立刻大喜过望,站起身对夜摇光道:“不知可否,劳动温夫人和温大人去一趟徐州府?”

  夜摇光没有说话,而是望向温亭湛,听从温亭湛的安排。

  “明儿是十五,可有影响?”温亭湛先问了夜摇光。

  “并不是七月十五,不用担心。”夜摇光明白温亭湛问的是,每个月十五阴气是一个月最终的时候,会不会去迟了对申姑娘有影响。

  只有七月十五才是阴气最重的时候,其他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而申姑娘那状态,也不是三年五载就能够脱离那灵物,只不过灵气滋养只能够让她的身体多保存一段时间,最多半个月,超过了人体正常的极限,她的身体也会缓慢的流失生机,这样算起来还有三四日的时间。

  “江大人,本官见你面带疲色,不如先歇息片刻,在府中用了午膳再启程回徐州。”温亭湛便对江淮与道,“明日本官有事在身,后日恰好是本官的休沐日,本官会合夫人明日夜里启程,后日必然抵达沛县,再寻江大人去申家。”

  听到温亭湛答应了,江淮与自然是感激不已,至于耽搁一两日,他已经把话说明白,夜摇光和温亭湛还没有这么着急,必然是这件事用不着急着一两日,于是他便听从了夜摇光和温亭湛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