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65章:匪夷所思
  一室的沉默,唯有香炉内的云雾袅绕。

  “先生,若是不打扰,我们夫妻月半登门做客。”温亭湛只能站起身道。

  “温大人公务繁忙,百忙之中抽出闲暇来关心我的私事,吴某感激不尽。”吴启佑是真的很感激,“大人定然要是缠身,吴某不敢久留大人,但天色已不早,万望大人不弃,能够留下来吃顿便饭。”

  “先生无需客气,过两日我们夫妻再登门尝一尝贵府的佳肴,趁着今日还早,我和内子都不曾游过姑苏,便借此带内子在姑苏城内走一走。”温亭湛还是婉拒,这不是寻的理由,而是他当真这样计划。

  吴启佑自然是看得出温亭湛不是推托之词,也就不再挽留,亲自将他们夫妻送出府:“温大人可需要有人向导?”

  看了一眼站在吴启佑身旁的吴浩生,温亭湛含笑拒绝:“若是令郎作陪,我这身份只怕瞒不住,我只想与内子走走看看,多谢先生好意。”

  “是我考虑不周,这姑苏城内泰和楼的珍馐最是美味,大人不妨和夫人去尝一尝。”吴启佑便转而道。

  温亭湛从腰间解下一个锦囊,递给吴浩生:“这里面是我亲自调制的安神香,先生夜间点了安睡,看是否见效。”

  “多谢温大人。”吴启佑父子对温亭湛作揖,目送温亭湛和夜摇光离开。

  温亭湛带着夜摇光先直奔泰和楼,泰和楼距离吴家并不远,问了路人走了一刻钟便耸立在眼前,泰和楼的东西味道以清淡为主,素斋尤其是泰和楼的一大特色,夜摇光和温亭湛觉得很好吃,用了午膳之后,两人才沿着青石地板,顺着河流漫无目的前行。

  “阿湛,我从未遇到如吴家这等离奇之事。”作为风水师,修炼者,夜摇光遇到的事情千奇百怪,但任何事情都是有根有据,唯独吴家这件事,当真是匪夷所思,完全没有任何根据,宛如一个不可能的事情,可既然发生了,夜摇光就觉得绝对有什么是他们没有捕捉到。

  “我倒觉着此事非人力所能。”温亭湛陪着夜摇光走宅院的时候,也不着痕迹的从吴浩生的嘴里套了很多话,再加上他的观察,以及给吴启佑探脉的结果,他基本已经排除人为。

  “我也觉得不像是人为,可吴家真的很干净,没有阴气,没有妖气,也没有魔气。”那就绝对不可能是妖魔鬼怪作怪。

  “会不会是一种超越妖魔鬼怪的生灵?”温亭湛试探的问,“比如魅魉。”

  “魅魉虽然不是妖魔鬼怪,但是魅魉也是由阴气凝成,只不过是幽月之精华,因此干净灵透,但就算是魅魉,它身上没有阳气,它说过之处也会阴阳失衡,也是会留下痕迹。”夜摇光对温亭湛道,“这世间不可能存在一种不留痕迹的生灵。”

  每一样活物,都有属于自己的气息,想要做到船过水无痕是绝无可能。

  夜摇光的话让温亭湛也陷入了沉思,他抬头目光一扫,看着旁边的小河流动的水:“摇摇,水。”

  顺着温亭湛的目光落在河流之上,夜摇光也想到了方才看宅子的时候,温亭湛问过吴浩生,吴浩生亲口说吴启佑每次做了梦之后,都是通过水才产生幻觉,水绝对是关键之物。

  可饶是对五行了若指掌的夜摇光,也不能从吴启佑这件事体会出水在这件事上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吴启佑的学生说在窗户上看到了详细的身影,那就不可能是鬼,鬼哪里有影子?

  除非是整个魂体贴在了窗户上,但距离这般近,夜摇光问过有没有感觉到阴冷,吴启佑的弟子回忆之后摇头,当时他只是受到了惊吓,倒没有感觉到不同寻常的阴冷,而且如果鬼魂都附着在了窗户上,那就必然要留下痕迹。

  不是鬼魅。

  “五行之中,水于我们的时运之中就代表着睡眠,吴先生只能在睡着的时候才能够听到声音,也只有遇到水才能够给看到幻影,这生灵把五行之水运用得很透彻,但它没有伤害吴家人之心。”夜摇光分析道,“妖魔是不可能运用五行,还有一点它为何不现身,不直接去寻吴启佑,要用这样的方式呼唤?听言辞,我倒是听着像是遗失爱人的孤苦女子,对心爱之人的一种苦苦等待。可关键是吴先生又是个洁身自好的人,那这个女人到底和吴先生是何关系?”

  “不来寻,应该是来不了,有什么束缚住了它。至于它和吴先生的关系,我也说不准。”睿智如温亭湛,也是头一次遇上这样没有下手之处的事情,“我再让卫茁将吴先生平身事迹深入调查一番,看了看是否是沈知妤那等事。”

  夜摇光扬了扬眉,沈知妤对单久辞就是一厢情愿,甚至还不自知,吴启佑梦里那个不明物当真是和沈知妤一样?夜摇光觉得不可能,虽然这世间不乏自作多情的人,可能够到达这个地步怕是单相思不可能。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夜摇光又不相信吴启佑还有什么隐瞒着他们,而且方才吴启佑的话,夜摇光可以肯定没有半句虚言,那么问题的症结到底在何处?

  “既然想不明白,我们先搁下,左不过今儿已经十三,后日便是十五,我们到时候亲自来一趟,总会解开这个谜团。”温亭湛揉了揉夜摇光的眉心,温声说着就执起她的手,“我在前面备了一个小船,我们乘船回去。”

  江南水乡,小船泛舟,最是诗情画意。

  夜摇光也就先不纠结,和温亭湛一块乘船回去,自然是不能直达,但下了船再走一刻钟也就能够到家,离开两个小宝贝半日,夜摇光也是想得不行,立刻就奔过去,哄着孩子的时候,夜摇光才想到一件事:“你为何这般关心吴家之事?”

  体察民情?这话别人信夜摇光不信,吴家的影响力的确不小,可温亭湛用不着。有什么值得温亭湛撇下两个孩子半日,亲自去看上一看?

  温亭湛唇角一绽,笑容高深莫测:“日后摇摇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