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47章 五色泥
  各大宗门的长老赶来的时候就恰好看到这一幕,澳门赌博网站:有些还是夜摇光的老朋友,比如星宿宗的苏钵长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苏钵已经大乘期的巅峰,当日玉皇殿一别,已经有六七年没有见面。

  “温夫人的修为……”苏钵看着夜摇光纵身一跃扎入了水里,有些震惊。

  当年在玉皇殿夜摇光不过炼虚期,不过六年的光阴,她就越过了分神期迈入了合体期。

  这修为,真是飞的太过于迅速,快得让人不可思议。

  众人都很震撼,夜摇光这样轻而易举的就将这水怪就秒了,到底是何等实力,为何杀了水怪之后又跳入了天池里,纷纷仰着脖子好奇。

  夜摇光能够这么轻易地消灭水怪,并不是她的势力凌驾在其上,而是她是观察了很久才下手,从起先的弟子与水怪交锋,再到后来陌钦的对抗,这东西就好似刀枪不入一般,夜摇光断定从外面根本伤害不了它,那就必须从它的内部下手。

  因此她是故意砍断它的尾巴激怒它,果然它愤怒之下恨不得将夜摇光给吞了,夜摇光也担心它的身体有什么毒液或者腐蚀液,才用神丝长绫把自己包裹完整。果然在内部找到了类似于蛇蛋的东西,直接将之戳破,而后将它破开飞跃出来。

  但是被水怪拖入了池底,纵使隔着水怪的身体,夜摇光也感觉到天池之中有什么东西在散发着浓郁的五行之灵,她扎入水底就是冲着这东西去的。

  深入到了天池底部,夜摇光看到了有五色的光芒,到了最深处才看到竟然是五色淤泥!

  夜摇光连忙从芥子里面取出一个灵玉器皿,将五色泥装在里面,然后看着上方飘浮的水怪的身体,抬掌将之前吸了下来,安葬在了湖底,这个水怪虽然是怪,但生在天池里它应该没有造下什么杀孽,若非被羯鞑所祸害,也不会杀了那些弟子,虽然长得丑,但并不一定为恶。夜摇光也是迫不得已才下杀手,它已经魔化,与那些宗门弟子也是不死不休。

  将水怪埋在了五色泥之下,夜摇光就从水里飞跃而去,水珠在阳光下折射出晶莹的光,将她衬托的宛如出水芙蓉,她轻纱飞舞,几个旋身落在温亭湛的身边。

  五色泥的事情夜摇光并没有说,而是道:“这水怪是受魔所惑才杀人,但若非我们心生贪念,来此打扰了它的安宁,也不会连累它被魔物所利用,丢掉了性命。生而为怪并非它所能选择,池底一片干净,没有丝毫阴煞之气,可见在我们来之前它并未造下杀孽。我折入湖中只是让它落叶归根,将它葬入湖底。”

  如果这番话不是夜摇光所说,或者说若是方才夜摇光没有那么干脆果决的杀了水怪,震慑了众人,只怕这里绝大多数的弟子会觉得夜摇光谬论,在他们看来妖魔鬼怪就是不干不净,就是邪门歪道之物,但是夜摇光方才在这些弟子心里树立了绝对彪悍的形象,有了一定的威望,她的话反而没有让人觉得荒谬,反而让不少弟子陷入了神思。

  “哈哈哈,难怪温夫人能够六年的时间由炼虚期迈入了合体期真人的修为,温夫人的心胸不减反增,依然宽大仁善。”苏钵赞许的看着夜摇光,夜摇光绝对是他最喜欢的年轻人,虽然算起来夜摇光是虚谷真君的女儿,辈分还比他高了一辈,但是在夜摇光这个年纪,能够没有一点浮躁,生在世俗还能够这样的纯真善良理性,真的是太少见。

  其他宗门的小辈不认识夜摇光,但是后赶来的大多数都是认识夜摇光,因为当年昆仑山地宫一行,不论是夜摇光的身份,还是夜摇光现在的实力,以及夜摇光对他们各宗门的弟子相救之情,他们都要上前有所表示,纷纷表达了谢意。

  夜摇光也是不骄不躁的表示应该的,大家都是道友,应当守望相助等等。

  知道了夜摇光的身份,知道了夜摇光的年纪,知道了夜摇光的修为,各大宗门的弟子看向夜摇光的目光,就像天下学子看向温亭湛的目光一样,宛如神话。

  未满三十的合体期,就算是当年的白鸣真君也是三十而立才进入合体期。

  夜摇光摸了摸鼻子,只怕今天过后,她的名字要再一次传遍修真界,这一次不再是沾虚谷便宜爹和千机师叔的光,而是靠着她自己的本事而来。

  “其实我真的不是天赋极佳的修炼者,我能够有今日多是机缘之故。”面对一大堆恭维的声音,夜摇光无奈的说道。她真的不是那种根骨极佳,亦或是特殊体质的修炼者,不过是她恰巧有五行修炼之法,而且她的机缘很多。

  “摇光能够有今日,是她的纯善所致。”陌钦也站出来替夜摇光说话,“前几日诸位看到的普光洗礼,便是摇光。”

  “原来是摇光真人!”

  “我当时看到还不知是怎么回事,还是师傅解惑那是大善之举。”

  “摇光真人能否与弟子们说说,真人到底做了何事?”

  一下子众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师傅师伯师祖来了有了底气,还是水怪已经死了心里不再紧绷,完全将方才的惊险抛诸脑后,纷纷一个个用敬仰崇拜的目光看着夜摇光。

  这种目光夜摇光不陌生,曾经那些学子就是这样看着温亭湛,夜摇光当时看了只觉得与有荣焉,可这会儿落到夜摇光自己的身上,她可没有温亭湛那么圆滑八面玲珑,根本有点招架不住。

  “诸位,我们夫妻还有一要紧事得先向诸位透个底。”接到妻子求救的眼神,心里同样自豪的温亭湛不得不走到夜摇光的身侧,帮妻子解围,“我夫妻之所以会赶来,乃是知晓有人欲借助天池水怪来挑起宗门与魔族的厮杀……”

  温亭湛的声音清冽润泽,听着令人舒心,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他说道这次水怪的事情竟然是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