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46章:帅气的摇摇
  “可这东西为何最初荡开的却是五行之灵?”陌钦总觉得有些地方让人想不透。

  如果不是那一缕五行之灵,澳门赌博网站:哪里会将他们引到这里来?

  “它现在涌动的不是五行之灵。”夜摇光看着已经有了受惊亦或者为了自保的弟子齐齐围攻上去,实在是这水怪似乎真的将他们吓到,“而且非常深厚。”

  这股力量不似妖,也不似魔,更不是灵,只能说明这水怪是另外一种修炼生灵。

  “应当是这天池之中有灵物,因此水波荡开时有灵气溢开,而你们感应到的灵气也是来源于此。”夜摇光推测。

  “也许……”陌钦现在已经无心去深究五行之灵源自何处,他只看到了数百名弟子围攻,却根本讨不到丝毫好处。

  那只水怪倏地没入天池之中,天池的水被它一个横扫,飞溅而起,溅开的水花蕴含着深厚的力量,犹如利剑射来,夜摇光迅速的拽着温亭湛一个旋身闪开,但是水花太多她还是转手拿出天麟一划,柔软的水击打在天麟之上,饶是夜摇光运足了全力依然,依然撞出了刺耳的声音,可见这水怪的力量有多可怕。

  和温亭湛躲在一旁看着数十个不同门派的弟子被飞溅的水花穿身而过,血撒入天池,被水怪全部吸纳,夜摇光心一沉。已经有弟子开始撤退,可这只水怪并不是离不得水,就将它宛如一道红芒飞出来,速度快的惊人,而且它的身子特别的长,首尾相连竟然将所有宗门弟子都圈在了里面。

  这些弟子大多都是元婴期,这次带队的最厉害的也不过是炼虚期。可以说这里除了夜摇光和陌钦以外,就再也没有一个高于炼虚期的修炼者。因为知道这次是大规模的出动,可以说是各大宗门心照不宣给小辈们一个集体历练交流的机会,自然是没有辈分太高的带队。

  在各大宗门看来,也没有人敢一下子对这么多宗门的人动手,但是偏偏就出现了羯鞑。

  夜摇光觉得羯鞑一定在天池里面做了手脚,那诡异的五行之灵定然是羯鞑投入进去,目的就是因宗门弟子们上当。羯鞑乃是万恶之魔,一定是用了特殊的方式激起了这条水怪的恶念,这条水怪才会这样的暴怒和凶残。

  到了这个水怪的修为,它必然是开了灵智,它潜伏在这里修炼多好,就算它天性凶残,也不至于不知道它这样暴露,等待它的将会是怎样的下场。

  “它的皮肉……”跟着陌钦星宿宗的弟子惊骇的看着被水怪围在中间的弟子,使出全力想要将水怪斩断,可他们的五行之气击在水怪身上,竟然如同弹簧一般将他们的气力弹回来,自己死在了自己的气力之下。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夜摇光这下也有些心里发毛。

  “摇光,你看着他们。”担心羯鞑的爪牙潜伏在暗处,陌钦叮嘱了一句,就一跃而上。

  这是夜摇光第一次看到陌钦的兵器,是一把银色的剑,就见他浑身五行之气萦绕,剑芒犹如苍冷的月华,似乎撕裂了空间划下来,朝着水怪的头颅劈下去。

  原本首尾相连,在一点点的缩短范围,想要将困在中间的弟子全部捆住的水怪被陌钦这一击,打的有点昏头转向,顿时身子一松,不少弟子冲了出来,纷纷朝着夜摇光这边涌来。

  “快,快传讯给师傅。”

  “这东西太邪门,被它圈着竟然飞都飞不出来。”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困在里面我好想连气力都引动不了!”

  逃出来的弟子们纷纷心有余悸,向天空抛出了求救讯号。

  然后受到威胁的水怪,也不去理会那些弟子,立刻在半空之中身子灵活,自己打了一个结,头颅吸引着陌钦,尾巴却以不可思议的柔软度从陌钦的背后狠狠的甩过去。亲身体验过水怪厉害的弟子们都睁大眼睛,身子惊骇的发不出声音。

  夜摇光一个纵身而起,快如闪电的在那尾巴拍打在陌钦身上之时,握着放大数十倍,与她身量相差无几的天麟,对着那水怪的尾巴狠狠一划。

  这一划,有形成实质的冷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睛,似乎带着闪电之光。

  “嘎”水怪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声划破长空。

  它的尾巴被夜摇光生生的斩断,但是却没有一点血飞溅出来,这实在是太诡异。这就意味着它的皮肉很厚,还没有伤到要害,连血脉都没被触及。

  但是夜摇光的做法似乎将它严重的激怒,它长在身子两边的眼睛突然喷出一种粘液,因为它的身体盘旋,粘液几乎是四面八方的朝着陌钦给喷撒而来,陌钦只能一个旋身朝着高空飞去。

  陌钦凌空一起,水怪就身体如同闪电一般朝着夜摇光奔涌而来,夜摇光不躲不避,神丝长绫飞旋将她整个人紧紧的包裹,几乎是神丝长绫刚刚将她包裹住,她整个人就被水怪给吞入腹中。

  “摇光!”陌钦眼中惊怒交加,他旋身就是一剑就要朝着水怪斩下去。

  “陌大哥!”温亭湛高喊一声。

  陌钦身子一滞,转眼看向温亭湛,温亭湛目光沉着的对着他摇了摇头。

  不明白温亭湛之意的陌钦虽然没有动手,却握着五行之气飞蹿的长剑僵持在半空之中,他眼睁睁的看着吞了夜摇光的水怪蹿入了水底,池水很快一片宁静,握着长剑的手不断的收紧,就在陌钦忍不住的时候,一声嘶叫声,水怪又怦然从水中飞了出来。

  它是尾朝上,笔直的升入了高空,当它的脑袋也离开水面的时候,又是怦然一声,一抹身影带着浓浓的血雾,从高空它的尾部飞射而出。

  女子一身雪白的轻纱罗裙已经染了血色,她手握一柄漆黑的长刀,刀剑还有血在滴落。一头墨发在风中轻轻飞舞,明明她浑身血气,却让人止不住的想要仰望。

  而之前嚣张不可一世的水怪,在半空之中僵硬了一会儿身躯,就软软的砸落到天池之中,在涤荡溅开的水中又没有丝毫生气的飘浮到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