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43章 万恶之魔
  “因而,我并没有说宁璎有过错,我只是说她没有怨天尤人的资格,这一切都是因果循环。”温亭湛揽着夜摇光,手掌顺着她的青丝有一下没一下的抚弄,“也许当初,羽承傲的祖父废了沐梓邪,宁璎也能够保持一点理智,只是将羽承傲的祖父废了,也不会有如此结果。”

  至少宁璎没有杀了羽承傲那么多至亲,她不会这样愧疚,若是后来与沐梓邪对阵的是羽承傲的祖父,而非羽承傲,她也不会挺身而出,悲剧也不会酿成。

  “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做人留一线。”夜摇光冲着温亭湛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夜摇光顶不能理解,那种一个人造成的伤害,要用灭门灭族来泄愤,那么报仇的人至于那些被害者,与当初伤害你之人又有什么不同?

  当日对墨族,夜摇光也只是杀了几位长老,其余人全部放走,那是因为害怕被报复,他们已经没有反抗之力,在你死我活之上,她自然是选择自己活。所以后来有了墨轻雨的报复,若非生下广明,她恐怕也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可她从来没有后悔过放走墨轻雨,在一个你不能判定日后会不会对你造成伤害的人面前,你不能因为猜疑就杀了一条生命,杀对了自然是可喜,若是杀错了呢?生命不可能从来。

  自然每个人的偏重点不一样,夜摇光是偏重于害怕杀错,而自然有人偏重于宁杀错勿放过,这只是个人的原则和人生观不同罢了。她不苛责别人狠辣,别人也无权苛责她优柔寡断。

  “嗯,凡是留一线。”对此,温亭湛是赞同夜摇光所想。

  “我们收拾收拾去天山吧。”这里的事情也算是了结。剩下的时候,等她去告诉了宁璎之后,再让她冷静一段时间,等她能够控制住自己后,夜摇光再想办法寻她的后人。

  毕竟这么多年,要查起来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和古灸他们说定之后,夜摇光正打算明日一早就离开这里,却没有想到当天夜里,于睡眠之中,她感觉到了一阵窒息,睁开眼才发现四周萦绕的魔之气。

  “羯鞑追上来了!”夜摇光翻身而起,这是千里追踪,即羯鞑还在千里之外,但已经将她给锁定了,“金子快带之南他们走!”

  羯鞑锁定的是她,其他人还能够逃。

  “摇摇!”

  “别靠近我!”夜摇光对着夜摇光高喝,看着身形一滞的温亭湛,她冷静道,“别靠近我,否则你也会被锁定,你快和金子他们离开,你们不在我才能够没有后顾之忧。”

  温亭湛漆黑幽深的眼眸静静的看了夜摇光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迅速的穿上衣裳奔出去。好在古灸他们的东西早已经收好全部在她的芥子里,现在他们只需要穿上衣服,既可以跟着金子离开。

  一定是今日交锋之时,她逃跑之中散开的五行之气被羯鞑给收集起来,才能够这么准确的将她锁定,羯鞑应该已经知道她洞悉了他们的阴谋,又把她误以为是宗门弟子,绝对不会放过她,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思担心自己的处境,而是希望羯鞑赶来之前,温亭湛能够跑的更远些。

  深吸一口气,夜摇光手一翻,取出了罗盘,手指掐诀,进入了合体期,她的修为大涨,控制罗盘更加的得心应手,罗盘的结界之门打开,龙脉从里面飞出来。夜摇光惊奇的发现,龙脉的身体竟然已经开始凝成实质,但是她伸手去触摸,还是一片冰冷的气。

  “今日,又得靠你来保护我。”夜摇光冲着龙脉一笑。

  毕竟在夜摇光的法器这么多年,和夜摇光的心意还是有点相通,当强盛的魔之气笼罩整个屋子之后,龙脉瞬间将夜摇光的身体包裹住。

  羯鞑出现在夜摇光的面前之时,就看到那浑身有一条银白色龙体包裹着的少女,他的目光一沉。

  “你杀不了我。”夜摇光冷笑。

  坠入了魔道,尤其是羯鞑这种大魔头肯定不惧罪孽,但碎龙脉可不是一般的罪孽,是瞬间就会降临天谴的罪孽,羯鞑想要喘息都不行,夜摇光想他应该没有勇气和她同归于尽吧。

  也犯不着,毕竟他们没有多大的仇怨,杀她不费力羯鞑自然是愿意,可要搭上性命,羯鞑估摸着觉得夜摇光不配。

  “你也太小看本主!”羯鞑阴沉的声音一落,就见他化作了一缕缕黑色的气体,朝着龙脉包裹而来,“本主就看看你能够坚持多久!”

  龙脉发出了愤怒的龙吟声,就将一缕缕的黑气试图冲破它,填充入它的身体。

  “你恐怕还不知本主乃是什么魔。”羯鞑的声音冷冷的传来,“本主不妨告诉你,本主乃是万恶之魔。”

  夜摇光心一惊,万恶之魔,那就是恶魔。这绝对不是一个骂人的话,而是万魔之中至高存在的一种先天之魔,血魔乃是血腥之气凝聚而来,万恶之魔那就是万众万种恶念形成之魔。这种魔能够如任何的灵体之中,勾起所有生灵心中的邪恶因子。

  举凡生灵,哪怕是至善之人,只怕也曾经生过恶念,只要生过恶念的人,都逃不过万恶之魔的蛊惑,包括龙脉也是有过恶念,因为它曾经想要杀了连山,夜摇光本人就更别说,不论是对当初的云科父子,还是后来墨族,澳门赌博网站:亦或者是现在的大鱼,她都有过恶念……

  夜摇光一念至此,就感觉到了龙脉的挣扎和松动,就连她也有点被影响,她心里对云科当初在龙涎液之时对温亭湛致命一掌,对于墨族的卑劣行径,对于大鱼的残忍手段,这些耿耿于怀的情绪如同疯长的野草,安耐不住的要将她的身体给填满。

  有一种想要发泄却发泄不出来的崩溃无力感!

  这就是万恶之魔,夜摇光第一次体验到了他的可怕。

  “羯鞑,你竟然落魄到以渡劫期之能亲自去欺负一个合体期的小姑娘。”就在夜摇光满头大汗,快忍耐不住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